北京須慎防階級歧視逆流



北京市的驅趕行動,是「社會主義國家」對「低端人口」的「階級歧視」逆流,是歷史與現實的巨大諷刺。當一個國家歧視所謂「低端人口」,就不會成為自由、平等、公正的「高端國家」。

北京正在大力驅趕數以十萬計的「低端人口」,這一行動引發網上大規模的批評。這一決策與實踐,是對弱勢階層公然的「階級歧視」,是對公民權益與公平正義的漠視,也與中國共產黨十九大的政治理念相悖。

這場強制驅趕運動,發源於近期的一場火災。十一月十八日晚,北京市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二村發生火災,十九人死亡,八人受傷,傷亡者多為外地農村打工人員。

北京市隨即發起安全隱患大排查,要求一批違章出租公寓租戶在幾天內搬離。這些租戶大部分是外地人員,多從事服裝、餐飲、物流、建築、垃圾處理、保姆、保安、清潔等所謂「低端」行業,因收入不高,多居住於城市邊緣的簡陋公寓或地下室。

此次驅趕行動手段之粗暴、被驅人士處境之悲慘,令人震驚。許多地方,當局要求住戶在三天內搬走,而在一些行動重點區域,當局違法採取斷水、斷電措施,逼住戶搬離。許多人流離失所,在寒冷的冬夜,不少人露宿街頭。有個來自江西的三口之家,住處被封鎖三天後,警方通知他們去家裏取東西,兩個員警跟著,只給十五分鐘。房子停電,他們在黑暗中摸出孩子的三罐奶粉,但女兒唯一的玩具喜羊羊布娃娃沒找到,一歲半女兒很傷心。這家人在社會善心人幫助下,黯然離開北京。

此次行動引起公憤,除了被驅趕人士的悲慘遭遇,還有「低端人口」一詞。公眾認為,這是對低收入者的公然污辱,而這一辭彙居然出自政府,則更令人不安。

隨後,官方否認使用「低端人口」一詞。但公眾發現,這一辭彙曾在北京多個區政府的檔案中出現,今年一月,石景山區政府網站發布一個報告,稱二零一六年落實人口調控工作方案,「清理整治低端人口聚集大院四百八十處」;海淀區政府網站也有「加快區域低端人口的疏解」的說法。

中國憲法第一條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執政黨一直宣稱自己是最基層、最廣大人民的代表,在以往的官方檔案中,不會出現對工農的蔑稱,最近幾年卻出現「低端人口」一詞。用「低端人口」蔑稱低收入者、外地打工者,並且強制驅趕他們,是不是對公民權益與社會公平的踐踏?中國共產黨出現這樣的詞彙,出現這樣的決策,是否早已「忘記初心」?

這也須檢驗北京市政府治理的路徑依賴。北京市要降低人口,並非始於今日,過去幾年中,北京一直採取這一策略:「減少低端勞動力,以應對北京市人口持續增加的壓力。」《人民日報》二零一零年報道說:「每當大城市面臨人口壓力以及其他相關問題時,總有管理者想出這樣自認為高明的點子。」此次火災,只是給當地政府加快粗暴執行這一策略的藉口。政府的治理模式已經固化,那就是犧牲弱勢階層的利益,以取得立竿見影的「治理效果」,如同身體有疾,政府即把弱勢群體當作腫瘤,剜去了事,對真正的腫瘤與病根,則不去理會。

北京市政府對標榜的政治理念陽奉陰違。習近平曾說,如果一個城市只要高素質人才,不要低端人口;只要白領,不要藍領,城市社會結構就會失衡,有些城市功能就無法有效發揮,甚至導致城市無法正常運行。在十九大上,習近平做大會報告,二百零三次提到「人民」:「必須始終把人民利益擺在至高無上的地位,讓改革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這裏提到的人民,既不是「高端人民」,也不是「低端人民」,而是「全體人民」。

就在全黨上下「掀起學習十九大精神的高潮」、「堅定自覺地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的時候,北京市的驅趕行動,竟然和習近平的講話唱反調,何也?無他,因為官員並不相信習總書記的講話,認為那只是嘴上講講而已。這才是官員敢於以「低端人口」蔑稱他人、敢於強制驅趕弱勢群體的內在邏輯:不但自己不信所謂「人民利益」,而且賭定上峰也不相信。也正是這樣的邏輯與心態,形成一個自稱是「社會主義國家」中對「低端人口」的「階級歧視」逆流。這是歷史與現實的巨大諷刺,也是北京必須警惕的逆流,否則民心就會加速背離,讓政府失去了「正當性」。

最近兩天,北京市官員的態度有所緩和,市委書記蔡奇要求下屬「整治要體現人文關懷」,這是一個積極的轉變。何以有這種轉變?因為公眾在網上憤怒的表達和網下積極地救助,傳達出明確而強烈的民意。公眾比政府有更人道且理性的認識:當這個社會歧視所謂「低端人口」的時候,就決不會成為自由、平等、公正的「高端國家」。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