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深夜清洗低端人口 官逼民反爆衝突


北京順義區李橋鎮頭二營村,年逾六旬的戴先生與妻子在寒夜遭趕離出租屋,流落街頭,妻子更因逼遷致腦梗塞發作。《蘋果》記者攝



今冬,北京藉口大興區火災事故對全市出租屋進行大清理,暴力驅趕租住上址的所謂「低端人口」,事件引起全國及國際譴責。《蘋果》記者到京採訪,直擊這場自中共改革開放以來罕見的人口驅逐行動,目睹弱勢群體在鐵腕驅趕下,流離失所、露宿街頭的一幕。事件不僅揭示了十九大後習權時代的粗暴的管治模式,更是習近平大權獨攬後,倡導「中國夢」的大反譏。官逼民反,昨日京城終於觸發民眾上街,爆發衝突!

記者北上採訪,已經是事發一周後。面對中外輿論壓力,市委書記蔡奇雖屢次為事件「拆彈」,要求屬下「文明執法」、甚至對受影響的外地人溫情喊話。然而記者抵達當天,順義區李橋鎮頭二營村卻發生暴力驅趕行動。晚上10時許,十幾個村保安在公安開着警車跟在後面做後盾下,闖進村裏一條小巷的一個院子,對院裏的十多戶租客進行強行驅趕,一對年逾六旬來自外地的戴齊江夫婦被趕離出租屋,家當被扔路邊,無處可去。

當晚記者正採訪頭二營村的一戶人家,村民告知由於媒體曝光當局於光天化日之下暴力打砸驅趕醜聞後,「現在鎮裏和村裏學聰明了,他們白天不出現,晚上深更半夜才來。那時候打工者都在出租屋,跑不了,另外就是避開你們記者。」話音未落,就有村民前來告知:「那邊又開始了,你們最好過去看看!」記者即刻驅車前往。深夜的村莊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不時有狗吠聲。車燈射處,赫見巷口有村民縮頸抱手站在寒風凜冽的黑夜中,旁邊停有多輛政府的執法車。記者搖下車窗詢問發生何事,村民無奈答道:「裏面正攆人呢!沒聽到人叫孩子哭哪!你們幹嘛的?」此情此景,與唐代詩人杜甫的《石壕吏》所描述的「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逾牆走,老婦出門看。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何其相似!

坐月婦也被驅趕

次日一早,記者重訪頭二營村,巷子內到處大門上鎖,人去房空,官方貼出的「清理違章出租屋」的通告,隨處可見。幾個老村民在議論昨晚發生的事,聽說記者是來採訪的,頓時高喊:「就應該好好曝光他們!」「太過份了,叫你走立馬就要拿上行李走,不走?不走就強拉出去,把你的行李扔出去,鎖門,貼封條。」「你們昨晚怎麼不來採訪啊!太慘了!」

有村民指,其中一名剛剛生完孩子8天、正在坐月的婦人,也被強行趕出屋外,抱着嬰兒在院子裏跟村委會幹部理論,「黑夜裏冷風颼颼,大人叫,孩子哭,那些王八蛋理都不理」。有婆婆激動地說:「就跟當年日本鬼子進村似的。房東老韓都看不過眼,去跟派出所交涉,說你們這麽幹,要出人命的!最後派出所同意,讓她(產婦)再留一個晚上,今兒一大早就搬走了。」

頭二營村地處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附近,租住了數以千計在機場打工的「低端人口」,村民們把自家院子的房子間隔成一間間獨立小房,每間十來平方米,月租四、五百人民幣(約472至590港元),這些出租屋都是村民自家宅基地起的,不在清拆之列,當局就針對租客驅趕,「反正就是不讓他們這些打工的留在北京,找藉口把他們趕出去」。

打工者拿刀自保

就在記者親歷頭二營村暴力驅趕當晚,距該村20公里外的朝陽區金盞鄉皮村,也發生同樣事件,當地志願者微信通告記者:晚上8點多,一群村保安闖進南邊非宅基地(即違規)建的公寓,要強行驅趕住在裏面還沒有搬走的打工者,打工者拿刀自保,「我們的志願者聞訊趕去時,保安已經走了,警察也來了,幸好沒有出事」。

記者次日趕到皮村現場,看到差點出事的公寓仍然有大批官方人員,包括公安警察在場處理事件。持刀自保的打工者已經搬走,最後一些租客正往外搬東西。公寓人去樓空,到處是打工者丟棄的雜物。有村民對說,現在根本不是針對防火安全:「看那邊那個甲冠公寓,標準的公寓設計,水電防火,採光通風,那樣村裏面的出租屋好,一樣要趕人,就是要把打工者趕出北京!」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