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與北京口水戰的反思

中澳口水戰,源於西方對中國崛起的矛盾心態。中國熱錢進入澳洲﹑加拿大等國,影響房產價格;新移民被質疑只對祖國忠誠。全球華人應以實際行動為世界認知中國搭建雙贏的接軌平台。


澳洲悉尼歌劇院

美國總統特朗普退出全球化領袖的舞台,回到「美國優先」的傳統孤立主義,給中國崛起成為世界強權騰出了空間。在這種情況下,亞太地區的重要國家面臨兩方面的挑戰。一是美國不顧戰後形成的國際秩序,對盟國要求「平等的經貿」關係和「分攤保護費」,讓澳洲和加拿大備受壓力;二是中國快速擴張,並以經貿優勢帶動政治和文化的影響力提升。因為中國經濟的擴張,這些國家內部形成了強烈的民粹主義和反華情緒,與中國展開了劇烈的口水戰。

澳洲總理特恩布爾批判中國利用澳洲第一大貿易夥伴的關係介入澳洲政治,用議會、媒體、大學(孔子學院)等三個路徑干涉澳洲內政,企圖用大魚吃小魚的方式威脅安全。特恩布爾還借用毛澤東在一九四九年天安門城樓上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說的經典名句,用中文宣布「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大有澳洲不再受中國氣的況味。特恩布爾還宣布針對外國干涉澳洲政壇和間諜活動推出「歷史性立法改革」,禁止外國政治捐款,為外國遊說必須登記等等。

特恩布爾的高調指責,有如美國民主黨指責俄羅斯干預美國總統大選、影響美國政治程序的翻版。對於澳洲總理挑起反華言論,中國外交部和媒體也群起反擊,指責澳洲執政黨有偏見,中國根本無意、也無興趣干涉澳洲內政,《人民日報》更使用了「種族歧視」和「偏執症」的重詞,稱特恩布爾的言論毒化兩國關係。

中澳的口水戰並非現在才有,去年在里約奧運,澳洲游泳好手霍頓也爆出與中國選手孫楊的口水戰,引發了中澳網民之間的大戰。

加拿大主流媒體《環球郵報》也發表專欄作家的文章,稱中國的陰影正籠罩加拿大政治上空,文章連帶對加拿大的百萬華人提出忠誠度的質疑。

當年中國追隨蘇聯走列寧式的共產主義路線,雖然遭遇封鎖且自我執行鎖國政策,但仍被西方世界視為紅色的洪水猛獸。如今,中國走向全面改革開放,已然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並將在短期內趕超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其經貿的觸角藉著「中國製造」和中國投資,已伸向全球各地,這種走向全球化的趨勢卻引發了新一波的「中國威脅論」,讓中國倍感挫折和不解,為何西方國家一方面要求中國參加全球事務,成為有責任的大國,一方面又因著中國積極參與國際事務而被批評成「中國陰影籠罩西方世界」,這到底是中國的錯,還是澳洲等國家「葉公好龍」?

面臨亞洲國家的崛起,西方世界總是懷著難言的矛盾心態。八十年代,日本經濟如日中天之際,美國等西方國家也曾發起過「妖魔化日本」的運動,國會議員在電視鏡頭前砸東芝電視機,輿論乃至白宮都抨擊日本是以「國家力量」(他們認為日本的私人企業是聽從大藏省和通產省的統一指揮)來對付美國的企業競爭,日本企業在美國大肆購買標誌性不動產物業(比如洛克菲勒大厦和帝國大厦),更被視為是蠶食鯨吞美國的「世紀陰謀」。在美國刺刀下接受美式民主制度的日本尚有此遭遇,遑論與西方制度迥異的中國。

中共十八大中期之後,北京開始放棄對西方的「韜光養晦」策略,轉為「奮發有為」的政策,與西方在外交上的衝撞屢屢發生,以至於英國經濟學雜誌批評中國是「Sharp Power」。儘管批評有偏頗之處,但中國外交軟實力發揮確實有待提高,畢竟外交上製造敵人要比交上朋友容易得多。不僅如此,近期隨著中國熱錢大量進入澳洲、加拿大、新西蘭等地,觸發了這些國家房地產價格的飆升,「住房難」成了普遍現象,引發民怨,也導致了反華民粹主義的高漲。

在這波西方國家和中國的口水戰中,華人新移民被捲入其中。主流輿論除了質疑中國在政治捐款上介入民主程序,也質疑數以十萬計的華人移民只對祖國忠誠,對新居住國沒有忠誠感。澳洲悉尼本內龍選區補選時,有中文公開信批評總理特恩布爾反華,要求該區五分之一華人選民把執政黨候選人拉下馬,造成政府崩盤,從而使選舉也演變成中澳外交口水戰的一部分。由於選舉結果是執政黨候選人勝出,這個議題沒有最終發酵。

海外華人社區必須理性對應中國和西方國家的外交口水戰,避免自己成為新一輪「種族歧視」受害者。但海外華人因著自己的雙重身份,確實可以在中國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時候,扮演積極正面的橋樑角色。當年中國改革開放,華僑華人起到了雪中送炭(包括資金和人才)的作用,今天,六千萬海外華人華僑要用自己積極融入當地社會、積極參政議政、積極回饋社會的行動,來衝破西方社會對中國和中國人的誤解與偏見,為中國走向世界、世界認知中國,搭建一個雙贏的接軌平台。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

  1. 对生活在西方民主自由国家的许多华人、尤其是对来自中国的包括留学生在内华人来说,他们选择不投奔中共统治的中国或不留在中国,而是选择定居西方国家或到西方国家求学,显然是他们喜欢并珍视自由,但与此同时,这些珍视自由、在西方国家享受自由的人,却赞美严酷镇压自由的中共政权。这种局面导致中国国内外许多对中共政权持批评态度的华人愤愤地说,华人是当今世界最无耻、最缺乏道德节操的一个族裔。

    回覆刪除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