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布提:法国如何面对又一个上了中国快车的前殖民地

吉布提在谷歌地图上的截图图:谷歌地图

 

面对中国非洲结合体的年代,法国如何在昔日的殖民地吉布提找回自己的一席之地?

法国费加罗报关注了昔日的法属殖民地 非洲国家吉布提的现状。吉布提是非洲之角的重要港口,在1977年获得独立。巴黎政治学院的教授弗朗克-古尔里对费加罗报表示,如果说吉布提依旧无可争辩地是法国的遗产,那么现在法国就要严肃面对来自中国的愈发强烈的经济影响力了。以下是古尔里教授的观点综述。

吉布提独立40年之后,法国驻该国大使无不苦涩地在2017年新年致辞中表示:“法国以防御性的眼神眼睁睁地看着火车驶过,我们依旧将吉布提视为一个巨大的兵营,但这里却实实在在地上演着重要的经济博弈。法国需要看到,她在吉布提的优势是语言。”

吉布提总统伊斯梅尔-奥马尔-盖莱在今年11月底在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这是中共十九大之后,第一位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非洲国家元首。中国高规格接待了盖莱总统。如何解释中国对于吉布提的浓厚兴趣?

19世纪苏伊士运河的开通突然将这片土地暴露在国际战略家虎视眈眈的目光之下。此后,吉布提这个小小的海港、昔日殖民宗主国法国版图上的五彩亮点,在1998年一跃成为几乎垄断向埃塞俄比亚进口的重要港口。在国际地缘政治重要性的加持之下,全世界三成的海运都要驶过吉布提的海岸,之后再通过曼德海峡。这也是为什么欧洲、中国、美国、日本等国家全都致力于在该海域强化打击海盗活动。然而,吉布提被复杂的形势包围着:一旁是独裁的厄立特里亚政权,一旁是一盘散沙的索马里,还有陷入内战泥沼的也门。这个小小的国家显然处于危急却看似平静的台风眼。

吉布提政府管控伊斯兰教,但在2014年还是遭遇了恐怖袭击。该国财政收入几乎全部依靠海洋和港口经济的支撑。虽然商贸往来不断攀高,但2017年吉布提还是面临着饥荒。这里生活着语言和民族性截然不同的阿法尔人和伊萨斯人,而距离繁荣港口几公里处,还存在着半游牧的民族。数千名外国军人和将近9万名居民生活在一起,而这9万名居民当中的将近三成都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将近四成处于失业状态。如果说法国军队长期以来在这热烈的海岸国家驻扎,那么美国人则姗姗来迟:美国军人在2002年开始陆陆续续建立了11个军事站点,而中国人在今年8月建造了首个中国军事基地。凭借平稳迅猛的经济态势,中国势必在吉布提扮演愈发重要的经贸角色,现如今已经大力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进行投资,2017年建成并投入使用了3个港口和1条铁路线,这条铁路线取代了此前法国建造的旧铁路线,连通着吉布提和埃塞俄比亚的首都与最大城市亚的斯亚贝巴。中国在当地吸引着各个领域的企业家,吉布提也披上了“一带一路”战略之下,中国非洲结合体最蓬勃发展的光辉。相比而言,法国似乎“得了近视眼”。此话出自吉布提总统日前的评价,他认为“法国人痴迷西非洲,却看不到吉布提的重要性。事实上,吉布提的背后隐藏着整个东非的发展切入点。”

古尔里教授认为,面对中国影响力的竞争,法国仍然可以在外交层面上出力解决厄立特里亚、索马里和也门政治危机,经济层面上以吉布提为依托,向整个东非地区输出发展食品、汽车等工业模式,此外在数码、环境基础设施建设、能源、金融保险等服务和旅游业等角度下手。从软实力来看,法国依旧在吉布提拥有语言、科学和文化上毫无争议的遗产,许多在法国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人物都曾经在人生某个阶段在吉布提留下过足迹。古尔里教授表示,如果法国可以重新找回探险和建设精神,还是可以在中国非洲结合体的年代,在吉布提找回自己的一席之地的。

法广RFI 呢喃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