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破畫皮的中共威權


全國人大常委會無視國家憲法及《基本法》,以決議案形式通過西九高鐵一地兩檢安排。資料圖片

歷史往往是現今的最佳借鏡,在中國封建時代的二千多年間,威權統治就與封建時代畫上等號,因為威權就是「朕即是法」,毫無人民的表達空間。諷刺的是,最封建的制度就是今時今日的中國特色的新式威權。

全國人大常委會無視國家憲法、曲解《基本法》條文,只以決議案形式通過由港府及內地簽訂的高鐵一地兩檢《合作安排》,粗暴地將香港的土地割讓給內地部門執法,赤裸裸地以「朕即是法」的形式,再一次嚴重衝擊保障香港人權利的一國兩制及高度自治。

根據中國《憲法》第31條,中央政府可按需要成立特別行政區,而特別行政區就享有高度自治權。《基本法》第18條亦列明,除列於附件三外的全國性法律均不適用於香港。但人大常委會以決議案,將《合作安排》凌駕於《憲法》及《基本法》。更甚者,李飛粗暴地表演「我說了算」,指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就是最後決定,猶如指《基本法》都不及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大。

筆者甚或覺得,今天的威權比起封建時代的威權統治更威權。因為今天的威權是用所謂的「法律」去包裝自己的威權,那至少封建時代的威權都算是真小人,勝過今日中共威權的偽君子行為。憲法是一個國家或地區的根源。當一個政權竟粗暴地玩弄憲法,就代表這個政權無法可依,完全無視法治。

一地兩檢的最大爭議點,就是內地政府部門於西九高鐵站的執法權,從何而來?袁國強當初扭盡六壬,指內地部門的執法權是從《基本法》第20條而來,將賦予香港自治立法權的原意,曲解為人大常委會有法律的最終決定權。如此曲解《基本法》已是十分不智,但到頭來,中共竟然只直接用人大常委會的決議案,再加以粗暴曲解《基本法》第18條,就凌駕一切。

中共今次粗暴地曲解及破壞《基本法》,撕破自己描繪了20年的畫皮,都要完成這個一地兩檢,可見一地兩檢已是中共威權的首要政治任務。中共威權已經降臨香港,甚至連包裝都免去,直接在香港人面前表演「朕即是法」及「我說了算」。各位仍珍惜法治的香港人,你們真的還可以忍受?

溫仲然 自由撰稿人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