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对华战略是否失败

特鲁多与李克强会晤照图:路透

 

加拿大总理杜鲁多12月初访华未能正式开启两国间自贸谈判,在加拿大国内引起反响,加拿大布鲁克大学政治学副教授查尔斯·伯顿(Charles Burton)认为“北京拒绝把劳工权益等纳入谈判等于宣告加拿大数十年来让中国进入西方体系的努力失败”。

而曾担任保守党总理马尔罗尼发言人的罗宾·西尔斯(Robin Sears)则认为加拿大对中国有着长远战略,“没有开启谈判,并不意味着失败”。

现担任渥太华智库恩斯克利夫战略公司(Earnscliffe Strategy)负责人的罗宾·西尔斯在《多伦多星报》撰文指“只有大方案才能带来大回报,尽管失败的风险更大。正如当初马尔罗尼总理在北美自由贸易谈判中所为,杜鲁多与欧盟谈判时在很多领域提出要求,他成功了。这次与中国谈判,他同样采取了长远的战略”。“北京希望在加拿大复制一个澳大利亚式狭隘传统版的协议,这个协议令澳大利亚政客狼狈不堪,但在加拿大不会成功。中国与加拿大谈判自贸,是七国集团成员的首例,渥太华深知其对中国的意义”。他认为杜鲁多北京之行是两国高层讨价还价的过程,“现在加拿大正等待下一张牌,准备在新一轮谈判中缓慢取得进展”。

研究中国政治的查尔斯·伯顿教授对加中关系的既定走向不乐观,他在《渥太华公民报》撰文,认为加拿大数十年来让中国进入西方体系的努力已经失败,必须重新思考未来数年甚至几十年中国全面崛起时加拿大应该扮演的角色。

查尔斯·伯顿在1980年前后在复旦大学留学3年,后在加拿大驻华使馆做了4年参赞。他回忆说“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一放弃毛泽东的革命纲领,希望通过国际贸易实现繁荣昌盛,加拿大政府就通过加拿大国际开发署、世界银行和国际开发银行和其他联合国机构把数以亿计的纳税人的钱投向中国,加拿大对中国有求必应,为三峡大坝可行性研究提供经费,以优惠价格向中国出售重水核反应堆,为提高中国小麦和猪肉质量提供资助。更最重要的是,为中国科学家、工程技术人员提供费用,让他们来加拿大学习先进技术”。“加拿大为这些交流活动提供经费,所得回报也就是尝一尝北京烤鸭和游览一下长城”。

“除政策本身的道德属性外,克雷蒂安总理及其继任者都相信加拿大的善意最终会导致中国实现民主法治。届时加拿大将拥有一个巨大且公平的新兴市场,中国崛起将为加拿大缔造繁荣。本着这一目的,克雷蒂安总理率领令人难忘的“加拿大团队”开启了中国的商务之旅”。“但现在看来,只有一些善于驾驭中国复杂关系网络的加拿大大型公司从中获益,但另一方面,中国的改革开放造成数以万计的加拿大工人失去工作”。

“天安门运动遭镇压后,加拿大对华援助时施以‘人权、民主和改善治理”的压力。中国为继续获得外来技术和资金,勉强接受加拿大的施压,接受了一个结构松散的方案,逐步把全国人大变成民主议会,为未来的司法独立培训法官,鼓励公民对社会问题积极参与,提高对性别权利的认识等等。两国政府秘密展开人权对话,中国签署了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承诺为新闻自由、民主选举和保护少数民族和少数人群权利创造条件”。“但这一切都是口惠而实不至。两国政治家都清楚,这些都是旨在缓和加拿大对中国人权问题批评的公关动作”。查尔斯·伯顿指“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指责他的前任们迎合‘虚假的西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才导致中国‘缺乏动力、无能、脱离人民、无所作为及腐败’”,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天真汉才会相信北京会把‘劳工权益、性别和环境保护’写进贸易协定”。

查尔斯·伯顿相信“中国用言语敷衍加拿大的时代已经结束,新的时代正在开始。随着加拿大‘进步自由贸易’理念在北京的破灭,加拿大人应该重新思考在中国全面崛起时加拿大应该扮演的角色”。

法广RFI 蒙特利尔特约记者潘卫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