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國紛打退堂鼓,一帶一路受重挫


北京正對東南亞國家發動「一帶一路」攻勢。(美聯社) 北京正對東南亞國家發動「一帶一路」攻勢。(美聯社)
巴基斯坦是中「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參與國,巴國拒絕中國對水壩的援助。(新華社) 巴基斯坦是中「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參與國,巴國拒絕中國對水壩的援助。(新華社)

在短短的幾周時間裡,巴基斯坦、尼泊爾和緬甸都陸續確認已取消或擱置了中國企業計畫的三大水電項目。這三個價值近200億美元的項目遭到拒絕,使中國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BRI)戰略受到嚴重衝擊。

•中國融資條件苛 巴基斯坦停建大壩

「美國之音」4日報導,巴基斯坦表示,中國強硬的融資條件是其取消140億美元迪阿莫-巴沙大壩建設項目的理由。

尼泊爾副總理前不久以中國公司財務違規為由,宣布取消一個水電項目的25億美元合同。緬甸三年前則曾停止中國支持的一個36億美元大壩項目。緬甸上個月宣布不再對大型水電項目感興趣。

中國幾個鄰國的決定,對「一帶一路」計畫的推動是嚴重打擊,這一計畫包括在全球建設基礎設施。

分析人士表示,雖然三國的決定背後也有不同的地方政治和經濟原因,但較貧窮的國家越來越認識到,中國提出的建設大型基礎設施項目的計畫代價極高。

•克什米爾區敏感 印度也反對建大壩

在被問及巴基斯坦和尼泊爾的這些決定時,中國外交部表示不知情。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上說,「我不知道這個消息。」他說,「中尼兩國關係良好,雙邊合作涉及廣泛領域」。

據當地媒體報導,巴基斯坦水電發展署(WAPDA)主席穆扎米爾.胡森(Muzammil Hussain)向議會表示,參與該項目的中國公司提出了非常嚴苛的融資條件,其中包括將新建的大壩和一個現有大壩作為貸款擔保。胡森說:「中國為建造迪阿莫-巴沙大壩提出的融資條件不可行,也違反我們的利益。」

位於新德里的非政府組織南亞水壩河流及民眾保護組織協調員希曼蘇.塔卡(Himanshu Thakkar)說:「對於巴基斯坦來說,他們最大的盟友是中國。他們不會在沒有和中方協商的情況下取消這個項目。」

印度政策選擇中心研究員辛格博士(Zorawar Daulet Singh)說,是中國不願在面對印度抗議的時候繼續這個項目。印度一直反對中國在敏感的克什米爾地區進行建設項目。中國試圖為巴基斯坦保留面子,讓巴基斯坦主動撤回。

•尼泊爾批中企違規 內閣廢除協議

在尼泊爾,副總理卡邁勒.塔帕(Kamal Thapa)於推特上宣布:「由於中國公司吉卓瓦集團在建設布希甘達基水電站項目的違規,與中國的協議在議會委員會的指導下,在一次內閣會議上被廢除。」他說,該協議簽署和廢除在尼泊爾都引起了政治爭議。

尼泊爾的政治分析人士吉米力(Yubaraj Ghimire)說:「約六個月前,一個由毛派和尼泊爾代表組成的聯合政府,與一家中國公司簽署了一個建設1200兆瓦大壩項目的合同,但這種合作方式不夠透明。」尼泊爾的一位政治領導人和總理候選人表示,如果他執政,他會推翻這個決定。

•北京衝潛在市場 轉向歐洲和美洲

分析人士指出,北京也有一些反思,贊成取消這個投資回報不佳的項目。中國自從試圖向緬甸、尼泊爾和巴基斯坦等鄰國推銷「一帶一路」戰略以來,已經取得很大進展。現在開始把目光放到歐洲和美洲的大部分地區作為潛在市場。

中國也熱中於向全球各地輸出與水電有關的機械和建築服務。但對於陷入政治衝突的鄰國項目有了不同看法,轉而將注意力集中到南美和非洲等其他市場。

非政府組織南亞水壩河流及民眾保護組織的塔卡說,「他們(中國人)正在非洲、南美和東南亞尋找市場,那裡的鄰國概念不太強,他們正在尋找工業和機械(出口)市場」。

•大型水電不現實 緬甸要降成本

此前中國的葛洲壩水電(集團)有限公司(CGGC)也在巴基斯坦、尼泊爾和緬甸的建設項目中得標,然後又被這些國家拒絕。

塔卡表示,最近這些項目被取消也表明,越來越多的政府意識到水電項目的單位電力成本遠高於其他太陽能和風能等可再生能源發電的成本。

就緬甸而言,該國建築部部長上月接受路透採訪表示,大型水電項目已不再是解決電力短缺問題的重中之重。相反,緬甸正在尋求液化天然氣和更小的水壩作為替代解決方案。

《世界日報》綜合新聞中心/綜合4日電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