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壓「統派」 「綠色恐怖」撕裂台灣


台灣最近因檢調搜索新黨青年軍王炳忠等四人,儼然如「白色恐怖」復辟,鬧得沸沸揚揚。這是因涉共諜案的大陸學生周泓旭而起,他的文件被查出與新黨青年軍或政府部門往來有關的姓名等資料。但名義上傳訊證人的行動,卻變成抓嫌犯,引發國家安全、「轉型正義」是否變成清算惡鬥「統派」政敵的爭議,中國大陸官媒也加入爭論。

台北地檢署及調查局國安站人員持「三票一書」(傳票、拘票、搜索票及約談通知書),於拂曉時分前往王炳忠等人住處強行搜索,王拒絕並以臉書現場直播,遭檢調制止,並帶回訊問至次日零時,無具體事證,四人先後被請回。

偵辦國安案,首重程序正義,檢調在本案做法事前魯莽,事後相互推諉,徒留話柄。媒體質疑,王等人只是為周泓旭案配合證明犯罪事實,卻先被搜索,並不妥當。對第三者身分的證人,以「三票一書」破門搜索、拘提,也不符比例原則。當事人要求律師在場被拒,也引發質疑,刑事訴訟法雖無規定,但依法律原則,緘默權及選任辯護人的權利應受維護,卻都在本案中蕩然無存。

這件風波,台灣大部分媒體即使立場不喜歡新黨或王炳忠等人,但輿論不被情感好惡左右,紛紛為王炳忠等人的待遇仗義執言,質疑檢調做法。因為這關乎是非和原則,國安法規定含糊籠統,很容易成羅織人入罪的便門。王炳忠案正暴露檢調雖無法理直氣壯,卻仍以「國安大旗」自認處理王案符合比例原則。

媒體喧騰,加上律師公會也表達不滿後,逼得法務部、檢調舉行記者會或發新聞稿澄清,堅持所有行動都合法。便宜行事雖合法,但事後解釋卻令人不信執法態度公正,或背後沒有曲意迎合民進黨當局的政治動機。

民進黨以「轉型正義」為名對國民黨開鍘,雷厲風行,國民黨招架無力,黨產盡失,淪為在野弱黨。新黨雖沒有黨產,卻是毫不避諱主張兩岸和平統一的政黨,檢調若查出青年軍洩密或協助周泓旭在台發展組織,不等於坐實新黨「媚共通敵」?國、新兩黨都將淪為不義或被染紅的人民公敵。民進黨批白色恐怖,如今二度執政,做法卻未嚴守程序正義,有如當年白色恐怖翻版。

當搜索約談行動受爭議時,台北地檢署及蔡政府又針對「轉型正義」兩大項目展開大動作,一是由北檢事務官進入國民黨中央黨部,清查黨產交易紀錄;二是由內政部宣布,與中華民國婦聯會的「行政契約」破局,內政部立刻撤免婦聯會主委辜嚴倬雲、副主委葉金鳳職務。

當初討論讓婦聯會仿「東德民主婦女同盟」(DFD),透過「機構民主轉型」,蛻變成「民主婦女會」,但由於內政部立場與動作絕決,自此機會不再。東德DFD放棄大部分財產,轉為婦女就業服務與婦女受暴收容單位,過程經討論取得社會認同,從容不迫,終成有尊嚴的轉型,對社會與人民都是正向發展。

台灣內政部對待婦聯會卻在「行政契約」破局後,採斷然反目措施,手段太過粗糙,又操之過急。婦聯會願捐給國庫312億元台幣(約10億美元)作公益,成立婦女福利基金會,但內政部要求監督與政府官員進駐,造成雙方拉鋸。原可經社會公議、相關部門討論,內政部卻以「正義」之姿關閉協商大門,等著「黨產會」幾天後判定婦聯會是國民黨附隨組織,再下撒手鐧。原本可溫和處理婦聯會轉型,也兼顧婦聯會的歷史貢獻,內政部長葉俊榮卻急著政治表態,親上火線批鬥婦聯會。

葉俊榮人身攻擊婦聯會主委辜嚴倬雲(辜振甫夫人),「強勢領導,又不能直接面對問題」,喻諷她就是阻擋轉型的大石頭。他更醜化婦聯會是「背後捉摸不定、反覆無常的組織」,「婦聯會還維持『官夫人』那樣的封閉,以及活在『大宅門』的想像,外界也一直以為他們還在做善事…」葉俊榮把婦聯會領導、組織形容得這麼不堪,婦聯會如不認帳,負隅頑抗,將來必循法律途徑解決,就很難善了,有違尊嚴轉型的期待,政府也給人趕盡殺絕的觀感。

學者指出,轉型正義最可能發生的後遺症,是新的政權為達政治目的,不惜一切,以正義之名假法律工具和行政力量,清算對手,最後結果,社會對立撕裂,紛亂不寧。民進黨正走向這條不歸路,不知回頭。

《世界日報》社論 2017年12月23日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