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欲罷不能?

張宏林 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執行長

過去我們把高門檻的鳥籠罷免法,當做倡議與施壓的工具,但在《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修正降低門檻後,罷免已經可能實現,加上可以動員宣傳,再次捲動台灣高度關注。但這次安定力量加上企業集團媒體與宗教團體等幾股力量大力動員與黃國昌的高話題性,為何還是罷氣不足?是訴求不正當?還是罷免門檻依舊太高?時代力量到底是護盤成功還是力量不足?或是低溫濕冷氣候打亂投票?值得關注討論。

第9屆立法委員(新北市第12選舉區)黃國昌委員罷免案已於12月16日完成投票,最終罷免案並未通過。本次25萬5551選舉人中,有7萬924人出門行使投票權,投票率為27.75%。開票結果,同意罷免票數為4萬8693票、不同意罷免為2萬1748票、無效票為483票。雖投票數已跨過25%門檻,但由於同意罷免未達到總選舉人數四分之一(6萬3888票),所以罷免失敗。

若以2015台北市第四選區(南港區、內湖區)蔡正元委員的罷免案來看,該區選舉人數31萬7437人,當日投票人數為7萬9303人,同意罷免票數為7萬6737票,而不同意票為2196票,投票率為24.98%。若以目前法規來看,除了未達25%投票率外,同時也未達7萬9360人的四分之一人數門檻,罷免案一樣沒辦法成功。當然如果當時法規是四分之一就會成功,或許雙方人馬都會更積極投票,結果也很難說。

不適任者終被淘汰

所以《選罷法》門檻太高嗎?或者會變成容易使用的惡鬥的工具?從投票結果看來,一方得到面子一方到裡子,發起罷免方覺得只要再努力一點就能達成目標,表示罷免已經不會是遙不可及的。當然會讓未來政治人物必須更謹慎虛心地接受檢視與面對選民,警惕的意味還是有的。雖過程中雙方互有指責不實說謊,但並沒有嚴重違法犯紀的事件,還算是台灣民主的另一次好示範。畢竟要找到蔡正元與黃國昌兩位這麼高話題性的罷免人物也不容易,但隨著選民自主意識提高,可以肯定絕不會後無來者。民眾也別因此氣餒,有些國家並沒有罷免制度,畢竟「任期制」改選也算是另外一種罷免行使,我們要相信真的不適任者,最後還是會被選民淘汰!

雖然這次不贊成罷免黃國昌委員的僅有2萬多票,與他2016年當選時的8萬508票有不小差異。但若與時代力量同年立委選舉的不分區政黨票來看,金山區時代力量政黨票有648票、萬里464票、汐止6562票、平溪83票、瑞芳1046票、雙溪175票、貢寮259票,時代力量政黨票得票數為9237票,約3.6%,而在這次2017的罷免案中,金山區不同意罷免的有1671票、萬里1204票、汐止15497票、平溪247票、瑞芳1995票、雙溪470票、貢寮682票票數倒是全部提升,佔地區投票人數的8.5%,至少時代力量的基本盤並沒有潰散,也是明年支持者的普查,是難得提早選舉練兵機會。

台灣民主跨進一步

由於藍綠基本盤都擁有25%實力,這次國民黨不敢太大張旗鼓,畢竟政黨一旦介入罷免動員,未來也有可能被報復。而民進黨本次多半停在口頭呼籲,而沒有更積極的行動,可能跟民進黨與時代力量在國會中有許多議題存有異議,甚至有攻防上的交惡,讓民進黨的支持者不一定想積極救援,明年大綠小綠選舉必然會更浮上檯面的競爭。這次罷免結果不論是不是你的期待,但台灣民主還是又往前跨進一步!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