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須慎防忘記「不忘初心」

驅趕「低端人口」、「煤改氣」、改善「天際線」等事件,都引起了民意強烈的反彈。這反映了一些官員不懂換位思考,存在「權力傲慢」,對十九大強調的「不忘初心」忘得一乾二淨,習慣「運動型」的作風。這樣的官僚錯誤,也是因為缺乏輿論監督,主流媒體噤聲,令中國底層人民受到「階級歧視」。

最近中國幾則新聞的發展,讓全球中國人都感到難過與困惑。北京市清除「低端人口」的凌厲措施,導致數以十萬計的底層居民在寒冬中被驅趕,而接下來當局推動的「煤改氣」政策,要求華北地區人民將冬天取暖設施從燒煤改為燒天然氣,但由於天然氣的供應不夠,很多家庭與學校都沒有暖氣供應,一些學童在學校冷得哆嗦,最後環保部門在強大壓力下,暫緩煤轉氣的措施,然而很多家庭與機關原來的燒煤設備都已經拆掉,變成了「兩邊都沒有」,陷入「最寒冷冬天」的窘境。更不要說北京市最近改善「天際線」,要拆掉很多機關與商店的招牌,侵犯物權與擾民,最後在民意強烈反彈下暫停。

這都反映中國的一些官員,從基層到高層,缺乏「換位思考」的能力,不會以心比心,沒有細膩的配套措施,習慣昔日「運動型」的作風,鋪天蓋地,落實上級的指令,但對群眾的需要和實際困難,卻沒有具體的應變方案,結果北京的「低端人口」在三天之內被迫遷離原來的房子,「居無屋」,流離失所。

「煤轉氣」所影響的百姓人數遍布整個華北地區,並且延伸至其他寒流來襲的省份,讓不少民眾都要生活在寒氣刺骨的空間裏。這是中國最寒冷的政治效應。僅僅是因為部門的不協調,強行推出不成熟的政策,而讓廣大的民眾受凍,讓人民成為官僚誤判的受害者,也讓中央政府的聲望受到嚴重的打擊。

美國日裔政治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近年提出,現代政治的要點是「良好治理」(Good Governance),這超越過去民主與專制的分別,重點是行政系統的效率以及廉潔公正。中國政府近年在基礎建設和宏觀規劃上,都成績斐然,讓過去批判中共「黨國體制」的言論稍為消歇。一些支持北京的學者甚至提出「中國模式」,來肯定中國建設的優勢。但這次北京的「低端人口」拆遷事件與廣大民眾在「煤轉氣」過程中受凍的事件,都暴露了中共體制的弱點,不少官員還是存有「權力的傲慢」的心態,對十九大所強調的「不忘初心」似乎都忘到一乾二淨,對中國共產黨崛起所依賴的「群眾路線」、「黨群關係」都早已飛出官府大門之外,而不管在零度之下彷徨受凍的群眾的死活。

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在事後就出來發言,說要有「人文關懷」,並且傳出要區長和副區長問責,但後續的補救措施還是沒看到,很多「低端人口」還是「風雪四顧心茫然」。傳言一些大學生組織去提供協助,也被追查與限制。

從改革開放以來,中共當局都越來越向財團傾斜,也越來越忽視底層的福祉。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全國約二億五千萬的農民工,在北上廣等大城市打工,卻在子弟的基礎教育、公共醫療上,沒有國民待遇。這是明顯的「階級歧視」。習近平上台後,傳出有所政策調整,但至今還沒落實,導致廣大農民工的公民權利受損,也使得他們在家鄉約六千萬的「留守兒童」與父母長期分離,被剝奪受良好教育的權利,長大後大多在底層打滾,成為「世襲貧窮」,也成為被時代遺棄的一群。

這樣的官僚失誤,也因為缺乏輿論的監督。中國底層被階級歧視的事實,成為媒體的禁忌。媒體或學者關注此問題,就往往被冠以「太左了」的帽子。為何在一個號稱「社會主義國家」,為弱勢群體發言,就被加上「太左了」的帽子?

北京市當局雷厲風行拆遷數以十萬計的「低端人口」時,中國的媒體並沒有做出全面的如實報道,微信和微博上的有關帖子很快就被刪掉。主流媒體都不敢對此提出批評,也沒有讓社會對此有深入的討論。在官方媒體的版本中,似乎都沒有出現過他們的蹤影。幾十萬人在三天內被驅逐,他們流向何方,過程如何,他們的心聲是什麼?當局的後續行動為何?這都是缺席的聲音,也是民間亟待了解的真相。

習近平近日提出要糾正「四風」不能止步,作風建設永遠在路上。糾正「四風」,也就是要反官僚主義、形式主義、享樂主義與奢靡之風,似乎隱隱然是對蔡奇治理北京市工作的不滿。

從宏觀來看,糾正「四風」也是對現行政治體制的拷問。那些在北京市被驅逐的幾十萬「低端人口」是否還有「黨的生活」,還有黨組來照顧他們的福祉?他們在人大與政協的代表是誰?在三個多月後的北京兩會,他們有代表為他們發出不平之鳴嗎?還是他們都是太「低端」的群體,不夠資格讓「高端」的人大政協來討論?

這都是對習近平十九大的演講的拷問。他強調的「不忘初心」,是否已經被廣大的官員幹部所忘掉了?他強調進入小康社會,「一個都不能少」,「一個都不能掉隊」,但是否在今年的北京冬天,就出現了很多百姓都被遺忘在酷寒的風雪中,也暴露在官僚濫權的制度風雪中。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