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已在香港實行一黨專政


立法會預計最快可在本周內完成《議事規則》修訂。資料圖片

立法會預計最快可在本周內完成《議事規則》修訂。相信至今仍有不少市民不明白,為何民主派要「無所不用其極」地拖延議會工作,甚至不理這樣「搗亂」會牽連民生議題。難道他們已不肯為民請命,又不怕下屆議席不保嗎?

有人甚至會覺得,立法會如今越來越像數十年前的台灣立法院,開會時時會發生暴力衝突,而始作俑者前立委朱高正是一位哲學博士,但以在立法院內搶咪和揪打同事而聞名。1985年,筆者曾與訪港的朱高正會面,當時我問他:「你這般高學養,為何也會在立法院內搶咪呢?」他反問我每年在立法局可發言多少次,我回應說每次會議的每一項議程,每位議員都起碼可以發言一次。他聽罷便說:「根據我們立法院的編配,我每年只可以發言一次。」我恍然大悟,說:「若我在立法局都是每年只可發言一次,那我都一定會去搶咪!」

拉布抗爭迫不得已

經過32年的發展,台灣議會文化漸趨成熟,香港卻反而倒退。回歸初期,立法會仍沿用源自英國民主議會的《議事規則》,事事講求規矩與程序,而民主派亦一直循規蹈矩地扮演少數派的角色。由於當時有零七、零八雙普選的目標,在議會外獲較多市民支持的民主派,雖因不民主的選舉制度而淪為議會少數,仍願意耐心等待民主的來臨。另方面,屬議會多數的保皇黨亦不敢放肆,免得他日實行民主政制後,執政的民主派會「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無奈,香港落實民主無期,無懼「風水輪流轉」的保皇黨越來越橫行霸道,立法會不僅沒有監察及制衡政府,還聽命於西環,處處為政府施政失誤護航。而且他們如今更是「有風駛盡?」,把握幾位民主派議員被取消資格,於立法會補選前的「空窗期」,趁火打劫修改《議事規則》,務求將民主派作為議會少數的最後板斧都要剝奪。

筆者近年撰文時一再重申,民主派之所以需要採取拉布、點人數等被動的抗爭手段,乃是迫不得已。大家試想,如果零七、零八雙普選已經落實,民主派在多數選民的支持下,早已執政。而在民主選舉制度下,必然有政黨輪替的可能,故為免他日在野時被報復,執政黨都會認為有需要維繫議會內公平的議政空間,絕不恃多欺少。

記得2004年梁國雄(長毛)晉身立法會後,社會上對他在議會內的「出位」言行有不少非議,當時我曾撰文指,「若香港的論政空間繼續收窄,而立法會又在無理規範的掣肘下無法發揮其監察政府施政的功能,試問在無路可走的情況下,議會內會否有更多的長毛出現呢?」不幸,這個情況真的出現了,面對保皇黨「偽多數人暴政」的趕盡殺絕,民主派真的不能不採取激烈行動去力挽狂瀾,例如現時只要有20位或以上議員站立提出呈請,就可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如梁振英涉收受澳洲公司UGL5,000萬元事件。保皇黨如今要把呈請人數門檻增至35人。但如該問題能獲35位議員支持,根本就毋須以呈請的方式提出調查,況且,呈請所提出的調查,通常都是政府的忌諱,保皇黨又豈會倒戈。可見,即使已是具份量的少數,他們都要徹底扼殺其議政空間,令民主派無法再藉此捍衞市民的權益,如他們還不頑強抵抗,又怎能向選民交代?

保皇黨聲稱修訂《議事規則》,是為了提升議會效率。事實上,任何民選議會的效率,永遠都不及高壓專權政府。內地在一黨專政下,身為立法機關的全國人大就只是舉手機器,附和政府決策的橡皮圖章,形同虛設。而特區亦不遑多讓,因不民主的選舉制度,領導政府的特首,不是地下黨員,就是不會說「不」的中共傀儡,而立法會的保皇黨亦可長期主導議會,因而越來越變本加厲地擺明車馬與中聯辦狼狽為奸,視市民權益如無物,只因保皇黨議員的政治前途與「錢」途,均是掌握在西環、中共手上。

中共已透過他們挑選的特首和保皇黨在港實行一黨專政了!

李柱銘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