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低端抓賣炭翁 有初衷卻忘初心

京津兩地近期先後發生火災,官方下令排查安全隱患,其中京城驅趕「低端人口」引發各界關注。與此同時,入冬以來,北方多地強制推行以天然氣取代燒煤炭,官方下令禁止燃煤,甚至有小販賣煤、農民燒煤被拘,結果河北、陝西、山西均傳出因天然氣供應不足而令民眾無法取暖。

底層百姓最容易對付

「誰賣煤就抓誰,誰燒煤就抓誰」,這是北京周邊省份最近常見的標語,不過這絕不只是口號,山西忻州警方近日就拘留了一名在室外燒炭取暖的建築工人,山西臨汾警方則拘留了一名駕駛三輪車進行散煤運輸銷售的男子,同時處罰了四名「違規燃燒鍋爐污染環境」的村民。「翩翩兩騎來是誰?黃衣使者白衫兒」,唐代詩人白居易的《賣炭翁》所描述的社會情景竟然再現。

為守護京畿藍天,北方地區禁燒煤,表面看確有壯士斷腕之決心,只不過掐斷老百姓的生活用炭,斷的卻是百姓的細手腕。煤炭曾經造就多少揮金如土的富豪,而廣大靠煤生活的民眾至今依然貧窮。一邊是煤老闆在北京整層整層的買樓,一邊是百姓連燒炭都不行,尤其是無數煤企煤礦、鋼鐵廠、火力發電廠依然在賣煤燒煤,一邊企業煤爐仍在冒煙,一邊村民被掐斷了炊煙。

令人心寒的是,霧霾來時百姓要吃灰,有藍天時百姓卻要捱凍。實際上,一座燒煤企業高爐造成的污染頂得上成千上萬村莊的炊煙,那些曾經因煤暴富的群體,將青山綠水破壞至滿目瘡痍,盆滿缽滿,不僅北京、上海買樓,更藏錢和移民海外,他們對環保所造的孽,為何要民眾買單?而燒炭取暖的、三輪車賣煤的,基本上都是底層百姓,要麼為寒冷所逼,要麼餬口,不可能有任何驚人暴利,也不會對社會帶來危害,用打擊罪犯的手段對付這樣的群體,難得人心。

建設美麗中國,實現全國藍天,是中共十九大提出的中長期發展目標。事實上,從中央到地方政府也很清楚治污不能一刀切,不會不知道僅關停中小污染企業用了多少年時間,為何卻偏偏要奢望百姓禁煤一年便告捷?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內地官員始終認為底層百姓是弱勢群體,最容易對付。而今次北方諸省大張旗鼓禁燒煤取暖,也只是北京驅趕「低端人口」的翻版。

鐵腕執法好事變壞事

其實,從南方深圳一名廳級高官酒後曾把百姓稱為「屁民」,到北方京官將弱勢普通百姓命名為「低端人口」,都較貼切地反映了內地近四十年來改革開放形成的貧富差異的實際狀況。

長期以來,中央照顧社會民生的政策,在各地往往不容易落到實處,而各種要低端人口為高端人口讓路的政策卻很容易出台。中共「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初心,在絕大部分官員中早已蕩然無存。

所謂「低端人口」,其實就是貧困人口,是窮人,是弱者,是基層老百姓;只是官員們似乎忘了中共正是靠這些「低端人口」發展壯大,建立政權,國共內戰時期,當年的解放軍正是靠這些推小車的百姓後勤補給,一路將國民黨趕出大陸。即使就目前的全球競爭力而言,眾所周知,中國的低端人口也最具競爭力,因而支撐了中國低端產業的急劇擴張並在全球市場上佔據了絕對競爭優勢。反觀內地的「高端人口」,無論是社會科學還是科技創新方面,競爭力仍落後於西方國家。

當然,驅趕低端人口抓賣炭翁, 無論是京官還是地方官,他們的初衷除了急功求政績,也許大方向上還真是為了社會管理和環境保護,但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多次表示「最牽掛」的弱勢群體鐵腕執法,卻令好事變壞事。從長遠看,這樣的粗暴行動只會給社會留下一道道傷疤,未來更有可能演變為社會的潛在隱患。

傳媒人 蘭江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