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清理低端人口風暴



袁瑋婧

北京大興區11·18重大火災事故,引發北京為期四十天清除安全隱患的專項整治行動。數十萬外來務工人員被迫搬離住所,輿論指責粗暴驅逐與拆除、無視安置實為清理「低端人口」,是對人權的極端蔑視與肆意踐踏。

寒夜漫漫的北京,街頭仍有不少人拖著行李箱和數件行李匆匆走過,夜色吞沒了他們的表情。十一月下旬,夜晚的氣溫將近零下五度,他們居住的地方已是一片狼藉,滿地散落著被砸碎的窗玻璃和曾經生活的痕跡。十一月十八日晚北京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二村的一場大火奪走了十九個人的生命,也引發了一場雷厲風行的整治清理行動。

失火公寓居住著大量外來務工人員,住客密集且缺乏消防部署,是業主未經審批私自改建的工商業及住宅混合的「三合一」建築。經排查,火災是電氣線路故障所致,而非人為,由此引發了北京以消防安全為重點、為期四十天的「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取締違法場所、拆除違章建築。十一月二十日開始,數十萬外來務工人員倉皇離開他們所居住的「違法租屋」,流離失所。他們接到通知在幾日內甚至當天無條件搬離,否則停水停電,遺留物品將被隨意處置。這樣簡單粗暴的手法引發各界密切關注及不滿和爭議。

十一月二十四日,一封名為《知識分子就北京大規模驅趕外來人口致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的聯名信發布,信中稱「這是一起違法違憲及嚴重踐踏人權的惡性事件」,零下幾度的寒冬天氣,在沒有任何過渡措施、救濟安排、安置方案的前提下,驟然強令外地人口幾天內搬離,「是對公民生存權、居住權、經營權、就業權、財產權和人格尊嚴等基本人權的極度蔑視與肆意侵犯,是公然的無法無天。這種執政行為極為粗暴和低端,任何文明社會、法治社會都不可能容忍,必須旗幟鮮明地譴責和反對」。簽名者包括北京學者崔衛平、賀衛方、章立凡、周濂,還有作家廖偉棠、查建英等共一百一十一位。

此公開信未得到任何回應,二十五日《北京日報》的官方微信以「幹得漂亮!這次行動解決了大夥兒多年的心病」發文,稱北京居民為此次行動叫好。但二十六日央視發表評論稱「整治要力度也要温度,需重温北京精神的包容」,北京市委書記蔡奇在二十七日的區委書記會上針對整治行動強調「要堅定有序地開展」,同時也指出「要注意方式方法,防止個別地方簡單化,防止急躁情緒」,「給分流群眾留出時間」,「注重人文關懷,加大對困難群眾的社會救助」。當日大興區在火災後,舉行首次招聘會幫助援助安置,但大部分外來人口已撤離該區域,參加招聘會的人並不多。

疏散通知甚至無公章

據北京市安全生產委員會二十六日通報,目前該行動一週內已查出兩萬五千三百九十五處安全隱患。經媒體刊載、網民上傳的北京市各地疏散通告已出現近二十處,通告上所限定的搬遷時間各不相同,多為三五天內搬離,時間相對較充裕的也只有一週多,更有甚者如朝陽區金盞鄉皮村,十一月二十七日張貼公告,要求當日晚六時前全部撤離,通知上赫然寫著截至六時「不撤離、不騰退、不清空者,一切物品視為放棄,一切後果損失自行承擔」,並且當晚開始停水停電,上面無落款單位及公章。

皮村地處順義、通州和朝陽交界,本地村民一千餘人,外來人口兩萬以上,是北京有名的城邊村。央視在二零一二年曾為它拍攝五集紀錄片《皮村紀實》,就在今年上半年,皮村文學小組的農民作家范雨素走紅,使皮村受到更多關注。這張措辭嚴厲的通知被轉發到社交媒體上後,各大媒體陸續趕到,或許出於這個原因,下午四點半,一些黑衣人員撕下了通知,並於六點左右換上新通知,限期改成了十二月一日,落款「皮村村委會」,依舊沒有公章。亞洲週刊獲悉,那時已有百分之八十租客搬離,也有部分租客臨時接到通知後匆匆趕回來,當晚並未強行驅離。

網傳此次事件以清除安全隱患為名,實為清理北京「低端人口」,更有照片顯示北京房山區長陽西營貼著一張橫幅,赫然寫著「清除低端人人有責,扮靚環境人人點讚」,引起輿論極大不滿。面對傳聞與質疑,北京市安委會以央視新聞回應稱,這樣的說法「不負責任、毫無根據」、「沒有『低端人口』一說」。但經查證,有關「低端人口」的描述早在十年前就出現在北京三份新城規劃文件中,如大興新城二零零五至二零年的規劃中提出要通過措施「疏解低端人口在新城的集聚」;二零一一年發布的《北京市房山區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綱要》提出,要「避免大量外來低端人口的湧入」;今年發布的《二零一六年石景山區人口調控工作方案》等公開文件中,也出現「清理整治低端人口」的內容。另外,亦在媒體報道、專家評論中被廣泛使用。

事實上人口調控正是近兩年北京政府的工作重點,對外來人口的控制措施早已出現。二零一六年一月,北上廣三地均提出控制人口規劃,北京提出二零二零年常住人口控制在兩千三百萬以內的紅線,上海提出二零二零年人口不超過兩千五百萬的控制目標,廣州提出適度控制人口規模。一六年十二月,北京十六區兩會上,九個區制定了未來一到五年的人口調控上限,各區以多種招數調控人口,包括非首都功能疏散、「以業控人」、拆違、棚改等。今年三至六月,北京至少有六千多家臨街店鋪因城市治理運動被迫拆除,而這場被稱為「整治開牆打洞行動」的城市治理運動同步在上海、廣州、武漢等多地開啟,上海的目標是在二零一七年內治理「不低於五千萬平方米的違法建築」。一時人們紛紛以台北、香港及東京等大城市安置貧民及外來勞工的案例,呼籲北京重視安置,尊重作為人的生存空間。窮人不是城市的負擔,而是他們在負擔城市的基礎運作。

此次行動波及範圍遠遠超出想像,幾天內北京長租公寓品牌自如也發生多起「被驅離」事件。據悉,自如主要針對北漂年輕人,房租逾三千人民幣(約四百五十美元),並非廉價群租房或「多合一」建築等重點排查對象。這類公寓善於利用空間,二零一四年北京就曾試點「N+1」隔斷模式,一六年北京住房城鄉建設部副部長陸克華也曾表示「允許住房改造按間出租」,滿足青年人和新市民的住房租貸需求。但近日網傳相關人員以快遞、中介或其他名義上門排查,自如隔斷或被拆,或租戶直接被要求搬離。

與此同時,來自民間的力量正自願為這些顛沛流離的人們提供支援,「溫暖北京」、「天鵝救援」、「同舟家園」等民間公益義工組織提供免費搬運、臨時住所、寄存物品等服務,但救助平台卻遭到屏蔽,相關資訊轉發也遭到刪除。

青年志願者組織誕生

一個名為「Beijing, Solidarity」的小組由一名剛大學畢業的NGO從業者發起,至今近三百人加入,組織北京的青年學生「停下觀望屏幕另一端他者的苦難,到現場去」,「幫忙搬家搬運行李,或者為老人、婦女、兒童提供疏導與陪伴」等微小工作,或到現場「攝影、記錄、採訪、調查,與飽受罹難的人真實互動」,群內實時更新救助信息及各現場照片。整治行動仍在轟轟烈烈地持續,沒有人是局外人,每個人都希望這個寒冬快些過去。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