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沙皇落馬的教訓

「魯煒」的圖片搜尋結果

中紀委在十九大後打的「首虎」就是「網絡沙皇」魯煒,展示習近平在整頓軍隊和金融系統後,開始整頓文宣系統。魯煒封殺民意,阻塞高層接地氣,更安排低級網絡寫手「捧殺」高層,造成傷害。因而建立「制度反腐」來監督監管者極為重要,民間期盼新監察系統出現,明年兩會可能會設立國家監察委員會。

隨著中共十九大的召開以及王岐山因年齡限制退出中常委,外界對中共反腐的速度和力度能否持續保持觀望態度。誰知,美國總統特朗普走了不久,剛剛擔任中紀委書記的趙樂際就揮起了反腐大棒,第一個落馬的正部級腐敗分子就是中宣部副部長、原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國家網信辦主任魯煒。中國官方不諱言地給魯煒定性,這是十九大之後的「首虎」,堪比十八大後的「首虎」,即四川省委副書記、原成都市委書記李春城。這說明中共的「打虎」行動並沒有因為中紀委掌門易人而「人走茶涼」,習近平依然將高調反腐作為強化黨建、深入改革、贏得民心的不二法門。

魯煒落馬有好幾個特徵。他是自十八大反腐以來,中共宣傳系統落馬的最高官員,顯示習近平在整頓軍隊和金融系統之後,開始整頓文宣系統。而這個整頓恰巧是在十八大掌管文宣系統的中常委劉雲山和中宣部長劉奇葆離開之後,引發外界不少聯想,因為魯煒從貶職(被免去網信辦主任的實權位子)到落馬,前後有一年多之久。不僅如此,魯煒的落馬消息一公布,迅速成為輿論熱點,中國主要媒體紛紛轉載《人民日報》客戶端相關新聞,一天之內的閱讀量近千萬,百度相關搜索過百萬,甚至引發了網路世界的評論潮湧。

中共當局在魯煒落馬後,歷數其斑斑劣跡,把他說成典型的「兩面人」。其實,在魯煒出任新華社和中宣部高管期間,涉及他的醜聞便廣為流傳,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接受商人賄賂、參加臭名昭彰「人奶宴」情事,至於魯煒在官場的專橫跋扈、瞞上欺下的風評,更是不絕於耳。

魯煒在擔任網信辦主任期間,竟然被外界稱為是「中國的網絡沙皇」、「中國互聯網的守門人」,可窺其權勢熏天、霸道無度的一斑。從表面看,他嚴厲控制互聯網、制定出眾多的限制,是按照中央本子辦事。其實,在這些道貌岸然的「政治正確」背後,卻隱藏著隨時打壓揭露他這種「兩面人」的私心。因為互聯網已經成為民眾揭發貪官污吏的利器,魯煒之流利用其手中的權力,要徹底封殺讓他們真面目可能暴露在光天之下的任何可能性。

魯煒這樣的「兩面人」做兩手功夫。一是謊報軍情,製造危機,抹黑互聯網起到的輿論開放、監督權力、疏導民意的作用,因為魯煒肆意封殺互聯網上的民意,故而被中國網民譏稱為「中國的防火牆先生」。魯煒封殺民意,其實就是阻塞高層接地氣,直接了解到民眾的喜怒哀樂,尤其是掌握貪官污吏的蛛絲馬跡,從而能夠保證他和其背後的利益集團高枕無憂,躲避反腐利劍的降臨。二是誤導高層,「捧殺」高層,讓他自己可以獨霸一方權力。魯煒特意安排不學無術、文章常常出現「低級錯誤」的網絡「寫手」周小平、花千芳參加習近平主持的全國文藝工作座談會,佔據網絡高位,讓文藝界、學術界搖頭嘆息,視為士林之恥,這種「高級黑」的行為對高層傷害很大。

魯煒在二零一三年執掌網信辦之後,曾經召開微博、網絡名人座談會,提出遵守所謂法律、制度、公共秩序、道德風尚等七條底線,但是,綜觀由當局和網路揭露出來的魯煒違法亂紀的冰山一角來看,他自己就是違反這些底線的罪魁禍首。可見,這些表面極左、善於搞「個人崇拜」的官員才是共產黨及共和國的最大蛀蟲。在他們眼裏,法律、道德都是權力的工具,只針對別人,卻不能約束他們自己。這個互聯網的「守門人」,把網絡監督當成自己權力尋租、打擊異己的工具。魯煒的案例再度證明習近平與王岐山反貪打虎的理由真的相當現實:如果不這樣幹,就要亡黨亡國。

魯煒出事,也向十九大的中共高層提出了一個嚴峻的挑戰:誰來監管監管者?

魯煒掌握了互聯網的「生殺大權」,是互聯網的最大監管者。那麼,誰來監管魯煒?他在被提升到新華社的時候,已經面臨很多體制內的舉報和網路上的揭發,其中包括「人奶宴」的醜聞。但是,魯煒靠著他的「兩面人」特徵,繼續他在權力遊戲上的攀爬。由此可見,要監督監管者,還是要建立「制度反腐」的基礎,這就是習近平在十九大政治報告中提出的方針。政圈已經在紛傳,王岐山將在明年兩會上,出任中國首屆國家監察委員會主任的高位,國家監察委員會是一個與國務院和國家軍委並列的機構,將與中紀委合署辦公,其主任屬於正國級。其實,不管是否王岐山出任該職,這是中國走向制度反腐的重要一步,魯煒的落馬,為此做了最好的註腳。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