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四問京官 蔡奇不倒民怨不散



近幾個星期,北京驟然成爲一場巨大民怨的風眼。以大興區發生的一次火災爲理由,北京市的大興、豐台、海澱、昌平等區組織了一場大清理,目標是外來務工人口集中的居住區和工作場所。這個行動以十分野蠻的方式進行,政府僱用的人員完全不顧冬季的嚴寒,強行將包括老人、婦女和孩子在內的窮困人口驅離住所,許多人甚至連收拾行李的時間也沒有;他們工作的餐廳、貨場、集市等則遭到城管的瘋狂襲擊,門窗被砸、攤位被毀,行動過後,一片狼藉。

中國網民將此稱爲對所謂「低端人口」的驅趕運動,輿論的矛頭直指北京市的最高官員蔡奇。北京大學、人民大學和清華大學的幾位知識分子發出公開信,稱此次事件「蓋屬北京開埠3062年以來絕無僅有的暴政,蔡奇書記實乃北京歷史上空前絕後之第一酷吏」,並要求蔡引咎辭職。這份徵集簽名的公開信在網絡上迅速流傳,簽名者日益增多。看來,這場由政府非法施政引起的不滿正在演變成一種社會動員,而且這個社會動員的矛頭顯然決不止於蔡奇本人。

關於京官蔡奇,我們不妨問四個問題︰首先,蔡奇本人在這場事件中究竟有無責任?從披露的信息看,雖然還看不出蔡奇是這場野蠻驅趕「低端人口」運動的直接發起者,但是一位區委書記在講話中,指清理活動是市委、市政府布置的;而且有數個區同時參與行動,這說明它不是一個基層官員的自發行爲。不僅如此,這場運動進行得如此肆無忌憚,持續的時間如此之長,北京市並沒有出面制止,因此北京的最高負責人蔡奇無論如何都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第二,對驅趕「低端人口」這樣的低級政治錯誤負有責任的蔡奇究竟是怎樣一個官員?從蔡奇的履歷看,他本是一個福建地方專科學校的工農兵學員,後來憑借政治權力強行索得碩士和博士學位。在地方執政期間,他並無顯著政績。引人注目的是,蔡奇在二零一五年初還不過是一個副部級官員,但在隨後兩年半的時間裡小步快跑︰擔任了不到一年半的國安辦副主任、不到半年的北京市市長、不到半年的北京市市委書記,隨後變順理成章地進入了中央政治局。

第三,他是如何能夠在官場上如此快速竄升的?這麼一位沽名釣譽、沒有真才實學和顯著政績的官員,在京城執政之初便招致天怨人怒並不令人意外,但是這樣一個平庸的官員爲甚麼能夠得到快速提拔呢?其中的道理並不複雜︰他曾經與中國最高領導人兩度共事,先是在福建省,後來又在浙江省,他顯然是習近平器重的人。習近平爲甚麼要器重這樣一個沒有政績的平庸者呢?只要看看蔡奇本人最近賣力鼓吹個人迷信的卑劣表演,人們似乎不難回答這個問題。

第四,水平低下的蔡奇在北京捅了一個政治上的大婁子,他自己沒有半個字的自我檢查,中央也沒有一個人出來對其進行批評和糾正,這究竟是甚麼原因?這種狀況體現了中國政治最吊詭之處。如果要追究蔡奇的責任,勢必就要涉及蔡奇一路高升的幕後推手,這樣就會涉及最高領導人的威望。所以蔡奇是動不得的。任何追究蔡奇企圖都會被視作對最高領導人政治權力的挑戰。問題是,蔡奇不會倒,民怨也不會散,看來這場官府與民間的對壘還會持續下去。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