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臉識別普及 是福是禍?

前幾天去全國人大新聞局領取請柬,發現進出全國人大辦公樓的工作人員,已經不需由哨兵檢查證件放行,而是在門口用人臉識別和證件認證進入。這令記者想起,前幾天廣東誕生了首張電子身分證,用戶可以用來入住酒店、購買機票車票,便捷是便捷,但在註冊時,用戶需向微信經掃描上傳臉部信息,加上微信已要求登記電郵或電話,而習慣用微信支付的用戶也必然有登記過銀行帳戶,因此互聯網巨頭騰訊公司掌控的個人信息又進一步完善。

無獨有偶,另一互聯網巨擘支付寶也有相似動作。

登入支付寶 須上傳面部信息

此前記者在香港購買一部手機,下載支付寶時,登入此前使用的帳號,被要求上傳臉部信息,否則不能使用。記者曾按提示關閉或更改,試圖用指紋或密碼等方式登入,均告無效。致電客服,對方卻不斷告知人臉識別更安全,當記者強調不想向企業上傳個人生物信息時,才被告知驗證方式屬隨機,若不想使用人臉識別,可卸載重裝。但記者重新安裝,依然被要求使用人臉識別驗證。

目前內地政府極力推廣大數據,對用戶來說,在接受所謂便利的同時,卻要面對個人資訊泄漏的風險,更常遇到的將是各種精細化推銷。

記者一名朋友長期用同一間旅行網站訂同一家酒店的同一類房間,每次報價均在380至400元人民幣之間。不久前他入住時好奇一問,被告知淡季酒店房價不足300元,而用親戚帳號查詢的房價也是300元。朋友一怒之下致電客服指摘對方敲詐,對方立即免除當天房費以息事寧人。

友人表示,無良企業利用客戶消費習慣劏客,正反映出大數據缺乏法律監管。

香港 明報 記者 鄭海龍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