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免黃國昌為何失敗

反同(反對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勢力罷免黃國昌失敗,還不甘心,竟然恐嚇「只要有任何立委主張同性婚姻,就會發動罷免」,並點名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蕭美琴都可能納入他們的罷免規劃。

明眼人都看得出,罷昌案表面上是宣稱黃國昌的立院表現不佳,態度傲慢,事實上是基督教的反同歇斯底里發作,支持異性戀霸權,拿黃國昌開刀,殺雞儆猴。這是一場「文化戰爭」,戰線將拖得很長。

婚姻不該付諸公投

值得討論的是公投與罷免原則上不是以意識形態為目標,而是純粹的公共政策複決,像是長照政策的爭執、一例一休等。因為個人意識形態很多是信仰問題,而公投應該決定國家重大政策,不可像反同團體提出的婚姻定義公投,就因為婚姻是人民的私領域議題,所以才由《民法》規範,不應由公投決定,此外,公投最耗費社會資源,拿來解決私領域的事,太過浪費。

近代國家有項重要特質是「政教分離」,不能拿宗教經典來規範現代人的生活,以免落入獨斷的教條裡,重現中古宗教戰爭和「宗教裁判所」的反文明建制。如果我們不同意激進伊斯蘭教對同性戀的殘酷懲罰,同理就不能利用罷免來恐嚇支持同婚的人。挺同是一種藉著重新界定家庭目標,宣揚新的家庭價值觀,而認為反同是「壓迫體制」。其實同性戀不會威脅家庭,「他╱她們渴望製造愛的關係,不會威脅家庭建制。」但由於國家的介入,有關家庭的衝突,也是有關國家權力的衝突。

黃國昌罷免案之所以失敗,投票率低是關鍵。寒雨綿綿固然是原因,但如果罷昌案明確聯繫到選民個人的利益,投票率將會高得多。

議題應為公共政策

黃國昌既沒重大的道德缺失,也沒有在任何公共政策上失敗,更沒有牴觸任何社會規範和禁忌,只不過挺同,有什麼大不了?何況台灣人已經開放到寬容同志且視為正常人的程度,世界的趨勢也往接受同性戀的方向前進,選民對因此罷昌感到不解與不以為然,至於同婚會毀家敗國,乃是天方夜譚。豈有同志傾社稷,自古佞幸覆乾坤。

以後罷免案和公投將增多,議題的選擇請緊扣公共政策,不要針對私領域和意識形態,以免浪費資源,徒增失敗。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