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内被指向北京“奉献”司法独立律政司袁国强功成身退

特区政府律政司袁国强 网络图片

 

任内被民主派人士批评削弱香港司法为北京对港直接控制铺路的律政司袁国强,据香港NOW电视以及多家传媒21日报导,已经私底下向特首林郑月娥请辞,转而投身执业律师生涯。特区政府对袁的请辞回应暧昧,林郑被问到有关消息时,只说“没有人可以一生一世的”作为回应。

据香港传媒广泛报导,林郑已向北京推荐郑若骅接任,预计下个月履新,最快下周正式公布。根据《基本法》规定,属主要官员的袁仍须经北京确认,方算正式辞职。

袁国强任内支持度不断寻底,最新数字更低见负18.2%,林郑主动为袁平反指过去5年多以来袁工作全心全力,与她不相伯仲,“起码我都有住家饭食(回家吃饭),他却连这样都没有,因为你知他孤家寡人,连吃饭都好像不很重要,最紧要就是做事”,故认为现在和将来,社会都应对袁有更公道评价。

民望一直在政府问责官员中垫底的袁国强,任内由于北京动辄以所谓释法手段干预香港司法独立,从而导致香港经历回归以来最大的政治动荡,任期跨越梁振英和林郑月娥两任政府的袁国强,曾经是所谓“政改三人组”的成员,负责推销一个被港人认为是“假普选”的政改方案,三人组被指漠视港人民意,向北京提交一份迎合中央意旨的所谓报告书,全国人大于是在2014年根据这份毫无民意根据的报告书,作出了被指是特首“假普选”的“831”决定,直接触发香港不久后发生的“雨伞运动”。

袁国强在处理雨伞运动参与者的司法检控,也被民主派人士批评含有政治动机,例如他对已经接受社会服务令处分的3个雨运学生领袖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穷追猛打,以之前刑罚过轻理据,进行刑期司法覆核,违反同一案件不能重审的普通法,成功将上述3人送入牢房,而西方传媒更形容3名学生领袖是香港第一批政治犯。

袁国强的任务亦随着他的任期横跨梁振英林郑月娥两个政府而继续为北京效劳,在林郑任期内,北京以释法手段向香港法院施加压力,将立法会6个被指宣誓不合格的民主派议员取消资格,袁国强不但没有捍卫香港司法,反而为北京的做法挽面,他并没有为这些被取消资格的议员寻求覆核,他说:“起码在我作为律政司司长,我可以跟大家讲,我没计划再去做类似的司法程序。”这与不久之前穷追猛打3个学生领袖寻求司法覆核刑期的袁国强,前后彷若两人。

在6个民主派议员被取消资格后,政府乘人之危,在建制派议员拥有绝对性多数之下,以修改议事规则的名义,横蛮通过废除立法会议员监督政府施政的权利,包括限制议员辩论的时间,狙击民主派以拉布手法抗衡政府,但却种下了立法会“自阉”的恶果。

至于香港与大陆连结的高铁“一地两检”措施,尽管多个民主派议员和法律学者都指出有违基本法,甚至连建制派大老曾钰成也承认基本法根本没有任何条文支持“一地两检”(另见文)的做法,但职责本应是捍卫基本法的袁国强,却满口推说一地两检完全合法,辩称基本法说明香港境内土地及自然资源均属国家拥有,土地由香港管理,故法律上港府有权把西九总站部分楼面出租给国家。外界相信,待全国人大不久后追认通过一地两检的“合法”地位,袁国强任内为北京所立下的汗马功劳即告一段落,功成身退。

袁国强任内对北京鞠躬尽瘁,被建制视为反对派的苹果日报,当然对他没好话可说,在今天的评论中形容他“助中共夺权”,但连一向亲北京的东方日报,也在今天的评论中指他是“律政逃兵”,遗下一堆“难以收拾的司法乱象”。

被取消议员资格之一的罗冠聪,在评价袁国强任内功过时指,袁秉承北京以法律作为武器的原则,明显有打压示威者和抗命者的政治企图。罗又指香港人仍然相信法治,对于过去5年由不能捍衞公义和法治的人出任律政司司长感悲哀,斥袁任内只是对北京的命令唯命是从,破坏香港市民对法治制度的信心,令制度受冲击。民阵召集人叶志衍亦批评袁“做足了削弱民间社会的行为”,特别是相比历届政府,袁上任后针对社运人士的刑罚越来越高,开创将非法集结的刑期从数天提升至以月计的先河。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