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國防白皮書的反思

呂禮詩

台灣發表最新的國防白皮書,首度提到以創新不對稱的思維建構聯合戰力,以「戰力防護、濱海決勝、灘岸殲敵」的理念阻止敵人登島進犯,不過從國防部對於能夠強化國人心防的「大家都知道、但國軍不能說」裝備,訴之以「沒標的,不代表它不存在」,到解放軍「繞台巡航」的資訊提供,足見國軍「新軍事戰略」的自我辯證,尚未完成。


台軍漢光三十三號演習(圖:中央社)

國軍近一個月來頻傳捷報:無論是射程四百公里的「增程型雄三飛彈」作戰測試達到軍方的預期目標,射程超過一千公里的增程型雄二E巡弋飛彈只待總統蔡英文核定即能進行量產,首批性能提升為F-16V的四架戰機正在進行地面測試,預計於二零一八年初測試和驗證完成後即可交機,且能掛載新一代可以離軸射擊並具備向量噴嘴的AIM-9X Block II響尾蛇(Sidewinder)飛彈;本週底牌揭曉,原來鋪陳的是在年度的最後一週,發布蔡政府執政後的第一本「國防報告書」。

依《國防法》第三十條的規定,國防部根據國家目標、國際一般情勢、軍事情勢、國防政策、國軍兵力整建、戰備整備、國防資源與運用、全民國防等,定期提出國防報告書。其目的在於向國人說明當前戰略環境變化及國防施政成效,而日前發布的《中華民國一百零六年國防報告書》(2017 National Defense Report),為一九九二年以來的第十四次公布。

這次白皮書的關鍵詞,包括了首度提到以創新不對稱的思維建構聯合戰力,會以「戰力防護、濱海決勝、灘岸殲敵」的理念阻止敵人登島進犯。

打破以往的論述方式

白皮書內容以戰略環境、國防整備、國防自主、國防治理、榮耀國軍等五篇的範疇,架構安全情勢、國防挑戰、國軍使命、戰力發展、國防科技、國防民生、施政成效、夥伴關係、軍民同心和人才傳承等十章內容;打破了自從二零一一年開始,用字或許略有不同,但是以戰略環境、國防政策、國防戰力、全民國防的論述方式。

在增加的「台灣戰略價值」中回應十一月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台譯川普)走訪亞洲時,不時提及之「印太戰略」(Indo-Pacific Strategy);深入說明三月公布《四年期國防總檢討》(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 QDR)時,僅蜻蜓點水、而未竟全貌的「重層嚇阻」戰略與「不對稱」戰法;且透過「國防科技」及「國防民生」,再次宣示蔡政府國防自主的決心。再以「夥伴關係」將台美間軍事採購、軍事交流與國會互動等合作關係枱面化;最終透過「人才傳承」呈現國軍多元教育、進修及經管進路,並以軍旅生涯結束後開創職涯第二春的人物速寫,提高適齡青年的從軍意願。

從報告書中圖示所呈現近十年來國防預算配置縱斷面的趨勢變化,可以探究國軍戰力原地踏步,導致台海軍力傾斜的真正原因。理想的國防預算配置,應該是軍事投資、作業維持費與人員維持費分別佔百分之三十、百分之三十與百分之四十;這樣方能在確保未來兵力整建、武器籌購與推動國防工業自主的需求下,尚可兼顧裝備的運作維持與官兵的薪資福利。

審視二零零八年軍事投資、作業維持費與人員維持費三項的比重分別為百分之三十六、百分之二十四點八與百分之三十七點九,以偏低的作業與人員維持費換取軍事投資的餘裕;而二零零九年三項比重幾乎為理想配置。故此兩年得以進行愛國者三型防空飛彈、AH-64E阿帕契直升機、UH-60黑鷹直升機及永靖級獵雷艦等裝備採購。

然總統馬英九上任後,推動「全募兵制」。不但逐年的擴大募兵比例,更要求在四至六年內完成全志願役,故國防部遂以二零一四年達成全募兵制作為目標。從此人員維持費開始節節高升,二零一三年更達到近百分之五十的最高峰,而軍事投資的排擠與作業維持費的不足,就成為代價;二零一六政黨輪替後,蔡政府為了爭取軍心,核發多項加給,故人員維持費仍維持在百分之四十六點三的高檔,作業維持費雖略為提升,但軍事投資仍然一籌莫展的無法滿足。

不對稱能夠重層嚇阻?

報告書中,臚列了能夠跳脫對等武力的六項關鍵戰力。在精準打擊武器部分,以目前披露的資料,不外乎是能夠封鎖台灣海峽、巴士海峽與專屬經濟海域(exclusive economic zone, EEZ)的增程型雄三飛彈;射程涵蓋福建、廣東之「萬劍機場聯合遙攻武器」(簡稱萬劍彈),以及大家都知道是增程型雄二E巡弋飛彈、但是國軍不能說出名字、而且具有精準打擊能力的「戰術性岸置火力制壓飛彈」(Tactical Shorebase Missile for Fire Suppression)。

一千三百八十公里的「重層嚇阻」距離,從北到南包括了青島沙子口潛艦基地、中部地區政經中心的武漢市、世界最大水利工程的三峽大壩與海南三亞的亞龍灣潛艦基地、錦母角航空母艦基地。但相對的,解放軍由俄羅斯進口的S-300防空飛彈及自製的紅旗-9(HQ-9)防空飛彈密集的部署於上述地區,故其造成的嚇阻效果,可能不如國軍的預期。

至於無人飛行載具的研發,二零一六年「台北航太展」中科院首度公開的「劍翔反輻射無人機」模型,不但沒有「集群」(swarm)功能,其外型甚至被《漢和防務評論》總編輯指稱抄襲二十五年前以色列即已部署的「哈比」(Harpy)無人機。當解放軍的無人機早已從「情報、監視和偵察」(ISR)載具,進步到能夠以「商規現貨」(Commercial Off-The-Shelf, COTS)的無人機部署「空中雷場」(air mines),時,已失去「後進者優勢」(second mover advantage)的國軍,又如何能夠言勇?

國防政策的戰略溝通

「國防報告書」最重要的目的在於國防政策的「戰略溝通」(Strategic Communication)。所謂的「戰略溝通」是政府透過同步的資訊交流、話題營造,使關鍵受眾理解政策的取向,且透過有效的傾聽、實質的對話,進行接觸與溝通;藉以創造、強化或維繫國家利益的有利條件。不過從國防部對於能夠強化國人心防的「大家都知道、但國軍不能說」裝備,訴之以「沒標的,不代表它不存在」,到解放軍「繞台巡航」的資訊提供對於「軍事透明度」的重要性,還要總統提醒,足見國軍「新軍事戰略」的自我辯證,尚未完成!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