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中立爭議的台灣啟示錄

胡元輝 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暨電訊傳播研究所教授

美國川普政府的聯邦通訊委員會(FCC)日前在抗議聲中,以3:2投票結果廢除歐巴馬政府時期所制訂的網路中立性規定,此舉不僅引發國內爭議,預料亦將對其他民主國家產生參考效應。台灣一直游離在網路中立法制之外,我們非但不能置身事外,尤應引為借鑑。

美國此次有關網路中立性的爭議可謂一場利益大爭鬥。表面看起來,正方強調網路開放,反方訴求網路自由,雙方似乎都是同路人,但華麗的言詞之下卻是不同利益之間的較勁。欲明瞭其中癥結所在,最簡單的判別法就是弄清楚「誰支持、誰反對」,以及「誰獲利、誰受害」。

先來看「誰支持、誰反對」的部分。延續近一年的爭議中,作為網路服務提供者(ISP)的美國電訊業者可謂全員出動,包括AT&T、Comcast、Verizon等電訊巨頭都極力支持廢除網路中立性規定。湊巧卻也不巧的是,川普上任後所任命的FCC主席派伊(Ajit Pai)曾任Verizon律師,而他正是廢止網路中立性規定的關鍵推手。

電訊事業主張廢除網路中立性的表面說詞,無非是促進創新及投資,但難以否認的是,一旦該規定廢除,電訊業者將可以對客戶實施差別收費待遇,甚至以此保護自己的網路業務,削弱對手的競爭力,例如在網路影音服務的領域,目前居領先地位的Netflix、YouTube便可能遭到電訊業者降速等不公平對待。顯然,大力贊成廢除網路中立性規定的電訊業者將是此一政策下的「獲利者」。

存廢之爭利場現形

倒過來看反對者,知名的網路應用服務巨擘Google、Facebook、Apple、Amazon等都高舉網路開放的大旗,聲援網路中立性的主張。事實上,這些業者確實擔心自己成為「受害者」,因為一旦電訊業者以服務品質為由向它們提高收費,或是袒護自己的類似服務,其現有的競爭優勢或鉅額利潤將受衝擊,但這些在網路世界具壟斷性地位的業者同屬既得利益者,已經是不折不扣的「平台帝國」。

因此,諸多為維護網路中立性規定而搖旗吶喊的公民團體或民眾,並不將Google、Facebook等視為真正的同路人,因為它們深知後者之所以支持網路中立性,乃基於商業利益,或至少存在濃厚的商業利益考量,但公民團體與民眾真正關心的是網路的普遍可負擔性與開放精神。極力動員支持網路中立性規定的非營利組織「自由媒體」(Free Press)政策主任伍德(Matt Wood)就明白指出:「網路中立性保障網路使用者的自由選擇權,它不只是關心如Comcast與Google此種大公司之間的鬥爭。因為既有玩家之間保持競爭雖然重要,但大眾的教育、培力與表現同其重要。」

台灣雖然電訊結構與美國有別,但電信事業與網路巨擘對網路中立性所可能形成的威脅殊無二致,此次美國網路中立性規定存廢之爭所赫然勾勒出的「利場現形記」,正明確警示我們,網路中立性不僅涉及企業的利益之爭,更攸關人類文明發展的公共利益。《紐約時報》的評論文章甚至指出,廢除網路中立性規定將使中國政府等具有巨大市場塑造能力的外國實體更方便干預美國的公共話語,對於正面臨中國資金威脅的台灣民主機制而言,此一看法實深值警惕。

要求業者公共責任

有關網路中立性的討論,台灣雖不絕如縷,卻一直難以凝聚足夠的關注,其原因固與相關利益關係人的遊說有關,更受到新自由主義的政策思維左右。政府決策者普遍存在企業整合與規模經濟的迷思,誤以為「規模大就是好」、「去管制才能激勵創新」,以致對企業競爭與整併行為所可能帶來的負面作用缺乏足夠警覺,對跨國網路巨頭所造成的傳播生態破壞缺乏具體對策。往者已矣,我國政府目前正研擬網路規管的相關法律,正可借鑑此次美國網路中立性的爭議,釐清相關產業背後的利益結構與利害關係,並從中找到保障公共利益的可行策略。

台灣民主根基不若歐美國家深厚,若不能透過立法來保障網路中立性,網路開放的精神將有可能淪喪於商業利益之爭,甚至被隱藏於商業背後的政治黑手所吞噬,但政府目前研擬中的「數位通訊傳播法」或「媒體壟斷防制與多元維護法」草案,不是輕輕繞過網路中立的精神,就是悄悄放過網路業者的公共責任。

公民社會要問的是:政府已經對傳播新生態的健全發展做好做足準備了嗎?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