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事規則「戰爭」:議會為何要自削權力?

林祖偉、何桂藍 BBC中文記者

香港最新一場政治風暴再次在立法會爆發。親北京與港府的建制派,尋求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限制議員權力,令議員更難以「拉布」阻止爭議性議案通過。兩派議員形容,今次爭議已經「將議會推向戰爭」。

建制派稱這是為了恢復議會秩序。建制派議員謝偉俊對BBC中文說,修訂的確形同議員自行削減權力,但為了令議會得以暢順運作,「這恐怕是一個要作的犧牲」。

民主派則指,這等同把立法會變為中國人大般的「橡皮圖章」,輕易通過23條、國歌法等爭議議案,立法會失去制衡能力,淪為行政機關的附庸。

議員朱凱迪形容這是「對一國兩制的背叛」,令香港「倒退到三權合作」。

立法會大會星期三開始處理有關修訂議案。身兼議事規則委員會主席的謝偉俊預料,如果沒有催淚彈、又或者霸佔議會等情況出現,修訂將會獲得通過。民主派則揚言「抗爭到底」。

BBC中文訪問了兩派的議員,梳理了今次紛爭的前因後果和各派論點。

一、為什麼要修改議事規則?

民主派憂慮修改議事規則更難拉布,會令23條更輕易通過。
民主派憂慮修改議事規則更難拉布,會令23條更輕易通過

香港立法會只有一半議席(35席)由選民直選產生,是為「地區直選」議席,另外35席為「功能組別」,多數由少數公司團體票、或專業人士選出,一些更是自動當選,被認為是「小圈子選舉」,令選民意願不能直接反映在議席分佈上。

「地區直選」的全港整體得票中,民主派票數一直較親北京及港府的建制派為多:2016年,兩者得票比例約為5.5:4.1(餘下為中間派別)。但功能組別的存在,令立法會70席議席中,民主派只有不足30席,建制派則穩佔40席。

在票數佔優卻無法過半的情勢下,民主派的抗爭方式有:

「拉布」:因建制派始終佔據多數優勢,民主派只在表決一些需三份之二議員贊成的議案時,保有「否決權」,面對只需半數贊成即可通過的議案(如財政撥款),無法阻止其通過。過去幾年,民主派多次倚賴冗長髮言、提出修正案、提出中止會議等方式「拉布」,以阻延表決

成立專責委員會:現行規則容許議員,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政府官員及政府政策。立法會過往曾以此調查前特首梁振英、前廉政專員湯顯明、高鐵工程延誤問題等

建制派謝偉俊指,「拉布」令議會無法運作。 「好多議員本來好積極去論政,但為了應付『拉布』,變得不想講、不想問、不想提、不想監察。」

謝又指民主派濫用「拉布」,失去了市民支持:「如果你在23條的時候才『拉布』,市民會接受,但現在天天『拉布』,市民也疲倦了。」

朱凱迪則強調,借著上述手段,議席較少的民主派才能在立法會內牽制政府,阻止有問題的法案與財政撥款通過。如果議事規則被修改,議會牽制政府的力量將大幅萎縮。

「立法會就會變得像中國大陸的人大一樣,議員有權說話,但再無能力與政府角力。」

民主派多次以拉布方式,阻止通過具爭議性的議案。
民主派多次以拉布方式,阻止通過具爭議性的議案

二、為什麼要現在修改議事規則?

早前的「宣誓事件」中,六名非建制派議員遭褫奪議席,令民主派在立法會失去了否決今次議案所需的人數。這是立法會出現在主權移交後首屆選舉(1998年)至今,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形勢。

宣誓事件中,以「青年新政」名義當選的游蕙禎和梁頌恆,稱中國做「支那」,並展示「香港不是中國(Hong Kong is not China)」旗;另外4人則分別因攜帶黃傘、慢讀誓詞、加入額外字句,和把「國」字提高聲調,而被法院裁定4人宣誓時不莊重,遭褫奪議席。

有關訴訟由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和律政司司長提起,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在案件審訊期間,針對有關條文釋法,香港法院最終按照釋法內容,撤銷六名議員的議席。

民主派認為釋法破壞香港法治,而香港政府對議員興訟,是不尊重18.5萬選民投票的決定。

建制派議員謝偉俊說,此時修改議事規則,在政治上是一個考慮因素,令議事規則修訂議案能暢順通過。他認為民主派失去否決權,是反對派議員「自找」的。

三、現在的議案建議修訂什麼?

1) 嚴限議員「拉布」

建制派動議修改議事規則,是想增加對「拉布」的限制:

下調部份會議法定人數:民主派「拉布」其中一招,是在較多建制派不在席時,要求點算法定人數,一旦人數不足就會流會。規則修訂後,立法會全體委員會的法定人數,由35人減至20人,令流會機會大減。過往流會需等待下次會期,但修訂後,主席有權隨時續會。

擴大主席權力:民主派會提出數百項修訂拖長會議,或提出中止/休會待續議案,透過辯論這些議案,迫使立法會押後正式的議案辯論。修訂後,主席有權不批准、或合併處理修訂;主席另可以「濫用程序」為由,不批准議員提出中止/休會待續議案。

2) 增加專責委員會組成難度

目前,議員可在立法會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政府高官。這些委員會有權邀請任何人(包括當事人)作證接受議員訊問、提供書面證據、向委員會出示指定文件等。

前任行政長官梁振英,與澳洲企業UGL Limited所訂協議事宜,以及前任廉政專員湯顯明捲入酬酢案等,都是透過這個委員會調查。

這個方法有別於援引《權力及特權法》成立具傳召權的「調查委員會」,《權力及特權法》需「地區直選」及「功能組別」均有逾半贊成,建制派在功能組別穩佔多數,民主派無法循此成立委員會。

因此民主派成立只需20人提交呈請書便能成立的「專責委員會」跟進事件,但今次修訂後,呈請書所需人數將提升至35人,這是民主派議員極難達到的門檻。

建制派認為,這可以防止反對派隨便成立專責委員會;民主派則堅稱,這等同把立法會「自閹」,削弱立法會的監察功能。

支持修改議事規則的團體在立法會外請願。
支持修改議事規則的團體認為拉布影響香港民生

四、議事規則修訂後會有什麼後果?

建制派強調,修改議事規則可以減少拉布,提升議會效率,不再有民生議案因為「拉布」而受影響。

謝偉俊承認,議員本身的權利是削減了,但集體上如果能夠令議會可以運作的話,這恐怕是一個要作出的犧牲。

「連我想發言,都因為有『拉布』而被迫放棄的話,我寧願犧牲一些虛無縹緲、比較少用的權力,換來比較健康、正面的議會。」

反對派則認為,議事規則修訂後,議員更難阻止爭議性議案通過:

一些港人最為擔憂的,是被指會鉗制言論自由的《基本法》23條立法、國歌法等

將西九龍部份地域劃為內地司法管轄區的「一地兩檢」通關方案

朱凱迪強調,立法會是香港政制中,港人能夠透過選舉彰顯意願的、最有代表性的機構,削弱它的權力,直接影響港人的公民權利。而立法會失去牽制政府的能力,港人對它的期望、信任將進一步降低。

「這是北京希望達到的。」朱凱迪說:「當立法會成為橡皮圖章,香港人對它沒期望、沒希望,投票就變得無所謂,最終北京就可在選舉上全面控制立法會。」

兩排陣營勢不兩立,矛盾無法化解,建制派是否有讓步空間?謝偉俊無正面回應,但稱這是一個制度問題。

「一日反對派沒有機會成為大多數執政,這制度下,始終有問題。」謝偉俊說:「如果一場球賽、一場麻雀,其中一方不可以入球、不可以糊牌(食糊),只可以搞破壞……他們不用顧後果,不用考慮將來輪到他(執政)時會怎麼樣,這是一個深層次的矛盾。」

五、建制、民主派以外,其他人怎麼看?

幾十名香港學者,包括科技大學副教授成名、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馬嶽發起網上聯署反對修訂,認為修訂嚴重削弱立法會監察政府的權力。

「日後政府推動劣政、惡法的成本便大減,政府亦根本不用回應立法機關及民意。」聲明說:「政府將更容易成為權力不受制約的獨裁政權代表,全港市民將會受害。」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則指,希望修訂議事規則後,可以恢復議會秩序。對於有批評指,此舉令立法會不能阻止政府做損害市民的事,林鄭說政府工作不能滿足所有人的期望,但政府不會做傷害市民的事,以此為借借口拒絶修改議事規則,「完全不適當」。

謝偉俊認為,今次修訂案並非為23條鋪路,因為按目前情況是「任何時候拿來立法會都有足夠票數通過」,而就算不改議事規則,「有4年時間做23條,是如何也做得到」。

他指反對派不應用23條來做借口拒絶修改議事規則,他稱如果沒有修改議事規則,讓機制存在「好多漏洞」,反對派「無限期」拉布,是有可能破壞23條。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