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捡芝麻丢西瓜”外交政策?

美国总统于周三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资料图片路透社图片

 

【要闻分析 】 :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凭借获得了国内右翼和极右翼保守派选民支持,从而成功上台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周三力排众议,做出了堪称历史性的决定。他代表美国政府宣布承认有着世界三大宗教圣城之称的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他还在讲话中表示,这是一个“早就该做的决定”,且会帮助中东的和平进程。然而,稍微熟悉世界历史的人们都知道,自古罗马时代以来中东地区各个文明对耶路撒冷的争夺就是破坏当地和平稳定的主要导火索,随着伊斯兰教的随后崛起和其与基督教势力之间的相互讨伐,对圣城的文明之争自中世纪以来更是添加了浓厚的宗教色彩,并伴随着各国民众的生命和财产在历代的冲突中大量损失的惨剧。

时光飞逝至二战后的20世纪中业,虽然犹太人在联合国的决议下同意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与阿拉伯人进行分治,并在随后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国家,但由于双方在具体领土上的纷争致使新生的以色列在随后的近半个世纪中,与周边的阿拉伯国家进行了5次大规模战争。直至1991年所举行的中东和平会议确定“以土地换土地”的原则基础后,巴以双方才在两年后于华盛顿签署了有关巴勒斯坦首先在部分地区实现自治的《临时自治安排原则宣言》(即奥斯陆协议),才使得中东和平进程,特别是以色列与周边阿拉伯国家的积怨矛盾出现了“拐点”。因此特朗普周三发表宣言的具体内容,及其将给耶路撒冷和中东地区和平带来的影响,将是下文解析的主要关注点所在。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三在白宫发表讲话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按照由他先前所提出的迁移美国驻以大使馆的计划,将馆址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这也使得美国成为了以色列建国以来,第一个承认耶路撒冷为其首都的国家。此前,曾亲自出面扮演巴以冲突之间调节人的前总统克林顿,曾在1995年签署过一项法令,该法令内容指出美国国会要求大使馆必须迁往耶路撒冷,但总统本人会在每六个月签署一道豁免令,声明此事必须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中间决定后才可成形。而克林顿后的每一位美国总统都采取了这种折中的办法,以向以色列方面做出许诺,变相延期执行的方式避免了矛盾双方就该问题继续发生冲突的现象出现。但众所周知,美国与以色列不论是在官方还是在民间都一直保持有深固的联系,犹太人在美国拥有着巨大的影响力,挺犹主义在右翼选民们群体中同样得到广泛的认可和支持。

 

正因如此,特朗普曾在去年大选中做出了一旦当选将把美国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的承诺。分析认为,这也正如特朗普在先前所推出有关禁止多个穆斯林国家公民赴美的决定一样,正是他迎合内政选情从而影响外交政策制定的又一范例。特朗普在又一次高效的兑现了竞选承诺的同时,选择性的忽略了其前任们之所以一直愿意就耶路撒冷归属权问题拖着不管的原因,那就是在现如今美国针对中东恐怖主义的战争尚未平息,该地区多国自身又受到“阿拉伯之春”于波影响,及伊斯兰宗教派别势力斗争而失去稳定和和平之际,美国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在圣城归属问题上的进一步站队,将无疑是中东各国和民间冲突再起的最大导火索之一。尽管以色列曾在1980年立法认定耶路撒冷是该国“永远不可分割的首都”,但当时敌对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便也于1988年宣布耶路撒冷同样是巴勒斯坦人的首都。面对这一分歧,尽管圣城在随后的一直处于以色列的实际管理之下,但世界各国则多数采纳了回避触及“耶路撒冷主权问题”,创下了将大使馆们纷纷设于特拉维夫的惯例。

 

同样就这一问题,在国际舞台上明显是少数派的特朗普则在讲话中宣称:“以色列是一个主权国家,其因此与其他的主权国家一样拥有着选择首都的权利”。他还表示,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是和平进程发展的必要条件。他还呼吁各方能以平静的态度对待这一决定,并声称让“宽容的声音胜过仇恨的传播者的努力”。但就在这一消息传出后,不但至今为止仅有以色列当局对特朗普的表态提出赞扬,而包括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首脑和附近的多个阿拉伯国家领导人,都做出了抗议这一决定和为地区和平而感到担忧的表态。巴勒斯坦自治政府领导人阿巴斯的政党就此指出,特朗普此举摧毁了巴以“两国方案”,警告美国自此失去了中东和平调停人的地位。而另一边的伊斯兰武装哈马斯也表态声称,特朗普的决定打开了“美国在中东利益悉数进入地狱之门”。

 

另有诸如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沙特国王萨勒曼、伊朗官方及阿拉伯联盟等诸多中东地区政府首脑都对美国的做法表示担忧和警告。另在西方国家中,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 、英国首相特丽莎·梅和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也相继表示,对特朗普的决定持保留或反对态度。法国总统马克龙也就此发言说道:“这是一个不幸的决定,法国并不赞成其内容,它也违反了国际法和联合国安理会的相关决议”。联合国安理会也在当天宣布,应8个成员国的要求之下,将在周五就特朗普有关耶路撒冷的决定举行紧急会议。

 

由此看来,特朗普相比其诸位前任过于高效且不计中长期政治后果的决定,不仅清空了巴以和谈在多年来取得的成果和继续下去的基础,并给予了中东地区各路势力和极端份子蠢蠢欲动的口舌和动机,较美国国家利益而言实为在该地区“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拔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外交政策败笔。

 

法广RFI弗林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