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新防中國掀浪潮,美加華人應警惕


澳大利亞國會最近立法,禁止外國人政治捐款,強制為外國政府或組織遊說或工作須申報,以應對中國「日增的影響力和間諜威脅」。數月前,新西蘭情報局針對北京出生、歸化入籍的國會議員楊健展開調查,瞭解他在中國軍事學院經歷,是否危害國家安全。這類「反中」「提防中國」舉措,美國、加拿大都曾出現,如今為何蔓延紐、澳,值得所有海外華人警惕。

美國1882年曾有「排華法案」,限制修築鐵路華工和家屬來美或入籍。135年後,澳紐出現「防華」風潮,西方人內心「黃禍」陰魂未散,或也因中國體制不同,近年中國移民和資金蜂擁而至,改變當地生態。有些國家經濟上雖依賴中國,政治上卻產生排斥和恐懼,這種社會氣氛只是冰山一角,趨勢如不變,海外華人就須更警惕。

近年中國富豪、中產人士大量向海外移民,對各國的影響加快加深,固然這是中國國力向外投射,但負面效應也在蔓延。海外華人無論來自何地、移民哪個國家,難免會受影響。舉例說,中國人觀光、投資、移民,購買商業或住宅房地產,固然受市場歡迎,但一些負面效應跟著出現。譬如中國客在日本、南韓買甚麼、漲甚麼,一掃而光買到缺貨,曾引發當地民眾譁然和恐慌。

中國人海外買房,支撐許多國家都會區房價,而大陸媒體和部分人喜用「買下澳洲」「買下日本」這類誇大詞句形容中國人的經濟實力。包括俄羅斯西伯利亞貝加爾湖畔,近日出現中國人「買下俄羅斯」的恐慌,村民遞交俄羅斯聯邦委員會公開信,甚至用「引狼入室」,要求政府出手禁止。

澳洲、紐西蘭地緣上是最接近中國的西方國家,政府制度、居住環境、教育、人口結構等和歐美無異。澳洲盛產鐵礦、煤、天然氣、羊毛、牛羊肉、大小麥,高度依賴中國市場。中國是澳洲第七大投資來源國,也是澳洲第五大投資對象,近年多位總理「傾中」立場濃厚,政經方面受中國影響加深,以致澳籍學者克萊夫•漢密爾頓出版「無聲的侵略——中國如何將澳洲變成傀儡國家」新書;現任總理騰博爾(Malcolm Turnbull)意有所指說:「外國情報機構正以前所未有規模,秘密影響和干涉澳洲。」

傳統和戰略上,澳紐「五眼聯盟」(美、英、加、澳、紐)成員,彼此交換情報,結為盟國。近年澳洲在定位為亞洲國家或經濟依賴中國、政治軍事上仍靠美國,不斷在擺盪掙扎。日本首相安倍提出「亞印策略」,即美、日、印、澳聯手制衡中國,川普總統也呼應。澳洲何去何從,內部正在拉鋸。

而中國因素逐漸滲透澳洲。媒體曝光自由黨和工黨接受逾670萬澳元(約503萬美元)捐款,是與中國政府有關聯的組織或個人捐贈。前貿易部長安德魯•羅伯(Andrew Robb)和前外交部長鮑勃•卡爾(Bob Carr)都接受中國資助機構的高薪工作;一名工黨議員接受中國商人數千美元捐款後,公開呼籲澳洲重視中國在南海的主權主張。毋怪乎該國出台法律限制外國人捐款,並建立類似美國「外國代理人登記」的透明機制。

同樣,紐西蘭的中國移民、資金也絡繹於途,步澳洲後塵。歸化入籍的紐西蘭國家黨(National Party)國會議員楊健,是解放軍空軍工程學院畢業,曾留校任教逾十年。他在澳洲獲碩、博士學位,1999年移民紐西蘭,在奧克蘭大學任教,因簡歷隱瞞中國那段學習經歷,當地輿論懷疑他有意隱瞞中國軍事情報資歷;楊健許多學生、同學在中國情報部門工作,導致他入籍從政了,仍面臨質疑和不信任。

這些現象印證西方國家「獵巫」風潮方興未艾。美國已有多位入籍華裔學者、政府雇員被控間諜罪或洩密。伊利諾州私人巴士公司近日出現歧視華人,反中國留學生和反中國廣告,無視伊利諾香檳大學5000多名中國留學生,每年貢獻該校數億元,繁榮周邊經濟的貢獻;紐約、洛杉磯近期都曾出現「中國人滾回去」的仇華個案。加拿大也針對中國人炒房立法限制,說明提防中國和華人的勢頭在興起。

隨著美中競爭加劇,貿易戰如開打,類似行動可能再升高。而此刻,中國也頒布「反間諜法細則」,美加華人在多國之間如何自保,避免受害,須低調、自制、警惕,真是如履薄冰了。

《世界日報》社論 2017年12月08日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