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生产保革命的中国模式

中共早前召开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时,向代表派发《习近平谈治国理政》一书,官媒《环球时报》称誉这是中共一场世界级的公开课。明明是输出中国价值观心切,然而习近平致辞时却说:「我们不输入外国模式,也不输出中国模式,不会要求别国复制中国的做法。」

这其中有何奥妙?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王绍光解读,习近平这句话的前半句「不输入外国模式」,是在提醒发达国家「别再把你们那一套强加给我们」,这是重点,而后半句是说给发展中国家听的。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则说:中国反复强调不「输出」自己的模式,「我们是把它客观地介绍给你,你觉得好就学,不愿意学我们也不在乎。」

中共要向世界输出「中国模式」,两位爱国爱党教授,一个说不能,一个说不欲。说不能者,是因为「每个国家的发展阶段都不一样,谁都不可能把所谓中国模式拿过去直接套用」,还有不同的国家规模,文化传统,如何能照搬复制?说不欲者,则道出了中共的现实窘困。何谓「中国模式」,大会没有给出任何特别的含义。「模式」意味着成型的、可以持续复制的制度框架,而中共一直说自己是在摸着石头过河,改革开放尚在进行之中,何以就有了固定的模式?没有成型的模式,输出从何谈起?

国家治理模式,包括意识形态和制度结构,前者属于价值理性,后者属于工具理性。中共过去曾宣称要去解救世界上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其它的四分之三人类,这种意识形态,惟有在铁幕之中才会使人信奉。改革开放后与世界接轨,随着国外先进文明的输入和启示,官方意识形态才将富强、民主、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列入自己的核心价值,这些都是普世价值,谈不上中国向外输出。

中国近年来飞速发展,为世界瞩目。中国的成功,是否就是中共的成功?就像官媒常说的那样:中共执政机制与中国巨大经济社会发展成就之间存在决定性的联系。一党专制,能集中力量办大事,办快事,能克服西方政治日益民粹化、松散化和空洞化的衰败局面出现。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已故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罗讷德.高斯并不这样认为。他在《How China Became Capitalist》一书中指出:改革伊始,农村的承包制和乡镇企业,城市的私营经济和外商投资,是社会的各种边缘性力量,而不是政府给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了巨大的活力。看看今天中国互联网三大巨头BAT的杰出表现,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哪一家是中共靠集中力量办出来的?

然而,中共依然靠强权有效地控制中国的政治和社会,经济上即便承认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由于一党独大,法治不彰,中共亦可以通过与资本的勾结或者压制,来维护自身的存在。文革前是抓革命促生产,如今是抓生产保革命。这就是所谓「中国模式」的核心。

中共中央组织部秘书长臧安民在大会的主旨演讲中宣称,中共作为13亿人民的执政大党,其成功就在于「坚持不懈地加强党的建设,不断增强自我更新、自我完善、自我净化、自我革新的能力」。他大概不知道两年前,习近平的执政搭档、中纪委前书记王岐山在与美国著名政治学者弗兰西斯.福山的会谈中说过截然相反的话:「长期执政的党的自我监督、自我净化压力很大。难啊,自己监督自己啊。俄国的一位外科医生给自己割过阑尾,这是唯一的病例,说明自我更新、自我净化很难。」

现代政治中,党(Party)是作为一部份(part of)政治力量才有存在的必要,而中共强调统一思想,坚持所谓自我更新和自我净化,不允许反对党存在,不允许新闻媒体批评政府,要的是「全面控制权」,所谓全面Total一词的政治应用就是Totalitarian(极权主义)。

中共创始人陈独秀曾经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剥开「中国模式」的外衣,露出帝王思想的核心。在中共我行我素的政治亮相中,不知到来自五湖四海的各国代表们,是否仍然希望将这样的模式套住自己。

沈舟,苹果日报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