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总理来见马克龙了 可以期待些什么?

反对内塔尼亚胡者在游行图:路透 Youssef Boudlal

 

【法国报纸摘要 】 : 内塔尼亚胡还没来巴黎之前,就已经在指责欧洲“谴责特朗普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行为是虚伪的”了。

内塔尼亚胡启程前表示:“我尊重欧洲,但我还没准备好接受双标:欧洲谴责特朗普的历史性决定,却不谴责反对以色列的可怕煽动行为和落进以色列的火箭炮。”

 

无论如何,内塔尼亚胡今日抵达巴黎,下午14点在爱丽舍宫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会面。这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认可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之后,首次有国家元首与内塔尼亚胡会面。双方将共进工作午餐,随后在15点45发表共同声明。

 

内塔尼亚胡出访之际,特拉维夫爆发了万人反腐败大游行,要求内塔尼亚胡下台:“耶路撒冷事件是特朗普帮助内塔尼亚胡转移以色列人民反腐注意力的阴谋”。内塔尼亚胡所在党派发布声明谴责“左派”在“全国人民都需要紧密团结在一起,共同捍卫耶路撒冷的时刻酿造分裂”。

 

在法国,400余名示威者在巴黎共和国广场游行,这些欧洲巴勒斯坦协会和法国巴勒斯坦团结协会借内塔尼亚胡的到访,发出对耶路撒冷近期危机的强烈担忧与关注,反对美国认可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法国媒体今日均对内塔尼亚胡的到访进行了大幅报道。

 

“观点报”称,不仅巴黎,法国外省大城市也爆发了支持巴勒斯坦人的游行。南法重镇马赛大约有500人在老港聚集,打出的口号是“以色列滚出去,巴勒斯坦不是你的”,“加沙袭击是光天化日之下的种族灭绝”,“巴勒斯坦将会活下来,巴勒斯坦将会取得胜利”,甚至“真主至上”。组织方表示“美国做出什么决定,别的国家都会效仿,本着这一原则,必须立即表达诉求。”

 

法国北部大城市里尔和中部城市里昂则共有300余人挥舞巴勒斯坦旗帜游行,组织方称“面对特朗普火上浇油的决定,欧洲必须有所表示,今天马克龙与内塔尼亚胡的会面是让我们的呼声得到关注的时刻。”还有协会谴责马克龙“批评特朗普的决定,却与内塔尼亚胡会面的虚伪立场。”

 

“费加罗报”回顾本次内塔尼亚胡访问之旅的缘由:早在11月19日,马克龙与内塔尼亚胡在就黎巴嫩危机进行电话会谈之后,宣布了年底的会面议程。但接踵而至的耶路撒冷地位问题遮盖住了黎巴嫩危机,就在昨日,至少两名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地带死于以色列的空袭之下。以色列安全部队和巴勒斯坦年轻人之间的冲突也在西约旦爆发,根据红十字会的数据,仅仅在本周六一天当中,171名巴勒斯坦人在西约旦受伤,60人在加沙受伤,原因是以色列方面的空袭和催泪弹的使用。

 

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在12月8日表示,特朗普有关耶路撒冷的行动违反国际法:“希望无论如何,平静可以主导局势”。他称 ,法国反对这一行动,但“单凭法国一己之力是无法解决危机的。”那么法国在特朗普耶路撒冷事件当中扮演何种角色呢?

 

法国-巴勒斯坦联合地区合作网的荣誉主席克洛德-尼古拉今日在“费加罗”报上发表文章,其中提到特朗普宣布以色列首都是耶路撒冷之举不仅不符合国际法,而且有违联合国相关规定:“联合国所有决议都明确表示,所有被强行占有的土地都不能被认为是归并行为,且得不到国际社会的认可。”“特朗普的这一举动践踏了1967年六日战争之后,国际社会对巴勒斯坦人民权利的认可,也无视了从此将以色列视为占领方的责任,这简直应了以色列首位女总理、参与以色列建国的格尔达-梅尔的那句话:‘巴勒斯坦并不存在’。这无疑是内塔尼亚胡和其政府政治与象征意义上的一场胜利。”

 

在埃及、约旦、摩洛哥、沙特阿拉伯等穆斯林国家愈发参与到中东问题调停当中的今日,特朗普的这一决定对穆斯林世界进行了羞辱。巴勒斯坦人将面临如何的未来呢?内塔尼亚胡曾经向埃及提出,可以将巴勒斯坦人“大举迁移到西奈,以解决问题”。克洛德-尼古拉对此表示,大举迁移巴勒斯坦人本身就有违国际法。他发问:“巴勒斯坦人有义务变成以色列公民吗?他们可否享有同等权利,在其或多或少还有一些自治权的家园内存活?但无论如何,在这种环境下生长的下一代,势必是极端化的。”他认为,特朗普宣布以色列首都为耶路撒冷,象征着“中东和平进程的彻底告吹”。而“国际社会,尤其是法国,必须在所有可以的地方去阻拦这一单边决定。”他呼吁马克龙立即宣布承认巴勒斯坦是独立主权国家、立即将法国驻东耶路撒冷领事馆改为大使馆,否则,他警告:“搞双标已经向坏疽一样在损害东西方关系了,这次特朗普搞双标将给西方最坏的敌人以口实”。

 

巴黎政治学院当代中东历史学教授让-皮埃尔-飞流在今日的“世界报”上撰文称“特朗普的挑衅将让巴勒斯坦问题在伊斯兰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实际上,特朗普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和一个很古老的伊斯兰帝国主义传统在巴勒斯坦问题上不谋而合。”但他提醒:“在12月6日的声明中,特朗普并没有提及‘阿拉伯’一词,却表示‘7个世纪以来,以色列人民建造了一个国家,在这里,犹太人、穆斯林、天主教徒以及其他宗教的信众都自由生活,自由信仰。’在这里,以色列人被呈现出一种多元性,而巴勒斯坦人,甚至连特朗普提都没提的阿拉伯人。

 

只是耶路撒冷圣殿山阿克萨清真寺的穆斯林信徒罢了。特朗普对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的认知地位天差地别,可见一斑。”巧合的是,早在1917年对犹太复国主义产生重大影响的“贝尔福宣言”中,“阿拉伯”一词也没有被提及,只是草草地宣布:“非犹太群体享有公民权和宗教权。”对飞流来说,将人划分为“犹太人”和“非犹太人”已经是对巴勒斯坦人的宣判了,即:“巴勒斯坦人永远不可能成为巴勒斯坦国的公民。”因此在他看来,特朗普让中东外交政策倒退了一个世纪,且给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以口实,这可谓一份反西方的大礼,恐怖分子在基本已经溃败的情况下,完全可以重新开始宣传造势,呼吁保卫伊斯兰教的圣地。

 

法广RFI 呢喃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