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給習近平挖了塔西佗陷阱?

中共十九大後,習近平的黨內外地位上升到嶄新高度,中共更迫不及待地召開全球政黨大會,開始向世界輸出習近平新時代的中國價值觀和管治模式。然而,就在這場世界騷開演前,天子腳下、由習近平親信主政的北京,接連爆發了紅黃藍幼兒園虐童、當局驅逐低端人口、奧林匹克公園將試行實名制等醜聞,哪怕官方再如何舌燦蓮花,也改變不了民眾的如潮劣評,猶如給習近平挖下了他最擔心的塔西佗陷阱。

轉嫁對執政合法性恐懼

被稱為貴族學校的紅黃藍幼兒園竟被揭發虐童問題,更傳出有軍人涉嫌猥褻兒童。當局極速拘捕虐童的教師及謠言散佈者,但對於輿論要求公開幼兒園監控錄影,北京公安聲稱儲存錄影的硬盤已有損壞,而且修不好。於是,硬盤壞了、硬盤修不好成了網絡熱詞。一句硬盤總壞、壞人總造謠的評論,繪出了塔西佗陷阱的影子。


如果說,紅黃藍幼兒園傷了中端人口、高端人口中的家長的心,那麼,大興區火災後全市極速清拆貧民窟的行動,就傷透了「低端人口」的身心。儘管當局百般補救,又是撤換基層官員,又是在官媒為「低端人口」邀功,但這場引致世界關注的「排華行動」,已把十九大營造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強起來的形象砸碎了,猶如2008年的三鹿奶粉事件砸碎了北京奧運營造的萬邦來朝、舉國和諧的外殼。

而北京奧林匹克公園下周開始試行實名制入園,市民、遊客須登記身份才能入內。雖然事件不及紅黃藍幼兒園和驅逐「低端人口」那般轟動,但同樣受到美歐媒體關注,中國異見人士也擔心這是當局針對他們在公園聚會、限制他們入園的措施。買菜刀要實名制,上網要實名制,連逛公園都要實名制,這就是中共要向全世界推銷的中國模式?這無非是中共對執政合法性危機的恐懼的表現,是把這種恐懼轉嫁給「低端人口」的表現。

挑戰蔡奇諷刺習新時代

令人不解的是,在中共十九大躋身中央政治局的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是習近平的親信,又是在微博擁有千萬粉絲的網絡大V,為何在十九大後忽然陷入輿論風暴,對其能力、品德的質疑驟然升級?北京市當局對這些問題的調查、危機公關,不只未能平息風波,反而有越描越黑、輿論再度發酵的趨向,呈現典型的塔西佗陷阱效應。

近期中國輿論頻繁使用的「塔西佗陷阱」(Tacitus Trap)這一西方政治概念,還是因為習近平2014年到河南考察時提及才開始在中國政壇受關注。他當時把塔西佗陷阱定義為:「當公權力失去公信力時,無論發表甚麼言論、無論做甚麼事,社會都會給以負面評價。」他進而警告:「我們當然沒有走到這一步,但存在的問題也不可謂不嚴重。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就會危及黨的執政基礎和執政地位。」

中國官方媒體也好、自媒體也好,用塔西佗陷阱理論去評點北京近期連串事件時,都不再局限於危機公關問題,而是關注政府的信任危機問題,但又對信任危機的肇因諱莫如深。說白了,中共的執政合法性危機不是十九大前後才出現的,但蔡奇的火箭式竄升則是在十九大前後。輿論的評點隱隱指向《塔西佗歷史》的原意:「一旦皇帝成了人們憎恨的對象,他做的好事和壞事就同樣會引起人們對他的厭惡。」因此,北京的連串風暴,是蔡奇的塔西佗陷阱,是習近平的塔西佗陷阱,也是對蔡奇的挑戰,是對習近平新時代的諷刺,更是中共執政合法性危機再爆發的前兆。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