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学者金灿荣点评特朗普国安战略报告

特朗普与习近平在汉堡G20峰会期间 2017年7月8日路透社

 

12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布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报告将中国定位为美国“战略上的竞争对手”68页的报告,其中提到中国33次,俄罗斯25次。

中国官方反应迅速,中国驻美大使馆发言人、中国外交部、国防部、驻美国大使崔天凯两天内已经先后四次进行了回应。

12月20日,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接受CNN记者采访,在被问及如何评价美新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内容时。崔天凯表示,称得上“战略性”的报告,需要体现几个原则,一是要有真正的全球视野,二是要有长远的眼光,三是要有建设性和合作的态度。坦率讲,这份报告在以上三个方面都有值得“改进之处”。

官方高调反应,但却控制在较低层级,中国高层保持了沉默的态度。12月21日,中国知名国际政治学者金灿荣在“观察者网”撰写专栏文章,点评这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是国内官方智库学者罕见的直接回应

金灿荣表示对这份报告“感到失望”。

首先,这份报告将中国定位为美国的战略竞争者和修正主义国家,金灿荣认为,这是一个“比较严厉”的定位。之前美国哈佛大学政府系教授江忆恩认为,中国至少暂时还是维持现状的大国,但现在美国认为中国是挑战美国秩序的大国,这个定位是比较负面的,这也表明中国这一年多来所做的推动中美建立建设性伙伴关系的巨大努力,美国是不接受的。

金灿荣提出,这份报告表明,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中心又回到了传统的大国地缘政治博弈中。冷战后很长时间,美国认为传统大国关系比较稳定和可控,从小布什到奥巴马时期,都将非传统安全比如气候变化、网络安全、恐怖主义,排到第一位,其次是流氓国家,第三才是传统大国竞争。但现在特朗普的这份报告,重新将传统大国关系排在第一位,有点向冷战时期回归的意味。

这份报告的出台及其对中国的定调,说明美国对中国的战略防范意识全面升级,这其中有几个原因导致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怀疑。

金灿荣提出,其一是十九大报告出台之后,美国人从中读出了必胜主义,认为中国“过度自信”,他们对此很不满。另外报告中提出了几个主张,比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也让美国很警惕。

金灿荣分析说,邓小平时期提出回避中美之间的模式竞争,所以模式差异在中美关系当中还是起作用,但不是决定性的作用。十九大之后,美国的一部分战略家重新开始认为,中国好像要和美国展开模式竞争了,从中读出了某种过度自信和必胜主义,因此对中国的防范心理自动就加强了。

金灿荣认为,美国现在内部的问题很大,存在五大矛盾,即上下阶级(阶层)矛盾、民主党和共和党激进派的左右矛盾、种族矛盾、虚拟经济集团和实体经济的矛盾以及民族主义与全球主义的矛盾。

特朗普本人是个经济民族主义者,他竞选的口号就是“美国第一”,上任第一周就签发了总统令,要求美国的商界买美国货、雇美国人,是典型的经济民族主义,这就和华尔街、硅谷、好莱坞所代表的全球主义形成了矛盾。

根据他的分析,这些内部矛盾,再加上外交上面临的中东、欧洲、俄罗斯以及拉美问题,还有中国崛起带来的挑战,美国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原来美国是很自信的、脾气相当好的一个国家,现在“脾气变得比较坏”,对自己很失望,又把对自己的失望转嫁到中国身上。对中国的定位就很不友好。

但最后金灿荣表示,中国也不必过分担忧。

首先,和比较理想主义的民主党相比,共和党本身就特别注重传统安全,所以这也是共和党执政后迟早要发生的事情。另外,报告中对中国和俄罗斯还是做了一点区分的,认为中国对美国的挑战主要是经济威胁,当然也包括制度挑战,所以中国的挑战是比较广泛的,但是并不那么紧迫,还是一个潜在的威胁。

相比之下,俄罗斯是直接用军事手段挑战美国。所以从紧迫性来讲,俄罗斯排在中国前面,但从重要性来讲,中国排在俄罗斯前面。

金灿荣分析,未来美国向中国施压,很可能从经济方面着手,甚至展开全面贸易战。中国从国家利益出发,不会主动挑起贸易战,也不会放弃稳定中美关系的努力,还是会继续推动中美共建建设性伙伴关系,“这个目标不会变”。

但从在技术上,依然要引起中方足够的重视。说起中美贸易战,细说起来是对中国更不利,对美国也不好,此外,就算展开贸易战,中国也是有替代方案的,比如提振内需,以及 “一带一路”、金砖国家中的替代作用。

此外,金灿荣认为,中国战略上的回旋空间更大。特朗普在报告中提到的在美国所面临的全球安全威胁,比如朝核问题、伊核问题、反恐问题、气候变化问题、全球金融稳定问题,所有这些问题,美国都得找中国合作寻求解决。

法广RFI 上海特约记者沈愚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