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的後果是甚麼?

連日來有示威者在立法會外扎營抗議。
連日來有示威者在立法會外扎營抗議。

香港立法會星期五(15日)在爭議聲中通過議事規則修訂,限制日後民主派採取「拉布」手段延遲通過爭議性議案,亦增加了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政府或官員的難度。

提出修訂的建制派認為,修改議事規則能夠限制民主派「拉布」,「恢復議會秩序」。建制派坦承是因為6名民主派議員因宣誓事件被褫奪議席,民主派喪失否決權的時機下,推出修訂議事規則。

民主派對議案通過表示遺憾,憂慮立法會將來輕易通過「23條」、「國歌法」、「一地兩檢」等具爭議性的議案。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稱,未來不會放過建制派,會「百倍奉還」。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期望立法會能「回復平靜」,並稱在審時度勢下,才會在適當時間推行具爭議性的23條立法。

星期五討論修訂案期間,民主派多名議員抗議,他們分別高叫口號、啟動發聲警報器、離開座位等,被逐出會議廳。表決一刻,多人在會議廳外抗議。

數百名反對議案的市民,在立法會示威區集會收看會議直播。

最終立法會功能組別以22票贊成、5票反對、1票棄權,而地區直選則以15票贊成、7票反對,通過有關決議案。少數建制派人士稱投票時或出現錯誤,不過並不影響結果。

BBC中文早前訪問了兩個陣營,預測議案通過的後果。

修訂內容是甚麼?

今次修訂議事規則主要細節可大致分為兩類。

1) 嚴限議員「拉布」

下調部份會議法定人數:民主派「拉布」其中一招,是在較多建制派不在席時,要求點算法定人數,一旦人數不足就會流會。規則修訂後,立法會全體委員會的法定人數,由35人減至20人,令流會機會大減。過往流會需等待下次會期,但修訂後,主席有權隨時續會。

擴大主席權力:民主派會提出數百項修訂拖長會議,或提出中止/休會待續議案,透過辯論這些議案,迫使立法會押後正式的議案辯論。修訂後,主席有權不批准、或合併處理修訂;主席另可以「濫用程序」為由,不批准議員提出中止/休會待續議案。

2) 增加專責委員會組成難度

今修訂後,成立「專責委員會」所需人數由20人提升至35人。

目前,議員可在立法會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政府高官。這些委員會有權邀請任何人(包括當事人)作證接受議員訊問、提供書面證據、向委員會出示指定文件等。

前任行政長官梁振英,與澳洲企業UGL Limited所訂協議事宜,以及前任廉政專員湯顯明捲入酬酢案等,都是透過這個委員會調查。

建制派認為,這可以防止反對派隨便成立專責委員會;民主派則堅稱,這等同把立法會"自閹",削弱立法會的監察功能。

民主派憂慮修改議事規則更難拉布,會令23條更輕易通過。
民主派憂慮修改議事規則更難拉布,會令23條更輕易通過

支持修改議事規則的團體在立法會外請願。
支持修改議事規則的團體認為拉布影響香港民生

輕易通過23條?

建制派強調,修改議事規則可以減少「拉布」,提升議會效率,不再有民生議案因為「拉布」而受影響。

建制派議員謝偉俊對BBC中文說,議員本身的權利是削減了,但集體上如果能夠令議會可以運作的話,這恐怕是一個要作出的「犧牲」。

他批評民主派「拉布」太多,如果在23條才「拉布」,市民才會較易接受。

「連我想發言,都因為有『拉布』而被迫放棄的話,我寧願犧牲一些虛無縹緲、比較少用的權力,換來比較健康、正面的議會。」謝偉俊說。

民主派則認為,議事規則修訂後,議員更難阻止爭議性議案通過:

一些港人最為擔憂的,是被指會鉗制言論自由的《基本法》23條立法、國歌法等

將西九龍部份地域劃為內地司法管轄區的「一地兩檢」通關方案

議員朱凱迪強調,立法會是香港政制中,港人能夠透過選舉彰顯意願的、最有代表性的機構,削弱它的權力,直接影響港人的公民權利。而立法會失去牽制政府的能力,港人對它的期望、信任將進一步降低。

「這是北京希望達到的。」朱凱迪說:「當立法會成為橡皮圖章,香港人對它沒期望、沒希望,投票就變得無所謂,最終北京就可在選舉上全面控制立法會。」

兩排陣營勢不兩立,矛盾無法化解,謝偉俊坦言這是一個制度問題。

「一日反對派沒有機會成為大多數執政,這制度下,始終有問題。」謝偉俊說:「如果一場球賽、一場麻雀,其中一方不可以入球、不可以糊牌(食糊),只可以搞破壞……他們不用顧後果,不用考慮將來輪到他(執政)時會怎麼樣,這是一個深層次的矛盾。」

(BBC)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