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國安新戰略 宣告中國崛起終結?


川普政府日前公布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俄國和中國列為美國在外交、貿易和安全等領域的「戰略競爭者」,批評中國尋求輸出其特色專制制度、盜竊知識產權、向外擴大國家主導的經濟模式。這是近年美國首次公開將中俄視為戰略競爭對手,引發關注。川普的「美國優先」和經濟民族主義政策,把中國視為美國國力衰退的罪魁禍首,並誓言挽回美國淪為中國「附屬國」的敗局,是否敲響遏止中國崛起的警鐘?

國家安全戰略報告還指責中國挑戰國際準則,憂慮美國數十年來讓中國融入國際秩序和自由化的努力失敗。內容關鍵點大致可歸納為:一、四大支柱,即保衛美國國土安全、促進美國繁榮、強力捍衛和平及提升美國影響力。二、認定對和平與美國價值觀帶來挑戰的三股勢力:除伊朗、北韓和恐怖組織外,中俄也列為想以不同價值觀和利益來塑造世界的「修正主義大國」。

三、「美國第一」不代表「孤立的美國」,美國在全世界需要聯手眾多盟友,將世界塑造成符合美國利益和價值觀,並要求聯合國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改造。四、強調經濟安全就是國家安全,力圖以經濟手段打敗競爭對手如中國。五、但也不排除與中國合作,如北韓核問題美國需要和中國繼續合作。六、並未如以往要向世界推廣民主。川普政府資深官員稱,美國將支持當地夥伴國,取決於當地夥伴需要什麼,不會強迫其他人接受民主制度。

川普的國安戰略,還體現幾個特點:一、反映中俄的威脅。例如:俄羅斯利用網路威脅美國和西方民主經濟體,包括有組織地干涉美國2016年大選(川普承認這點,讓人意外);中國則被指將在國內實施的直接威脅記者及其家人做法,推廣到西方國家和美國。紐西蘭安全問題專家指中國試圖獲取紐西蘭政府和私營企業的敏感信息;德國情報界官員也透露,中國間諜利用求職信息網站領英(LinkedIn)探測政界人士信息。

二、重新強調美國主導的單極秩序,「零和博弈」色彩加重,川普要以美國優先和美國利益及規則來引領世界。

三、報告也存在矛盾。雖強調與歐洲和其他盟友聯手合作,但卻不提防治氣候暖化、提倡單邊主義和反對全球主義。既宣稱要維護美國價值觀和制度模式,卻又表示不要求別國實行民主。

四、戰略模糊。對美中關係沒有進一步明確界定與說明。報告將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與川普和習近平的熱絡關係不匹配。有分析指,這或許是川普蓄意而為,想使對手猜不透美國到底會做什麼,對方不得不三思而行。

從形成因素看,川普首先以對外強硬和塑造對手方式,力圖洗清與俄國和中國的瓜葛,減緩國內對其「通俄門」的調查,也想撇清川普家族拿中國好處的指責,可視為川普自清的策略。第二,戰略報告屬美國長期外交策略,在白宮、國會及美國企業界存在共識,也符合美國政策隨著政府更換變樣的規律,可視為是解決美國戰略困境的指南。第三,川普戰略報告是對民族民粹主義和美國傳統價值的混合形態,雖內在充滿矛盾,卻又渾然一體,是川普與建制派妥協的產物。

就其後果來說,川普的美國優先和外交孤立主義理念,與國安戰略報告提出的堅持美國價值和制度、提高其國際影響力等口號,似乎彼此水火不容。除非川普政府完全改變先前理念,擺脫另類右翼思想影響,否則將可能是虎頭蛇尾,雷聲大、雨點小。

但不能忽視,美中關係確實有「轉冷」的可能性,中國經濟和國力發展,可能受衝擊。目前美國已開始拉開與中國貿易戰序幕,如減稅政策可能讓美國企業和中國游資匯入美國,加速中國資金外流,對中國經濟產生致命打擊。

綜合來看,川普新戰略與歐巴馬沒有太大區別,都堅持單極秩序老路,反對多邊格局,只是方式不同;一個走全球主義道路,一個則是搞美國優先的孤立主義。大國戰略對壘,是美國和中俄等區域強國長期持守的態勢,川普團隊想把地緣政治博弈加大化。如果川普國安戰略全盤實施,將影響和改變美、中、俄關係和力量的對比。但誰勝誰負,鹿死誰手,美國有無實力和辦法遏制中國崛起、中國崛起是否告終,僅就這個戰略報告,還無從得出結論。

 

《世界日報》社論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