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島猶如火藥桶 軍事部署早綢繆

 

朝鮮半島局勢最近劍拔弩張。聯合國副秘書長費爾特曼造訪平壤,美韓舉行軍演,中國吉林省方面爆出向公眾普及核武器防護知識及設置五處北韓難民安置點計劃,南韓總統文在寅首次訪華,中國副總理汪洋對日本客人表示中朝已處於對立狀態。甚至有評論指出,美國計劃將明年三月作為武力解決北韓問題的最後期限。各種消息真真假假,波詭雲譎。

北部戰區 警戒平壤

作為最大利益相關方之一的中國,再次被推到風口浪尖。從客觀角度看,中國最近幾年的一系列軍事部署,顯然都考量了朝鮮半島突發重大事態的危險因素。

在「史上最強軍改」中,中國明確「按戰略方向配置部隊編成」,重新劃設五大戰區,撤銷原有的七大軍區。其中,北部戰區的調整幅度最為特殊,其範圍覆蓋了原瀋陽軍區轄下的東北黑吉遼三省、北京軍區轄下的內蒙古自治區,以及濟南軍區轄下的山東省。其中,山東與其他四省區在陸地上並不相連,隔海相望,北部戰區因而成為五大戰區中唯一擁有陸上「飛地」的戰區。當然,戰區不僅只是負責陸地攻防,渤海及黃海北部都屬於北部戰區的作戰防禦範疇。

在七大軍區時代,瀋陽軍區鎮守東三省,重點即應對朝鮮半島事態;濟南軍區鎮守山東、河南兩省,一方面作為中央軍委總預備隊,另一方面同樣是為了因應朝鮮半島局勢。新設的北部戰區,作戰方向包括北韓、俄羅斯及蒙古,但目前中俄、中蒙關係相當穩定,故唯一的警戒重點就是北韓玩火。

遼東半島和山東半島,從防禦角度看,猶如兩扇大門,拱衞京畿;從進攻角度看,則好像兩個拳頭,是應對東北亞局勢的兩大橋頭堡。不惜跨海將山東與東三省共同劃設北部戰區,重要的戰略考慮就是統籌應付朝鮮半島局勢的軍事力量。

北部戰區司令員李橋銘今年九月剛由北部戰區副司令員兼戰區陸軍司令員升任,是五大戰區中最年輕的主官,也是唯一的「六○後」。

兵力部署 聚焦半島

而北部戰區政委范驍駿,則是歷史上第一位出自空軍的戰區主官,這在一定意義上是考量了空軍在應對東北亞突發事件時快速反應的特殊作用。范驍駿歷任空降兵第十五軍政委、濟南軍區副政委兼軍區空軍政委、空軍政治工作部主任。其中,空降兵第十五軍是中國唯一一支整建制的空降兵部隊,軍改後組建為「空軍空降兵軍」,是負責「垂直打擊」的「天降奇兵」。這支部隊與北韓也有着特殊淵源,曾參加了著名的上甘嶺戰役。

北部戰區軍事部署都集中在兩大半島。北部戰區機關、戰區空軍機關、聯勤保障中心駐瀋陽,戰區陸軍司令部駐濟南,戰區海軍機關(即北海艦隊)駐青島。

陸軍方面,北部戰區範圍內有三個集團軍,分別是駐黑龍江哈爾濱的第七十八集團軍,駐遼東半島遼陽的第七十九集團軍,以及駐山東半島濰坊的第八十集團軍。空軍分別在大連和青島設立兩大基地,海軍則設旅順基地及青島基地。很顯然,各大軍種均在兩大「拳頭」重兵部署,從兩個方向戰略防控朝鮮半島。

值得一提的是,其餘四大戰區範圍內的聯勤保障中心,都與戰區機關分城而駐,例如,東部戰區機關駐南京,而聯勤中心駐無錫;中部戰區機關駐北京,而聯勤中心駐鄭州。唯獨北部戰區機關與聯勤中心同駐瀋陽,恐怕亦考慮到一旦朝鮮半島有事,能夠快速應急保障的需要。

另外,中國國家環保部在大連設有「東北核與輻射安全監督站」,為正局級單位,負責遼寧、吉林、黑龍江三省區域內的核與輻射安全監督工作。

政情觀察員 白非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