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低端人口"藝術家被控擾亂交通

China Brand Appartements (picture-alliance/AP Photo/G.Shih)

上週五,中國藝術家華湧被警方抓捕。此前幾周,華湧曾發布了數十條視訊短片,記錄首都當局迫使大量「低端人口」離開北京的過程。本週一,華湧被釋放。其代理律師透露,華湧現在因"擾亂交通秩序"之指控處於取保候審狀態。

本週五晚間(12月15日),藝術家華湧幾乎以現場直播的形式在推特、臉書等社交網絡上記載了自己被警方抓捕的過程。視訊中,華湧自稱是躲避在天津的一個朋友家,但是警方依然瞭解到了他的行蹤。

華湧在錄制視訊的同時,警方在門外喊話的聲音非常清晰。一名警察邊敲門邊自我介紹說"我們是北京市局的",要求華湧開門"一起聊聊","找你有事,都他媽心知肚明的"。而華湧此時則與警方拖延時間,拒不開門,並以"他們來了"為題,將多個現場視訊上傳推特、臉書、YouTube等網絡平台,引發外界關注。

他在視訊中表示,"我已經做好了入獄的准備。我沒做錯什麼,我只是拍攝和報導了真實情況。沒想到,我從北京逃到了燕郊,又從燕郊逃到了天津,今天還是被找到了。我把鬍子刮了,頭發剪了,依然沒有逃脫強權機制的無形大網。"

從華湧此前幾天的推特中可以瞭解到,他從12月7日起就開始不斷躲避警方的追捕。11月以來,華湧在網絡上發布了數十條視訊短篇,記錄了北京當局"清理低端人口"、拆除大片居民區的過程,其中也包括一些京郊民眾街頭抗議的畫面。

週一下午重新獲釋 四川律師免費代理

週五晚間,華湧在周旋許久後,最終還是被警方帶走。本週一,他的兩位朋友季風、郭珍明接管了華湧的推特後發帖表示:"華湧目前情況不詳。我們已聯系好了家屬和律師,所有法律手續正在辦理之中。我們會在自媒體上隨時通報華湧的最新情況。請大家勿傳謠!"這兩位朋友還聲明:"沒有組織關於他被捕後的任何募捐活動。華湧臨行前也表示反對他被抓後為他的任何募捐。"

本週一下午(12月18日),華湧獲釋,並啟程趕赴位於成都的家中。人權組織「國際特赦組織」也確認了這一消息。不過,華湧的推特賬號上依然沒有發布任何有關他獲釋的消息。德國之聲致電北京大興區警方,但後者並未紕漏任何有關華湧的消息。

成都川卓律師事務所在週一晚間接受了華湧的委託,為其提供免費的法律援助。事務所主任冉彤將成為華湧的代理律師。冉彤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表示,北京大興警方對華湧的指控「實在很搞笑;一個藝術家在街上拍片子,怎麼就成了擾亂交通秩序了呢!」

冉彤透露,在今後一年的取保候審期間,當事人華湧在法律意義上依然是犯罪嫌疑人,必須接受警方的隨時傳喚;而「當局則既可以起訴他,也可以不起訴他;若不起訴,一年後才可撤案。」這名律師還說,相信華湧是無罪的,此次出面為其提供免費法律援助,是「希望法律能夠起到一個對社會的正面引導作用」,「希望華湧最終沒事,這份以防萬一的委託協議永遠不會用上。」

2012年,華湧曾因在天安門廣場用血書寫"六四"兩字,而被當局判處勞教15個月。

環球時報:網上訊息不管不行

今年11月18日,北京大興區一處住宅發生火災,造成19人喪生,此後,北京市開始了為期40天的消防整治專項行動。這場行動被外界認為是在借機"清理低端人口",許多居民被迅速驅逐出住所,堅持留守的人也遭受了在嚴冬斷水斷電的困境。這場行動引發了巨大的爭議,包括央視在內的一些官方媒體也抨擊當局,認為在執法必須要有"溫度"。

本週一,《環球時報》刊發了一篇署名"單仁平"的評論,其中也指出,"北京市前段時間拆除有安全隱患的違建房屋,一些基層鎮村出現簡單粗暴驅趕住戶的做法,受到輿論批評。相信近一段時間輿論表達的不滿對北京市產生了觸動,對全國一些地方的政府機構也有借鑑意義。"不過,這篇題為"行為藝術家自我炒作別太煽情"的評論,主要矛頭並非針對北京市當局,而是指責華湧"拍的視訊不是簡單的拆遷場景展現,而是很突出他自己'勇敢記錄者'的形象",並認為"拆除違建的視訊和照片網上流傳了許多,表達不滿、包括情緒激烈的網帖和文章也有很多,但除了這位華姓'藝術家',其他拍攝者和發帖人沒聽說誰有什麼麻煩。確實有一些激烈的帖子被刪了,但這是另一個問題,不牽涉人身安全。"文章還認為,"在中國現有體制下,對網上訊息不做管控,肯定不行,那樣的話一件普通事說不定會發酵成多大的亂子。但對網上熱點事件進行管控有時會伴隨直接或間接負面效果,包括短期的和長期的。"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文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