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与政治挂钩值得深思

A woman walks past an advertising poster with Santa Claus in central Saint Petersburg on December, 24, 2016.AFP/ OLGA MALTSEVA

临近圣诞节,传出报道:有多个大陆地方政府机关组织发令:严禁学生和中共党员庆祝圣诞节。圣诞节既是基督教宗教节日,又饱含西方民俗文化和商业的色彩,但常常被人与政治议题挂上钩。

圣诞节常常被人带进政治因素
在美国就有“圣诞之战”的说法,圣诞节日问候和装饰变成了制造潜在分裂的政治宣言。一些感到宗教性圣诞节正遭受攻击的人认为:不说“圣诞快乐”(Merry Christmas),而说“节日快乐”(Happy Holidays)等更具包容性的短语,这是自由主义者对基督教的侮辱。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周在威斯康星州站在一排圣诞树前重申说:“当我在18个月前起步的时候,我在威斯康星州告诉第一批支持我的群众,有一天我们将会回到这里,再次说起‘圣诞快乐’(Merry Christmas)。”

法国近年一到圣诞节,总会发生一场争论:是否应该在市政府建筑内展示有关基督诞生场景的传统微雕,让孩子们了解圣诞节的宗教来历?这一争论尚未得出获得多数人同意的共识。

圣诞节在不同国家出于不同原因而被政治化,习近平也表示过中国人应该过中国传统节日的意见。而中国的一些地方政府就争相在圣诞节议题上添油加醋,将其政治化:党员和学校被要求配合中共十八大以来一直提倡的“文化自信”,不盲从过洋节,甚至将圣诞节斥为“西方精神鸦片”。

现在,一些地方的中国人过圣诞节会被归类于大逆不道,但据纽约时报文章报道:2010年,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到访芬兰时,曾经有意绕道前往传说中的圣诞老人故乡拉普兰访问,并与官方的圣诞老人一起合影。后来习近平成了中国第一号领导人,芬兰的拉普兰也沾光成为一块福地。来这里的中国游客人数稳步增长。很多中国游客都要与圣诞老人照相合影。

芬兰官方推出正式的圣诞老人,主要是推动旅游业,而不是要传播基督教文化。在芬兰圣诞老人故乡,路德教堂为所有想来参观的游客准备了用多种语言举行的圣诞平安夜仪式,这是当地圣诞旅游中唯一跟宗教有关的活动。但据说每年圣诞节时,真会来的只有几十个人。

圣诞节的民俗文化性质和社会功能
圣诞节这一宗教节日,在很多时候更多呈现的却是其民俗文化性质和家庭团聚的社会功能。基督教会不要求人们必须信教才能过圣诞节。这种包容性赢得了不同文化和宗教信仰以及没有宗教信仰的一代代人。就算它的商业性越来越强,西方各国旅游业的圣诞老人和基督教信仰的圣诞节却总是可以友好相处并存。

圣诞节珍视童心增进儿童幸福感
圣诞节民俗文化受到包括中国人在内不同人喜爱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个节日具有增进儿童幸福感和珍视童心的功能。圣诞老人给孩子带来礼物的奇异传说,他红衣白胡子的温馨打扮,再多的商业化也不能抹去孩子们眼中圣诞的奇妙光彩。家长们知道:孩子们总有一天会不再相信有关圣诞的幸福谎言,但他们还是不遗余力地通过圣诞节的奇特世界来构建孩子的幸福记忆。孩子对圣诞假日的期待可以像收到真正的礼物一样令人兴奋。不论是真的冰屋还是购物商场搭建的小木屋,一年一度圣诞节的氛围对大多数人来说,都会唤起他们的童心和幸福快乐的记忆。

有心理学家告诉我们:神经科学无意间证实了圣诞节所蕴含的更多智慧努力,家长让孩子们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是正确的。如果每年都让孩子的大脑增加一次关圣诞节的记忆,他们成人后就更容易重新获得这种感受,因为这些幸福记忆已经成为他们大脑中与假日有关的永恒记忆的一部分。

总之,圣诞节是否应被过分政治化?其宗教性,民俗性,文化性和社会心理功能,是否可以简单粗线条地看待?值得深思。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