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角逐南亞,印度擔心“後院”不保

斯里蘭卡漢巴托塔港。 2017年12月9日,斯里蘭卡政府正式將漢班托塔港移交中國。 (美國之音朱諾拍攝,2016年1月3日)
斯里蘭卡漢巴托塔港。2017年12月9日,斯里蘭卡政府正式將漢班托塔港移交中國。(美國之音朱諾拍攝,2016年1月3日)

朱諾

2017年,中國與印度在南亞地區的力量角逐進入到一個短兵相接的局面。除了夏天發生的不丹邊境的洞朗對峙危機之外,中國在尼泊爾、斯里蘭卡、馬爾代夫等印度鄰國都取得了突破性的成績。這些發展使得印度越來越擔心,在這些傳統上被認為是“印度後院”的國家,中國正逐漸削弱印度的影響力,並對印度形成一種戰略合圍的態勢。

南亞地區歷來被認為是印度傳統的勢力範圍,歷屆印度政府都對任何域外大國染指這一地區十分敏感。《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最近撰文指出:“除了常年敵對的巴基斯坦,印度可以毫不費力地主宰它那些弱小的鄰居,很大程度上像美國主宰加勒比海地區那樣:他們(這些小國)可能會抱怨、或者憎恨這個偶顯笨拙的大哥,但他們已經學會瞭如何避開它的方式。然而,中國日益大膽的推進正在挑戰印度的影響力。”

鄰國轉向中國

《經濟學人》繼而列舉了一系列近來發生在南亞國家的事件,其中包括:12月9日,斯里蘭卡政府正式將南部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99年租賃權授予一家中國國企;同一周,在尼泊爾舉行的大選中,親中的尼共聯盟橫掃親印的國大黨,獲得組建下屆政府的權力;11月底,印度洋上的島國馬爾代夫成為繼巴基斯坦之後第二個與中國簽署自由貿易協定的南亞國家。此外,馬爾代夫還將一座島嶼租借給了一家中國公司,並將其他大型基礎設施項目授予了其他中國公司。

2017年12月7日,馬爾代夫總統亞明在中國北京人民大會堂簽署文件後,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握手。
2017年12月7日,馬爾代夫總統亞明在中國北京人民大會堂簽署文件後,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握手。

印度總理莫迪於2014年上台時,曾經推出“鄰國優先”(neighborhood-first)政策,然而與印度許多響亮的口號一樣,“鄰國優先”在很多方面都未能落實到實處。印度學者圖貝(Surajkumar Thube)在英文刊物《外交家》(The Diplomat)上撰文指出:“所謂的'鄰國優先'政策已經出現了明顯裂痕,這項旨在與周邊國家互惠互利的宏大舉措自2014年以來已經陷入絕境,實際上已變成印度的外交障礙。”

在不丹和孟加拉國這些與印度關係還算穩定的國家中,也出現了一些對印度不利的聲音。在今年夏天的洞朗對峙期間,不丹政府並沒有如印度所願,站出來旗幟鮮明地指責中國,而不丹國內的媒體卻不斷刊登譴責印度干涉不丹外交、阻止不丹與中國建交的文章。孟加拉國則在抱怨印度不僅沒有在羅興亞難民事件中向緬甸政府施壓,反而聲明要遣返印度境內的羅興亞人。

“金錢外交”上不敵中國

在今年10月召開的世界經濟論壇印度峰會期間,與會的印度代表們紛紛流露出對“後院不保”的擔憂。他們承認印度無法在“金錢外交”上與中國匹敵,又苦於很難找到突破包圍的辦法。《印度教徒報》(The Hindu)的編輯海達爾(Suhasini Haidar)在會上發言時表示:如果新德里試圖與中國在投資方面進行大規模的競爭,那麼“我們是在自找失敗。我們需要發揮我們的優勢。”。

然而,除了地理位置更為接近之外,與會的代表們並沒有論證出印度具有什麼樣的優勢。低成本太陽能技術、低廉的仿製藥品、以及以盧比為結算的貸款等在會議上被提及,但是,這些“優勢”是否能夠抵擋住中國資本、是否能夠轉化為“堅固的圍牆”?印度的代表們也沒有多大信心。

經濟規模較小民主決策緩慢

《經濟學人》認為,印度的經濟規模只有中國的五分之一,除了這個事實之外,印度混亂的民主使決策變得緩慢,讓印度飽受制度性限制。

長期關注並報導印度的英國記者兼作家艾略特(John Elliott)今年早些時候在《新聞周刊》(Newsweek)上撰寫了題為《每當印度與中國競爭,印度總是失敗》的文章,他在文章中指出:“儘管印度已經成功地從一個貧困國家發展成為一個日益現代化的國家,但是,無論是在自己的地區還是在世界舞台上,印度都還沒有建立起發揮重要作用的自信和能力。它正在輸給中國,而且,沒有任何改變的跡象。”

印度國家安全顧問多瓦爾與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會晤(2017年12月22日)
印度國家安全顧問多瓦爾與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會晤(2017年12月22日)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