絡繹於途的走狗太監奴才

立法會《議事規則》修改辯論,讓一些政客露出走狗、太監、奴才的原形。無論他們是真無知,還是扮懵詐儍,都掩飾不了他們自閹當太監、賣身當奴才、委身當走狗的本質。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之所以極速走形變樣,不只因為中共領導層更迭、權貴集團異化,也因為香港的走狗、太監、奴才絡繹於途,急於滿足主子的慾望。

受人豢養作惡 走狗有三類

謝偉俊昨日在立法會被指是「走狗」時反問「咩叫『走狗』」。胡志偉引用「狡兔死,走狗烹」作解釋,只說對了一半。《史記.越世家》記載:「范蠡遂去,自齊遺大夫種書曰:『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說的是范蠡助越王勾踐復國後,認定越王可共患難不可共樂,為免殺身之禍而引退,但文種未聽好友相勸,後來被越王賜劍自殺。這雖指出了走狗的下場,但這裏的走狗只是比喻,仍不屬貶義,其結局仍為人嘆息。

其實,胡志偉應不怕畫公仔畫出腸。香港一些委身北京或西環的政客之所以被稱為走狗,適用的不是《史記.越世家》的記載,而是《漢語辭典》的註釋:「走狗,本指獵狗,今比喻受人豢養而幫助作惡的人、諂媚的人或阿諛奉承的人。」那些樂當西環契仔、契女的政客,那些以香港公帑出糧而只知替西環、北京做事的官員,那些西環欽點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這三類人中的大部份都合此定義。

當然,正如郭家麒所言,一些愛護動物人士反對以狗稱呼保皇黨,認為有些政客連狗都不如,稱之為走狗「係侮辱咗啲狗」,他們爭相自閹,「爭住自己去做太監」。可恨的是,他們自閹就罷了,還要閹立法會。《議事規則》如果照親共議員的提案修改,立法會就會失去少數制衡權,北京、西環就可以透過特區政府對香港予取予攜,中共權貴集團就可以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文化利益予取予攜。

尤可恨的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往往北京稍有點暗示,香港的太監就急急想法設法去滿足其慾望。西九文化中心的故宮博物館、高鐵西九總站的中國口岸區,都是因此避開公眾諮詢。中共欲以一帶一路謀演國際舞台的主角,梁振英、林鄭月娥就爭相跑龍套,獻上基金、合作計劃,罔顧一帶一路項目頻遭取消,至今年8月,利比亞、墨西哥、緬甸、美國和委內瑞拉合共取消了總值達475億美元的一帶一路項目。

立法會被閹割 香港被分食

當然,政客們是不會自認太監和走狗的,也不好意思像清朝大臣那樣向皇帝自稱「奴才」。如果要區分走狗與奴才的話,是否進入中共建制或可作為一個標杆。像袁國強那樣,身為香港律政司司長,卻強推《基本法》20條為一地兩檢的法律依據,是阿諛奉承、助紂為虐的走狗,包括梁君彥在內的親共議員,當屬此列。而像梁振英那樣躋身全國政協副主席,以挑起港獨爭議成為中共奪取香港全面管治權的急先鋒,像范徐麗泰那樣當了全國人大常委多年但「答唔到」任內為香港人爭取了甚麼,當屬奴才之列。

中國歷朝歷代有關奴才之記載多不勝數,其中較多人引述的是《五代史》中姚洪斥董璋:「汝奴才,固無恥,吾義士肯隨汝所為乎!」董璋背叛後梁,攻陷閬州,不肯隨董璋出賣後梁的姚洪,慘遭割肉烹食。中國人喜歡說以史為鑑,走狗奴才當道之日,必然是忠義之士受苦蒙難之時,香港豈會例外?港人坐視民主派議員被DQ、坐視立法會權力被閹割,何異於坐等香港被那些走狗、太監、奴才出賣,而被中共權貴分而食之?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