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不需要川普

China Peking Xi Jinping und Donald Trump (picture-alliance/AP Photo/A. Harnik)

德國之聲記者Alexander Freund認為,從亞洲的視角看,2017年再清楚不過地顯示,作為世界領袖,美國的衰落過程正由此開始,同時,中國邁向超級強國的步伐已無可阻擋。

對不起,川普先生,也許您有另樣的感知,但在2017年的亞洲,您的確不是最重要的人物,雖然您就北韓危機發了無數條推文,對亞洲也進行了為期不短的訪問。當然您不斷成為亞洲媒體醒目報導的對象,不過,在這一方世界裡,您的聲音並非重要。

說實話,您在這任職總統的頭一年裡,只給亞洲帶來了混亂和不穩定。一開始您就對7個主要是穆斯林的國家下達了入美禁令,您說,這是為確保美國更為安全,可這一步讓整個亞洲的穆斯林憤然而起,成了您的反對者。

為什麼禁令對准伊朗,卻不包括沙烏地阿拉伯或者巴基斯坦?這後面兩個國家難道不是眾所周知縱容極端恐怖主義坐大,或者至少對它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嗎?您批評過巴基斯坦,但至今您沒有拿出一個令人信服的巴基斯坦或者阿富汗政策:競選總統時,您說要以最快速度從阿富汗撤軍,但現在,您卻要在那裡增加兵員。看不到您有任何戰略,更奢談什麼願景。

在緬甸軍方對穆斯林羅興亞人實施民族清算的悲劇前,您不為所動,不參與斡旋。相比之下,羅馬教宗至少做出了嘗試的努力,雖然羅興亞人並不信仰上帝。

用推特對付導彈

面對北韓不斷進行的挑釁,您更是束手無策,最多就是發幾條推文。制裁北韓的螺旋一升再升,卻毫無用處,這也跟中國和俄羅斯只是半心半意的制裁不無關係。您恐嚇來恐嚇去,"火箭男"硬是為他的北韓炸出了更強勢的地位,其結果是,除談判外,別無選擇。解決危機不需要粗魯的象徵政策,而是需要建立聯盟,而您卻沒有去這樣做。

太平洋的另一端,日本保守的民族主義政治家安倍晉三摩拳擦掌,北韓的挑釁,恰好成為修改和平憲法的口實。同安倍打了幾輪高爾夫球之後,競選時說要整頓同日本的貿易逆差一事也如煙消雲散。

男人間的友誼

您同那些男人的友誼,讓人從何說起呢!就說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吧。一次晚宴時,他為您唱了一首催人淚下的贊歌。您對這名自封的"死刑法官"沒有半句譴責,而正是杜特爾特對國內吸毒者以及毒販曾大開殺戒,死者數千!不僅如此,他還對自己曾親手殺人津津樂道。實在不可思議!

您同"真正的好朋友"、印度總理莫迪緊緊擁抱,他在推特上擁有的粉絲數量同您比也毫不遜色。在此,貿易糾紛同樣未能得到解決,不過您至少將印度看作是可靠的夥伴,尤其是在同伊斯蘭恐怖主義作斗爭的時候,突顯它的意義。既然是朋友,莫迪以危險的方式煽動印度民族主義,也自然地被視而不見。

起飛似雄鷹,落地成烤鴨

最大的看點,莫過於面對中國,您在選戰時的論調充滿了仇視,當選後卻變成了另一套。您說,北京不公平的貿易手段必須制止,降低貿易逆差,結束操縱貨幣,如果必要,關稅懲罰或者抵制中國產品也都在所不辭。一切為了"美國優先!"。

在北京的訪問期間,您又一次毫無例外地敗下陣來。您不關痛癢的批評如同沒有發聲。您更願意暢想輝煌的未來,簽署幾項協定。不啻是向北京的跪拜!不奇怪,在您面前,是一位全世界最有權勢的人,最遲今年10月的中共19大上,習近平掌握了中國毫無限制的權威。他的"一帶一路"項目將不僅讓中國、同時也讓亞洲許多國家都受益,而中國在亞洲的領導地位也由此得到數十年的鞏固。中國的計劃具有長遠性,您呢,只具備推文的長度。

中國是一黨統治的國家,國家為迅猛發展的資本主義掌舵,國家進行著全面監控。很多人並不青睞這種制度。但與美國不同的是,中國作為可靠的夥伴經受住了考驗。

從亞洲的視角看,2017年再清楚不過地顯示,作為世界領袖,美國的衰落過程正由此開始,同時,中國邁向超級強國的步伐已無可阻擋。您推行的災難性政策讓您一次次失掉公信力,一回回錯失良機。這也是美國的災難。對不起,川普先生,2017年對您、對亞洲而言,都稱不上是一個好年份。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Alexander Freund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