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刻意同認罪後的弗林保持距離

一名遊客在拍攝白宮夜景。 (資料照)

川普的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弗林承認就他和俄羅斯大使會面一事對聯邦調查人員說謊之後,白宮試圖和他保持距離。

白宮律師科布說,弗林是“前奧巴馬政府官員”,在川普政府只工作了25天,他的認罪“除了弗林自己之外不牽扯任何人“。

國會共和黨人在弗林認罪的最初幾個小時里基本保持沉默,不像民主黨人那樣紛紛作出反應。

川普總統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離開聯邦法庭。 (2017年12日1日)
川普總統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離開聯邦法庭。(2017年12日1日)

民主黨參議員馬克·沃納說,川普如果試圖影響調查,那是不可接受的。沃納是參議院情報委員會副主席,該委員會目前在主持國會進行的針對俄羅斯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幾項調查之一。

沃納說:”就在這項認罪之前,剛剛有新聞報導說,川普總統試圖阻止參議院兩黨獨立調查川普手下與俄羅斯關係。這是令人警覺的一貫做法,總統已經解雇了聯調局長,向司法部長和美國高層情報官員施壓,干預正在進行的調查,並考慮大赦他的手下或解僱特別檢察官,---這是根據大量的新聞報導。”

來自加州的民主黨籍眾議員亞當·希夫接受美聯社採訪。 (2017年11月7日)
來自加州的民主黨籍眾議員亞當·希夫接受美聯社採訪。(2017年11月7日)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首席民主黨議員亞當·希夫推測說,弗林的認罪可能會促使川普政府及其盟友試圖限制國會的調查,或者提前結束特別檢察官穆勒的調查。希夫說,國會“必須明確表示”調查必須繼續下去。

希夫說:“鑑於弗林對一系列其他問題有更廣泛的了解,如果這是他認罪的大環境,我覺得,穆勒一定得到了弗林相當廣泛的合作。”

民主黨眾議員杰羅德·納德勒說,弗林的認罪意味著,眾議院司法委員會掌握了足夠的證據來調查川普妨礙司法的問題。

納德勒說:“現在有充分的證據做為調查總統妨礙司法的基礎,眾院司法委員會早就該調查這個問題。我敦促古德萊特主席不要耽擱,立刻開始我們的監督工作。”

納德勒還說:“這一事態發展使我們更加懷疑川普總統要求前聯調局長科米放弗林一馬的腐敗動機。”

川普把科米解職時,科米正在領導聯調局調查俄羅斯在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中的角色以及川普競選班子可能同俄羅斯勾結的問題。由於科米被解職,穆勒被任命為特別檢察官來負責這一調查。

(VOA)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