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假話、放衞星」的年代回來了


大躍進年代,有大量圖片證「畝產萬斤」。互聯網

還記得多年前翻看英文版《中國畫報》,圖片上有兩名兒童坐在叠得高高的禾稻草上,展現着燦爛的笑容。那是在大躍進年代的其中一期封面。

當年,最高領導人說一聲要「超英趕美」、要「快步進入共產主義天堂」,加上有某位研究火箭技術的科學家說,人類利用太陽的能量只有很低的比例,只要能夠用多一點點,便可以把土地的生產力以倍數計地增加。在高層領導與學術界人物同聲同氣之下,下層官員及人民只能附和。結果「人有多大膽」就「地有多大產」,出現了只有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才能發生的奇蹟,由「畝產千斤」步步高升到「畝產萬斤」。而且不只是口講,還有大量圖片為證。除了農業生產之外,工業生產、大煉鋼全部都是衞星亂放。受騙信以為真的自然歡天喜地,有懷疑的、甚或是不相信的,也要扮作興高采烈。結果便成就了中國當代歷史上最大的鬧劇,也是最不幸的慘劇。因為完全違反客觀規律,造成了嚴重的饑荒,即中共今天所謂的「三年困難時期」,估計死亡人數高達4,000多萬人。

那是超過半世紀之前的事了。誰料得在改革開放30多年後的今天,「實事求是」之說還聲聲入耳,但如此荒謬的做法竟然有死灰復燃的勢頭。

中國式底氣 大放厥詞

日前,中國駐美大使竟然面對幾百名包括中國留學生、台灣僑胞及媒體記者的聽眾說,中共統一台灣,就可以讓台灣人民「生活更好」、讓他們的「小確幸變成大確幸」。

在中國大陸境內,說話就可以去得更盡了。作為喉舌的《人民日報》海外版,近日就發表文章,說中國共產黨所做的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為人類謀和平與發展」。據說作者是一位中國人民大學的學術工作者。

莫說要令台灣人的小確幸變成大確幸,就連如何保障台灣人民的社會、經濟及政治權利不受侵也是一個大疑問。看看香港的情況便可知了。回歸前還大大聲問「香港人,你們怕甚麼?」還說得清清楚楚「只是換一面旗,其他甚麼也不用變」。就當這只是那時一個比較概括及簡單化了的政治術語,但說了「除國防外交甚麼都不管」,都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今天就變成了「全面的管治權」。《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寫得清楚的,今天都不算數;《基本法》沒有說過的,就被抬到上天那麼重要。可以想像,如果那位駐美大使轉換了身份,他都可能情願繼續做小確幸便算了。

莫說是台灣,就連在中國大陸境內,有一些早就被中共解放了的人民,到了今天竟然免不了變成「低端人口」,要在零下六度的氣溫中被斷電斷水斷燃氣,有些還要被趕出街頭。這一批國內同胞,就連小確幸也保不住,而且把他們迫得走投無路的,正是這個在海外大言不慚向台灣同胞發空話,說可以令台灣人民生活得更好的的中共政權。

再看看這些事實就更清楚了。有一個中國公民從來未被正式檢控、從來未得知犯了甚麼罪,但卻長年被軟禁,失去自由。只因為她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日前,就有她的書信流出,顯然,她是在十分困難無助的處境下才能夠向外發放一點點訊息,還表示「我像植物一樣活着,我像屍體一樣躺着」。

除了劉霞之外,709大搜捕那一批維權律師、被燒教堂拆十字架的國內基督教信眾、還有連信仰及文化自主權都不斷受侵害的少數族裔,都在一再說明,所謂「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究竟是甚麼貨色;所謂中共「為人類謀和平與發展」這樣的說法,與大躍進時代放的那些衞星又有甚麼分別?一時之間,為官的、搞學術的都口徑一致,結果也是如當年不斷放衞星,而且把衞星越放越大。

這只說明中國今天經濟好轉了,中共政權感覺自己更強大了,中國人自覺更有底氣了,所以他們就是夠膽講,也懶得理大家信不信。而且,就連曾經貴為香港金管局總裁、今天也是行政會議成員的任志剛,也要參與放衞星,說應該考慮加入共產黨。

事實證明,經濟發展不一定會帶來進步。只要極權的性質不變,有了經濟實力,講大話、講假話、講空話、放衞星便可以來得更理直氣壯。能夠看得出這一類謊言的人可能比以前多,但願意參與放這些衞星的人也絕不會比以前少。這才是最值得大家感到擔心的一點。

鍾劍華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