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与“幸福的意义”摇滚偶像约翰尼·哈里戴说再见

法国摇滚巨星约翰尼·哈里戴家属及友人抬棺进入教堂资料图片路透社图片


【要闻分析 】 : 近来所有关注法国和世界乐坛新闻动向的朋友们都突然获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法国摇滚史上最伟大的歌星,演艺生涯曾横跨半个多世纪,影响法语区和全球几代人的74岁摇滚巨星约翰尼·哈里戴(Johnny Hallyday)在本周三因病于其家中去世。这位被他所有歌迷们亲切地直呼其名,称为“约翰尼”的歌手被公认为是来自法国最为知名的歌星,也是总统马克龙口中“法兰西英雄人物”的代表之一。

本周日,为了表达对这一曾摇滚和谱写了法国流行文化历史的重要一页,并给予几代人无限回忆和影响的杰出偶像,包括现任总统马克龙夫妇、前总统萨科齐夫妇和奥朗德及其女伴等法国社会政经界名流代表,及曾出演过著名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的法国影星让·雷诺、奥斯卡奖影后玛丽昂·歌迪亚与丈夫吉约姆·卡内等约翰尼生前的演艺界圈好友,都亲自前来陪同着他的家人,以一个国家能给予个人最高的缅怀方式,在成千上万名来自法国和世界各地歌迷的见证下,共同参加了他最后的公开道别仪式。

 

据记者在当天葬礼活动的现场了解到,部分从全法国各地赶来的歌迷们回忆指出,就过往文化界人士的葬礼而言,他们有生之年从未见到如此规模并在官方和民间都产生巨大反响的纪念仪式。可以说,法国官方在当天以国葬的待遇在民众的簇拥下向这名在法国成功的文化先贤致敬。而如果非要追溯历史与前人做个比较的话,上一个因为逝世致使全法国社会的运转在几天内几乎停止,各大媒体终日不断轮回地报道其过世的消息,普通民众和歌迷们一提道他的名字,都无法掩盖自己如丧考妣之情的人物,只有大名鼎鼎的十九世纪法国文学史上卓越的作家,几乎经历了十九世纪法国所有重大变故的维克多·雨果能与现如今的约翰尼相提并论。那么此次被外界称作是“法国人民向约翰尼致敬”的葬礼活动是如何进行的呢?

 

事实上,周六整个葬礼的行程由约翰尼的子女和他生前挚爱的妻子莱蒂西亚(Laeticia)与总统马克龙在昨夜共同敲定。得到了巴黎市政厅和法国政府充足的支持下,载有约翰尼棺木的殡仪车由数十辆摩托骑警开道,车队后面紧跟着十余辆他的家人所乘坐的黑色轿车, 并在四两大型警车的殿后护卫下穿过了闻名世界的巴黎凯旋门和香榭丽舍大道。经警方估算,现场大约有50至100万的民众共同见证了车队缓缓的到来,并最终抵达了目的地协和广场附近的马德兰大教堂,为约翰尼举行他最后的告别仪式。而始建于1764年,外观模仿古希腊罗马神庙式的马德兰大教堂也曾经是1849年波兰音乐巨匠肖邦葬仪仪式的举办地所在。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在当天参加了护送这名有着法国“猫王”之称的摇滚巨星最后一程的还包括依照他生前喜好,从全国各地赶来的700多名哈雷摩托车手。他们以在官方一板一眼的流程之外,通过最为摇滚的方式跟随着葬礼车队,表达了对这名摇滚文化先驱的敬意。稍后随着葬礼仪式的进行,马克龙在约翰尼家人的见证下对后者的一生和他曾给予法国文化、社会的贡献做出了高度评价。身着一身黑色西服的马克龙在至悼词时负有深情地说道:“因为约翰尼曾爱过法国,他也因此会喜爱我们大家今天为他同聚一堂”。

 

他还进一步宣称:“约翰尼是我们大家的一部分,是法国的一部分......作为一个身受磨难的法兰西回头浪子,他曾在舞台上为我们疯狂的打气”。同样在讲话中,马克龙还强调了法国对这名特殊偶像的挚爱之情,并说道:“我们今天必须为他而来,那是因为他曾守护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约翰尼不仅仅是一个歌手,而他曾代表了生活。”发言结束后,马克龙提议到场的各界人士为这名法兰西文化的象征再次鼓掌喝彩,就像他生前于舞台上每次结束表演所得到的礼遇那样。而随后教堂外也随之传出了山呼海啸的鼓掌声和喝彩声,那是数十万名巴黎民众在表达着对他们的偶像、朋友和英雄的喜爱及最后的告别。同时,教堂外还传出了此起彼伏的只以“约翰尼”名字为歌词的万人大合唱。

 

整个耗时4个多小时的追悼活动中天公作美,12月初巴黎上空灿烂的阳关照耀在了教堂前所悬挂的巨幅约翰尼肖像,以及那些前来参加纪念活动的普通民众身上显得格外耀眼。同样就约翰尼对于法国人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的问题,与歌手夫人卡拉·布魯尼前来共同参加葬礼活动的前总统萨科齐则回答表示:“他是一个在法国人生活中真正重要的人物,对于很多人来说,约翰尼代表了幸福的意义。”

 

约翰尼·哈里戴原名让-飞利浦·斯麦特(Jean-Philippe Smet)出生于1940年的巴黎,十几岁就开始出道演出,并于上世纪60年代成名后一直活跃在法国民众的眼前。他用自己多才多艺的歌喉、表演和词曲影响了几代法国人。他还在2009年合作出演了香港电影导演杜琪峰执导的《复仇》。约翰尼生前发布过50张专辑,拥有995首歌在全球出售了1亿1000万张作品。他还参演了30多部来自法国等地的电影。另外,约翰尼的私生活在早年由于时代限制等多重原因而备受争议,但却在外年收获了在法国家喻户晓的爱情。生前患有肺癌的他最终以留给法国人深刻的形象和最好的回忆离开了这个世界,其遗体将被按照遗嘱于法国海外省瓜德鲁普岛西北的圣巴泰勒米私宅处安葬。

 

法广RFI弗林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