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仇外键盘战士对颠沛流离低端人口再跩一脚

北京大兴区重大火灾事故后被当局驱赶而无处安身的未来劳工。摄于2017年11月19日。 法新社/RYAN MCMORROW

 

尽管北京市当局驱赶所谓低端人口出城招惹广泛的批评,但据明报报道,仍然有自称北京人的键盘战士无视这群在严寒下颠沛流离的低端人口再跩上一脚,高呼“把外地x赶出北京(x为粗口)”。有北京學者批評政府驅趕低端人口的做法不是解決矛盾,而是製造矛盾。

据报道,北京在驱赶低端人口出城的同时,还严禁一些个人或团体以人道名义向这群无援无助的一群伸出援手,务必将他们赶出北京,但到目前,在微博上搜索“外地×”仍可搜到大量关于在京外地人不守法规及不道德的指控,帖文最后往往有一句“把外地×赶出北京”。

报道指,这令一个本应声讨无良行为问题,直接上升到地域歧视层面。有外地人回帖“不服”,称自己在京守法就业与居住,纳税缴保险均对北京有所贡献,离不离开北京也是个人自由。但这种回答往往会被凉薄的“键盘战士”恶言相对。

这些“键盘战士”认为,北京人“有里有面儿”懂得规矩,而外地人多质素底下、偷奸耍滑,最重要的是,带坏风气、改变文化,甚至压缩了北京人的生活空间和工作晋升空间,直接降低了北京人的生活的幸福感。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退休教授张鸣表示,北京市政府在处理相关问题上的做法并非在解决矛盾,而是在挑动矛盾。

张鸣表示,首都北京首先作为一个城市,必然需拥有生活属性,也必然需要各行各业的人,即便强化行政办公属性,也不能将原有的生活属性剥离。“城市需要产业,服装厂、菜市场、这些所谓『低端产业』对于城市来说也是有需求的。”张又称,如果说大量“低端产业”从业人员,例如沿街摆摊的摊贩影响市容卫生,城管部门可对之管理,但这次清退的举动“从理性或者利害关系方面分析,我们分析不了,弄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做。也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干什么”。

报道又指,不久前网上流传一个视频,几名北京老人在一间餐馆吃饭,其间有服务员在询问其同桌的空櫈是否有人,将空櫈搬至邻桌,此本平常的举动却遭北京老人谩骂不休。另一名食客看不下去,声讨了几句,居然遭成枱北京老人“围剿”。最早谩骂服务员的老伯甚至起身质问邻桌“你是北京人吗?有你说话的份儿吗?你把身分证拿出来,我是110!”北京户籍人口身分证编号头几个数字是110,言语间甚是自豪。但短片流传开来后,也有北京人回帖称“太给北京人跌份儿(丢脸)”。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