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橋會」背後的國際領養:變化、爭議與錯覺

Kati
凱蒂為自己親生父母的經歷感到難過

近日,一部BBC紀錄片講述被領養的中國女孩,返回中國與親生父母重逢的故事。這則報導引來兩岸三地網民熱議,有人對影片表示感動,認為這是中國「一孩政策」下的悲歌,但也有網民批評親生父母不負責任。

BBC中文訪問了三位分別來自英國和美國的專家,討論中國和國際領養議題。他們認為焦點應該放在受養小孩的尋親、尋根權利,認為這樣有助建立他們的身份認同。

專家們稱,礙於中國不少父母因為法律問題,不敢承認棄養子女,希望中國政府酌情處理和提供協助,讓這些親父母在不用承擔法律責任下,向組織提供DNA等資料,協助領養小孩尋回親父母。

斷橋會背景

凱蒂(Kati,中文名:徐靜芝)生下來的第三天,就被爸爸媽媽遺棄在街頭。當時是1994年,中國實行「一孩政策」。

凱蒂的親生父母徐禮達和錢粉香當時已經有一個女兒,由於擔心無法撫養和受到懲罰,他們把凱蒂放在街頭,最後由一對美國夫婦肯‧珀勒(Ken Pohler)和茹思‧珀勒(Ruth Pohler)領養。

徐氏夫婦當時在凱蒂身上留下一封信,希望十年後、二十年後,會在杭州西湖斷橋重逢。

今年,20歲的凱蒂決定回中國尋親,並在斷橋與親生父母見面。親生父母尋求凱蒂的原諒,向她解釋遺棄她的原因。

Bilhete deixado pelos pais biológicos de Kati
徐禮達與錢粉香留下書信,相約與親生女兒在二十年後的杭州相會。

重男輕女?

在BBC中文網的臉書(Facebook)專頁上,有不少網民質疑:如果凱蒂是男孩,會否有不一樣的命運?

根據香港《南華早報》報道,領養凱蒂的珀勒夫婦是透過一個宗教團體找到了她,當時同一批被美國家庭領養的小孩全是女生。

不過,徐氏夫婦否認因為凱蒂是女孩而遺棄她。

徐父對《南華早報》說,兩人決定遺棄嬰兒之時,根本不知道其性別,但聽聞了好多與「一孩政策」有關的故事後,他們認為無法保住小孩,但那時已懷胎5至6個月,不能夠選擇墮胎,最後偷偷摸摸地把孩子生下來。

這對父母稱,直到現在仍然感到內疚。

長期幫助美國家庭領養中國小孩的仲輝對BBC中文表示,中國剛推行「一孩政策」時,經濟尚未發展起來,當年被遺棄的逾9成是身體健康的女生。

不過近年,遺棄兒童的背景已經出現很大變化,現在讓美國家庭收養的中國小孩,大多是殘障兒童,而男女比例已經變成男生還比較多一點,大約為6:4。

仲輝在美國創立的國際中華兒童服務中心,是全球最大的對華涉外收養機構,20多年來為美國家庭收養逾1.2萬名中國孩子,近年其組織每年平均替美國家庭收養約500多名中國兒童。

被領養兒童的「身份危機」

多份國際研究報告指,跨國領養兒童一般成長於完整、較富庶的家庭,但其學業成績較同齡學童差,且較容易有情緒問題。

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教授貝特‧尼爾(Beth Neil)對BBC中文說,這背後的其中一個原因,牽涉領養兒童的身份認同問題。

她舉例,一個在英國白人家庭成長的中國小孩,會在學校被視為有色人種,甚至乎遇上種族歧視問題,但這些白人家庭「從未經歷過歧視」,未必懂得如何處理。而這些領養兒童,也因為不會中文及華人文化,難以融入英國的華人圈子,結果造成一種獨有的「身份危機」。

尼爾教授說,其中一個方法,去解決這個問題,就是協助孩子了解自己的根,除了解答心理上的問題,也是協助得知一些有關家族病史等實用資訊,在未來人生或會有用。

而美國專家仲輝則在當地社區建立華人網絡,鼓勵領養家庭協助孩子認識自己本身的文化。他認為孩子學習中文、參與華人活動或是重返中國的「尋根回訪」活動,有助建立孩子的自信,也讓他們掌握中文,對事業亦有幫助。

不過他坦言,一些在美國長大的領養小孩,有時會對被強迫學習原來的文化反感,一切取決於他們的自主權。

Kati Pohler and her birth mother
專家稱大部分尋親者最終都是無功而還,這案例是萬中無一。

孩子是否享有尋親權?

BBC紀錄片主角凱蒂,曾一度為自己的父母沒有及早告知其真相感憤怒。

養父母說,是希望凱蒂成年後自己下決定,是否願意找回親生父母。

英國關注領養及撫養組織 CoramBAAF 政策、研究及發展主管約翰‧西蒙德(John Simmonds)對BBC中文表示,尋根、尋親是受養兒童的基本人權。

「這是自然不過的事,人類都會希望知道自己的根源。」西蒙德說。

他表示,在英國所有領養兒童有權在18歲後,向當局查詢自己的背景報告,這項規定在1975年已經通過。

不過,並非所有國家都賦予這些孩子這個權利。

西蒙德說,即使在美國,不同的州的法律對於小孩是否有權接觸其領養資訊也有不同規定。

尋親的難度

仲輝對BBC中文說,媒體常常報導尋親成功的故事,很容易造成錯覺,讓外界以為這是很簡單、常見的事情,但事實上這些重逢畫面,是萬中無一。

Jenna Cook puts up a poster to try and find her birth family
詹納多年前回到中國四處張貼海報尋親。

詹納‧庫克在中國尋親失敗的故事

BBC國際台曾經訪問過一位被美國家庭收養的女生詹納‧庫克(Jenna Cook)在中國尋親的故事,當時她收到很多人向她發訊息,聲稱可能是她的生父母,最後她把範圍收窄至50個家庭,這些家庭全部聲稱她可能是自己的女兒。

詹納發現這些家庭均有多於一個孩子,許多家庭如果發現第一胎是女生,都會嘗試追添男丁,但如果後來幾胎均是女生,他們或會放棄其中一個。詹納不相信中國家長討厭女生,認為她們棄掉孩子是令他們終生後悔的事情。

最後詹納與這些家庭做了DNA測試,但最終仍然找不到親生父母,而她目前已不再積極去尋根了。

The flyer Jenna distributed
僅有的資訊下也有幾十個家庭回應,不過詹納依然無法尋找生父母。

許多小孩遭遺棄後,已經沒有任何親父母的資訊,再經過醫院、孤兒院、領養組織等手續,這些資訊通常一層比一層少。

仲輝表示,以前父母會跨省市遺棄嬰兒,就算得到有關資料,也不盡凖確,不過中國近年加入了認可單位審核的規定,在為棄嬰提供背景資料方面有所改善,而同時也有愈有愈多中國家庭願意收養小孩,改變了以往的想法。

尼爾教授則表示,領養兒童與親生父母保持聯繫有助孩子成長,不會影響到領養家庭的生活,亦可幫助兒童建立完整的身份認同。

她近期在英國製作網站,協助這些兒童及親父母,透過信件或製造見面機會保持聯繫。

不過她承認這個做法,在國際領養的範疇中,十分難做到,但這是長遠的目標。

她舉例,在中國,一些被迫遺棄子女的父母,或會擔心被懲罰,而不願意告知真相和提供資料。

尼爾教授認為政府應該帶頭,讓這些父母在毋須擔心有後果提供資料,

仲輝亦同意相關做法,稱如果這些父母願意給予DNA等資料,建立檔案庫,將有助領養兒童尋找親生父母。

但這項計劃所涉的成本龐大,也需要中國政府積極參與,短期內也難以實行。

Encontro de Kati com os pais biológicos
專家指,這類型的重逢必然是極具情緒,彼此也需要時間消化這段關係。

重逢之後?

在BBC紀錄片主角凱蒂尋親後說,還來不及反思這段經歷,對自己的出生、身份仍感迷茫。

「我想要一些關係,我也想再見他們,但大問題是,他們對我來說是甚麼?我連怎麼稱呼他們也不會。」凱蒂說。

Kati jantando com os pais biológicos
徐氏夫婦對凱蒂不稱呼他們作爸爸媽媽感到遺憾。

據《南華早報》報導,凱蒂的親父母亦對凱蒂沒有稱呼他們做「爸爸、媽媽」感到失望,因為在美國,子女都直呼父母的名字。

尼爾教授表示,重逢後短時間內,彼此都難以消化這複雜的情感。

她認為在安排這些重聚之時,需要社會工作者從旁協助,梳理當事人的情緒。

她認為在這些「重逢」前,雙方都要接受心理輔導,調整「不切實際」的期望,不能夠假設小孩可以順順利利重返親生父母家庭中一起生活。

她說,語言障礙、文化衝擊等也是可預期的問題。

不過她十分鼓勵小孩與親生父母保持一定的聯繫,有助小孩建立更完整的身份認同和了解被離棄的原因,同時也可以紓緩親父母的罪惡感。

「孩子希望父母親口對他們說,遺棄他們的原因,而不是不斷的猜測。」尼爾教授說:「也有可能小孩子只想知道家族病史等一些背景資料,這是個人的選擇。」

林祖偉 BBC中文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