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低端人口”被清理无分文补偿 续留者惶恐不安

新建村清理时的情景(居民独家提供)
新建村清理时的情景(居民独家提供)

北京“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行动已经过去20多天,被驱赶的“低端人口”至今没有获得政府任何补偿。当地新建村的居民表示,在大兴的大火之前,“清理”行动就已经悄悄开始。现在他们中有的人返回家乡,不愿再回京,继续留在北京的“低端人口”每天也都惶惶不安,不知道一觉醒来是否又会遭到驱赶。

12月10日,朝阳区费家屯的数百名“低端人口”走上街头,抗议当局的暴力驱赶,引发外界关注。北京于今年11月19日起展开的驱赶“低端人口”的行动引发舆论一面倒的质疑后,当局缓和了做法,不过,对于被驱赶的人们而言,与此前相比,他们的生活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原本在新建村经营布匹生意的张先生向本台记者表示,他目前搬到了距离新建村五六里外的一个地方,暂时没有被驱赶,但是他每天仍然感到惶惶不安,不知道一觉醒来会不会又会被房东赶走。张先生告诉记者,在大火之前,新建村已经被列入了拆迁区,当时房东就被告知,如果把外地人口都“赶走”,可获得10万元补偿,否则只有8万元钱:

“没着火之前,新建村已经规划要拆迁了,听我们房东说的意思,就是11月15号之前,房东把我们外地人清走,每家补助10万块钱,没撵走的给8万。10万块钱就是作为他们先出去找房子的费用。但是没等这个事落实,新建不就着火了吗?(目前住的地方)本地的人的意思是上面也没来查,你能对付干一天就一天吧。属实是没有钱再往外地搬了。要说不查吧,前几天万庄又开始清了。”

张先生说,清理行动让他损失惨重,在搬迁的时候,他的一辆装满布料的三轮车又被警方没有理由地扣留。他之后打听得知,被扣的车有很多,领车时还需缴纳一笔罚款,他只能选择放弃:

“不让我们干了我们搬家,这笔费用不全都得我们自己出吗?”

记者:“大概经济方面的损失有多少?”

张先生:“五六万块钱吧。”

记者:“几个月才能够赚回来?”

张先生:“三个月到四个月吧。上面究竟什么态度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我们看到这些执法人的态度是啥了。从新建往这边搬家的时候,把我一个三轮车给扣了,他只跟我说让我配合一下,然后让我回头去取车。但是后来我一打听,取车的人都花钱了,我说我也没有钱了,我也不要了,损失就损失吧。一车料还有车,又损失了好几千块钱。”

这些被驱逐的“低端人口”至今没有获得任何赔偿。记者问及张先生有没有试图去找相关部门申请一些补偿时,张先生说,对于政府,现在“躲都躲不及”,更不会主动去找他们。

来自河北的李先生多年来一直在北京的新建村经营服装生意,11月19日,北京大兴的一场大火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

同样没有获得任何补偿的李先生现在已经返回老家,他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不会再回到北京这个让他寒心的城市:

“(北京政府)说我们做服装行业的属于低等人群,没人管我们,赶走了就完事了。反正这个事给人的感觉心挺寒的,太不尽人意了。人权,说大了,就是心里一点那什么(被尊重)的意思都没有。”

记者:“没有想过再回北京了吗?”

李先生:“回去干嘛去?有什么意义?你只要走了什么事都解决了。”

(特约记者:扬帆 责编:寇天力 网编:瑞哲)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