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霞致信诺奖文学得主赫塔米勒称“我要疯了我那么孤单”


刘晓波与刘霞合照
RFI内存图 - 中文网络照片 DR


中国流亡作家廖亦武9日在面书发布了一封刘霞最近致给赫塔米勒的分行信,刘霞在信中写道:“我自言自语 / 我要疯了 / 我那么孤单”,又说:“我像植物一样活着 / 我像尸体一样躺着”。赫塔米勒(Herta Müller)是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疑因“连坐法”而遭到中国政府软禁的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遗孀刘霞,致给赫塔米勒的分行信,根据廖亦武的面书,全文如下:

 

亲爱的赫塔:

 

“我蜷缩成一团

 

因为有人敲向了门

 

我的脖子开始变得僵硬

 

我却不能离开

 

我自言自语

 

我要疯了

 

我那么孤单

 

我没有权力说话

 

大声说话

 

我像植物一样活着

 

我像尸体一样躺着”

 

廖亦武并同时呼吁,希望中国政府出于基本人道,释放没任何犯罪记录的深度抑郁患者刘霞。又希望德国、美国、法国、英国等西方民主国家政府、人权组织与活动者们,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寡妇的自由,继续与中国政府交涉。全文如下:

 

《我的呼吁》

 

今天是《零八宪章》九周年,2008年12月8日午夜11点,一大帮警察涌向晓波和刘霞的家,擂门声一阵紧似一阵。晓波从电脑前站起来,冲刘霞喊:“快打电话!”但刘霞平时不用电话。不到一分钟,来不及了。刘霞说:“晓波开门吧。”

 

她早就有预感。并一次次提醒。

 

晓波是被黑布蒙住双眼带走的。一个多月后,晕头转向的刘霞被带到一个宾馆,在密闭房间中,他们重逢。晓波也是从另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被带到这儿的。

 

亲爱的朋友,你走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你也能看见一丝光,你总是结结巴巴强调:“我看,看,看到了。”我们没看到。刘霞说她也没看到。她最近的一组摄影叫《孤独星球》,你,我,我们,她,都是孤独星球。

 

你在临终之际,两条腿上上下下地走着,不停的,不停的,不停的走着。直至一个多小时后,呼吸和脉搏都嘎然而止。

 

你在那个孤独星球。而刘霞这些年为你买的书,还躺在书柜里。你最大遗憾是刘霞不能出国,没办法找到本该属于她的自由。所以我写下这些话,并再次为她公开呼吁。

 

希望中国政府出于基本人道,依法释放一个没任何犯罪记录的深度抑郁患者。希望德国、美国、法国、英国等西方民主国家政府、人权组织与活动者们,为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寡妇的自由,继续与中国政府交涉。谢谢您们。

 

廖亦武

 

流亡作家,2012年德国书业和平奖获得者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