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捍衞「一言九鼎」放棄法治

憧憬特首林鄭月娥會捍衞兩制、保護香港核心價值的人經過「一地兩檢」爭論後都應該打消幻想,因為在關鍵時刻她將毫不含糊站在北京的立場說話,維護北京的利益與想法,對港人的憂慮視而不見,甚至輕蔑、貶抑為對中央政府的不尊重、不認同。總之,京官說的話就是「一言九鼎」,沒有質疑修改的餘地;港人的意見及憂慮則是一文不值,該直接送進垃圾桶。

精英心態說法荒唐

自從人大常委會通過決議指「一地兩檢」可行及不違反《基本法》後,香港法律界人士除了少數已成政府幫兇如湯家驊之流死撐以外,絕大部份都質疑、批評人大常委會的做法是掏空《基本法》,違反「一國兩制」原則。大律師公會就發表措辭強硬聲明,指人大的決議根本不能為「一地兩檢」提供法律基礎,反而對《基本法》的完整性造成無可彌補的侵害;大律師公會更明言,今次的做法是回歸後在落實《基本法》上的最大倒退,比一再釋法損害更大。

我們認為,香港法律界人士對一地兩檢法理安排提出的批評及憂慮都不是無的放矢,而是有根有據,有理有節。可林鄭月娥對這些合理的質疑不但一概聽不進去,反而批評法律界及泛民主派「屈中央」,指出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具有憲制權力及嚴謹程序,不是某人說了算或「人治」。她還斥責香港法律界部份人抱持精英心態,認定香港法律至高無上,對內地法律制度則諸多質疑。林鄭月娥強調,「一地兩檢」安排已有充份法律基礎,不會主動再提請人大釋法。

可是,香港法律界及泛民主派怎會有能力「屈中央」呢?那位人大法工委主任李飛明明白白的說人大常委會決定是「一言九鼎」,它的任何決定、說法都具有憲法及法律地位,不是行政決定,香港特區都不能不遵守。李飛的話清楚反映北京為了硬推「一地兩檢」不惜任意使用《基本法》解釋權,損害「一國兩制」原則,削弱香港的司法管轄權。李飛擺出這種霸王硬上弓姿態怎能說港人「屈中央」!

林鄭批評香港法律界精英主義及視香港法律制度為至高無上同樣荒唐。法律界人士包括大律師公會按照法治原則及香港行之有效的概念評斷「一地兩檢」決定是否符合《基本法》是理所當然的事,不涉及甚麼精英主義,而是以法論法,把政治及其他考慮排除在法律外。林鄭月娥身為特首,入職時又曾宣誓擁護及捍衞香港法律,她怎麼能把法律界維護港法的行動視為精英主義呢?難道她認為香港法律界在衡量法律時該滲入各種政治考慮甚至「一言九鼎」的長官意志?

站在香港人對立面

更重要的是,在香港境內香港的法律當然是至高無上。只有正式成為本地法律,政府的政策及計劃才有法律效力,才有要求市民遵守及具體執行的基礎。任何人上至特首下至一介草民都該有這樣的自覺、這樣的認識。大律師公會、法律界人士及不少市民質疑人大「一地兩檢」決定沒有法理基礎正正因為有關決定沒有建基於任何本地法律或《基本法》條文,即使是李飛或本地首席護法梁愛詩也找不到任何《基本法》條文為「一地兩檢」安排「背書」。

既然沒有法律條文、規定作依據,本地法律界質疑安排不符《基本法》及法治不但合情合理,更是捍衞香港法治必要之舉。林鄭居然指捍衞法治是精英主義,是以為香港法制至高無上實在荒謬之極。難道她認為香港法律界該跟她一樣為了一時方便肆意踐踏一國兩制原則及法治精神?

顯而易見,在捍衞高度自治、法治問題上,林鄭月娥已全面站在港人的對立面。她把「一言九鼎」的人治視為理所當然,把捍衞法治說成精英主義及不尊重內地法律。按林鄭的邏輯,香港該乾脆實行內地法制,因為只有這樣才不會讓人覺得香港法制至高無上。可市民願意放棄法治接受人治嗎?市民願意支持一位把京官片言隻語看得比法治更重要的特首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