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方口述:反对铺张的张闻天

今天咱们简单地谈一下关于礼宾改革的问题。在外交部的管理上,因为毛泽东不管,所以他并不知道在这方面都是怎么一回子事。在礼宾工作上,有时候张闻天和周恩来有些矛盾,也有些人向周恩来告状、告密。后来就爆发了一场周恩来为礼宾改革的事发脾气的事。

 张闻天是一个节约专家。张闻天一九五三年回国述职,不是还参加了财经会议吗?他那时就给毛提出了建议:对国家庆典和外交礼宾,应该根据朴素大方的原则和国际惯例进行改革或者重新做出规定。他说,每年五一、十一大游行太浪费,顶多搞一次就到头了。体育队和文工团才把这次游行准备完,又得接着准备下一次游行,他们还干活吗?那个空军表演也是,一年五一和十一两次检阅飞行。有些东西搞了一次,下次就全用不上了。国际和外交事件动辄百万人上街,表示庆贺、声援、夹道欢迎等等。从西郊机场到北京饭店,沿路的人群不能稀稀拉拉,要排满,得多少人啊!苏加诺来了,百万人上街;尼赫鲁来了,百万人上街。这个来了倾巢出动,那个来了,没有倾巢出动,待遇不同,也惹麻烦。应予精简。为了这类活动,有时工厂要停工,学生要停课。这既违反国际惯例,又造成大量浪费。毛泽东对这条意见还重视,认为值得考虑。说:你和贺龙组成一个班子抓一下这件事情。张闻天不想具体管这件事,意见提完了,赶快回苏联使馆去了。以后,每年的庆典活动确实从两次减成了一次,另一次改成游园活动。但是外宾游园,也干扰百姓。苏加诺来的时候,在颐和园组织了一次游园活动。他们游园,咱们得净园。那一天就把老百姓全都赶跑了。园子里十步一个桌子,放上茶点、花生等小吃,让在里面游园的人随便拿随便吃;二十步又是一个什么表演台,等等。乔冠华、陈家康、我们这些人吊儿郎当地在这儿吃几棵花生,在那儿吃几块糖。这么搞,完全是浪费。

 张闻天回外交部工作后,把他已经提过的这种意见的精神拿到了外交部:反对铺张,反对夹道欢迎等等。原来咱们的礼宾接待确实太浪费了。

 可是周恩来喜欢讲排场,喜欢铺张。毛也对铺张有点兴趣。毛实际上还是喜欢把规模和声势搞得大些的,特别是他喜欢以个人好恶任意行事。比如对伏罗希洛夫的接待就过分盛大,搞夹道欢迎等;对赫鲁晓夫则极不礼貌,那次赫鲁晓夫刚到北京,就被接到中南海游泳池由毛穿着游泳衣接见。对一些国家或政党,高兴时可以鼎力相助,不高兴时不惜断绝关系,例如对日共。

 周恩来办事,喜欢充大方。有一次范长江对我发牢骚说,他又叫总理给熊了一顿。原来,乌兰诺娃到中国来,气候不适应,感冒了。总理训范长江说:斯大林的掌上珠,被你们当成路旁草!啊?现在立即以大姐的名义给她送一件貂皮大衣!后来缅甸文工团来,也一人送一件皮坎肩。缅甸属于热带,一年到头热得要死,还送皮衣服!

 遇到这种事,张闻天就给上边提意见了。1955年张闻天把诸如此类的事情找了一堆反映上去。他按照国际通例,说明哪些东西该有,哪些东西不该有、应该去掉,写了个报告。报告说,礼宾要改革,接待规格要降低,哪些东西要取消,送礼、宴会应该怎么怎么样。在宴会中咱们请他们吃人参、燕窝、熊掌这些十分名贵的东西,外国人吃了还不高兴。苏加诺吃的时候挺高兴,吃完以后,一听是熊掌,大发脾气:怎么拿那个脏东西给我吃?因为他是伊斯兰。 张闻天说,这类做法,效果既不好,同时也浪费。

 那时候总理正在出访,不在国内。张闻天就把报告交给了邓小平和陈云。因为陈云是代总理。这两个老兄是能推就推,绝不干得罪人的事。他们说,这是总理管的事,得等总理回来。其实张闻天正是想钻个空子,想趁总理不在的时候让中央批一下,问题不就可以解决了吗?结果,他们两个人不批。张闻天叫我去催一催。我就给邓小平办公室和陈云办公室打了电话。他们说,这得等总理,我们不能做主。总理一回来,见到报告,第二天就发了脾气。这天国际俱乐部不晓得有什么活动,他在这次活动中就大批了一通:啊,现在有人说浪费,说接待外国人都不应该,宴会也不合适。你先用我的工资请!乔冠华,是你搞的吧?他把乔冠华大骂了一通。乔冠华明明知道这是批张闻天呢。他知道这里面的奥妙。但周恩来不提张闻天的名字。后来张闻天知道了周恩来发脾气的事,也就只好算了。但是姬鹏飞搞了个鬼。因为他到国内各地去调查了,各地的外事处也都反映什么浪费呀,不该送礼的礼送了呀,送得人家最后都拿不动了呀,等等问题。于是他回来也写了一个报告。他写好后,让董越千修改了一遍。姬鹏飞还觉得不合适,最后是由我做文字加工定稿的。新华社当时有个《内部参考》,可能你没有看见过吧?之后,稿子就送到《内部参考》上去登了。《内部参考》还真给发表了。张闻天事先并不知道姬鹏飞写报告和我给稿子文字加工的事。后来他知道了,说这不合适,这不等于在顶总理吗?这还了得!可是报告已经发表了。于是张闻天立即利用看戏的机会跟邓小平建议,请邓小平下个决定,把这一期《内部参考》收回。邓小平说,那有什么关系?《内部参考》是自己内部看的,有什么了不得?报告没有收回,总理回来就看到了。他觉得有人尽找他的岔子。到了1959年,这些事就都砸到了张闻天和我的头上了,说张闻天反总理,那个稿子是我写的。我原来一直还保存着姬鹏飞让我改稿子的几个批件,后来在1959年运动中让我上交了这些批件。完了,这下子我是按姬鹏飞的而不是按张闻天的指示改稿子的证据就没了。这也就成了张闻天反总理的一条罪状。周恩来从此对张闻天的意见就大了,后来就基本上不大用他,而用陈毅了。这时是一九五八年吧。

 总理就是喜欢搞这些热闹场面,张闻天反对铺张浪费,这就批到总理头上了。张闻天尽是这样得罪人的。在许多事情上他是不会因为个人的利益得罪人的,他得罪人都是因为工作关系。比如他和李克农的关系后来搞坏了,也是因为工作的问题。毛在延安整风的时候不是给张闻天戴上了“高、空、狭、怯、私”这五个字的帽子吗?高,就是说他高傲;空,是说他空洞,什么东西也没有;狭,是说他狭隘;怯,是说他胆小;私,是说他自私。陈毅在党委会上把这个底子翻了出来,告诉人们毛主席对张闻天的评价是这样的。这样一来,张闻天就没有威信了。我那时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五个字的评语。后来我和有些人就说,张闻天起码没有私这个问题呀。说他自私,他在庐山会议上搞的那些能算什么自私呢?

 张闻天认为对外关系中的礼宾工作必须改革和简化。他反对铺张浪费、弄虚作假、讲排场、摆阔气。周恩来发了火,礼宾改革遭到反对,没能行得通。

邢小群采写,小众群言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