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垃圾會媲美清華廁所學院

香港親共議員奉旨完成修改《議事規則》後,立法會是否真的淪為垃圾會,或許還有待事實佐證,但絕對可以媲美傳聞中的北京清華大學的廁所學院。前者把《基本法》當垃圾桶,故有淪為垃圾會之虞;後者因中國官場臭不可聞,以致最高學府要折腰屈就。兩者的共同點,在於都是響應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號召,既然是為黨效力,揮霍民脂民膏而權不為民所用、利不為民所謀,也是應有之義。

市民默默承受 似樂當儍仔

雖然民主派議員不惜自污以阻止《議事規則》修改,終究無力回天,而多數市民默默承受,似乎不只支持反對拉布,更樂意一而再、再而三被人當儍仔。其一,《基本法》第75條明文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舉行會議的法定人數為不少於全體議員的二分之一。」全體議員人數是70個,二分之一是多少?小學雞都識吧?偏偏《議事規則》把全委會法定人數減至20個,還堅稱未違《基本法》。這無非一來《基本法》的制訂權、解釋權掌握在中共手中,指鹿為馬話咁易,二來中共已慣於把《基本法》當垃圾桶,甚麼愛國愛黨、行政主導都可以塞入去。至於港人,你愛信不信,他根本無所謂。

其二,葉劉淑儀表示,《議事規則》修改不會削弱議員發問及監察政府的權力。透過呈請書成立專責委員會的門檻由20人增加至35人,議員動議調查高官的權力真的沒被削弱?市民似乎仍樂意被當儍仔,未見輿論強力駁斥。

其三,李慧琼叫囂民主派拉布都沒用,就算能拖幾個小時、拖一日,結果還是一樣。她等於明說,拉布不只是做騷,更是儍仔所為。既然如此,親共議員為甚麼要急於修改《議事規則》,梁君彥為甚麼為極速完成修改還表示「你可以話我乜嘢嘢都得」?只因為了完成黨交付的任務,他們當然要「忍辱負重」

中共改造法律 圖改造民心

中共要奪取香港的全面管治權,要讓香港人聽話,最大的障礙在於香港原有的法例、規則深入人心,因此不能不打出「依法行政」的旗號,務求先改造法律,再改造民心,能夠透過釋法、立法解決的,不惜親自動手,宣誓條例、國歌法只是開了先河,不能夠透過釋法、立法解決的,就責成親共議員、特區政府搞掂,《議事規則》、一地兩檢就是先例。

港人對政治越來越冷漠,越來越樂意當儍仔,一方面是20年抗爭已磨去銳氣,另一方面是香港的管治越來越中國化,讓港人與內地人一樣越來越無奈。林鄭月娥率管治團隊學習領會中共十九大精神,得到習近平表揚,一回港當然要立即召集官員再學習習近平重要講話精神,美其名曰「集思會」,只不過未敢如中國的黨員幹部那樣公然拿習近平講話當聖旨傳達、拿公帑拍習近平馬屁而已。

今日中國,為迎合習近平指示,高官可以無所不用其極。論殘暴,當數北京為落實習近平的北京規劃指示而驅逐低端人口;論荒唐,當數清華大學為響應習近平「廁所革命」指示而籌建廁所學院。只不過,輿論譁然,千夫所指,北京也要停止驅逐貧民,官媒也要自認「內容失實」。

反觀香港,立法會一旦淪為垃圾會,西環和林鄭政府必然肆無忌憚。對民主派議員被DQ,多數市民沉默了;對一地兩檢方案,多數市民沉默了;對《議事規則》修改,多數市民沉默了;對於23條立法,多數市民還會沉默嗎?香港,「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