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烏地也反腐 方式好特別

Saudi-Arabien König Salman und Kronprinz Mohammed bin Salman (Reuters/F. Al Nasser)

沙烏地兩百多名政界、經濟界的精英被迫在首都麗斯卡爾頓大飯店下榻。他們涉嫌腐敗,在這家豪華大飯店接受拘留審查。有些人需要交納10億美元才能"贖身"。

米塔布(Miteb bin Abdullah)王子重獲自由。過去近四周,這位前任部長、國家衛隊指揮官是在利雅德的麗斯卡爾頓大飯店度過的。除他以外,還有208位政界和商界精英人士被迫在此下榻。他們都是11月初因涉嫌腐敗而受到拘留審查。批評者則認為,王儲薩勒曼(Mohamed bin Salman)想要把潛在的敵手打入冷宮。

不過,他們不必蹲監獄,而是住豪華大飯店。五星級的麗斯卡爾頓之前的廣告詞就是:"您想要享受國王般的待遇嗎?"

如今,第一批"貴客"告別了"國王般的待遇"。米塔布王子的自由是以10億美元贖金為代價。這筆錢進入國庫。除他以外,還有三人也與國家檢察署達成了類似協議。

媒體報導說,95%的被關押者都訴諸這一解決方式。只有一小部分願意等待審判,讓司法給他們一個公正。而只有約1%的人目前已經被證實清白。

損失8000億美元

據稱,這波逮捕令是王儲薩勒曼親自下達的。上週,他向《紐約時報》表示:"我父親認識到,以我們目前的腐敗程度,既無法保持G20成員國的地位,也無法實現經濟增長。"英國《衛報》引述沙烏地政府圈中消息稱,過去10年,因腐敗造成的損失約8000億美元。王儲本人稱,希望與被指控人員達成的協議能帶來約1000億美元的收入。

但是,逮捕的風潮以及10億美元的"贖身",是否是打擊腐敗的適當途徑?流亡柏林的沙烏地政府批評人士阿裡‧阿杜比斯(Ali Adubisi)提出質疑。他向德國之聲表示,無論是反腐還是反恐,都可能被當權者作為政治把戲。他說,沙烏地的做法與法治距離遙遠,同時沙烏地不希望制定國王犯法與庶民同罪的法律。他預計說,以這樣的方式,沙烏地將無法告別嚴重的腐敗。

國際透明組織2016年的腐敗感知指數,沙烏地在176個國家中位列62。由歐委會和歐盟多國政府支持的網站"商業反腐門戶"(Business Anti Corruption Portal)稱:"想在沙烏地投資的企業,必須考慮到腐敗的高風險。特別是濫用權力、裙帶關係、中間人十分普遍。政商利益交織。"

沙烏地的阿拉伯之春?

但現居美國的知名沙烏地記者賈馬爾‧卡紹基(Jamal Khashoggi)說,許多沙烏地國民對這波逮捕行動持歡迎態度。他認為,王儲並非不追求司法透明與公平。他說:"這是一場一個人的革命。雖然他無法全部做到,但至少做了一部分我們想要的。"

為《紐約時報》采訪王儲薩勒曼的知名美國記者弗裡德曼(Thomas Friedman)也認為,沙烏地正在經歷自己的阿拉伯之春,只不過,這次的革命不是自下而上,而是自上而下。弗裡德曼稱,如果成功,將不但改變沙烏地,還將改變整個伊斯蘭世界的個性與形象。遜尼派的沙烏地原本就自視為伊斯蘭世界的領導者。

記者賈馬爾也認為,王儲的改革很有希望成功。"這扇門被打開,就不會再關上。這是一扇沙烏地變革之門。"但他同時警告,對民眾來說,目前的行動遠遠不夠。"人們希望過更好的生活。這波反腐運動結束後,他們還會提出新的要求。"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Kersten Knipp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