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地只是殺雞取卵的開始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高鐵西九站一地兩檢的安排,如此大石砸死蟹,在親共政客和御用學者眼中,是憲制性決定、最高法律依據。對中共如此「依法」治港的「創新」模式,港人不只應警覺其對一國兩制、《基本法》和香港法治的摧殘,更應警覺這種「創新」的動機,很可能是中共權貴在國內的權鬥、分贓告一段落後,急於掠奪香港的政治、經濟利益,因此不惜開始殺雞取卵,今日可以「依法」割走西九站的口岸區,日後就可以「依法」分享香港的土地、財政外匯盈餘、慈善基金。

百犬吠聲 香港人信以為真

對實行一黨專政的中共而言,朕即是法,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也好,全國人大常委會也罷,無非是黨的橡皮圖章、以法治國的工具而已。儘管中共黨章寫明:「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但是,「憲法和法律的範圍」是由黨劃定的,就算黨的決定有違憲法和法律,也沒甚麼大不了,修憲、修法可也。更方便的做法是,讓全國人大常委會或者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做出司法解釋可也。哪有甚麼合法不合法,只有合不合朕意。

同樣,中共領導人一再宣稱要「依法治港」,所依的法也不是現行中國《憲法》、《基本法》的條例,而是黨的意志,或者說是權貴們的意願。《基本法》沒有規定的,可以隨意增加,包括行政主導、愛國愛黨等;有違《基本法》的,可以隨意篡改立法原意,讓它變合法。在香港實施一地兩檢的法律依據,中港官員、御用學者再怎麼研究,也無法從《基本法》裏面找到答案,於是創新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的模式。

正所謂,一犬吠形、百犬吠聲。李飛說,人大常委會決定是一言九鼎;於是,親共政客、中港御用學者、媒體齊聲狂叫,人大常委會決定不容挑戰。一如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被包裝成反拉布,一地兩檢也被包裝成方便港人出行,香港人聽得多了,不少人就信以為真,現時甚至覺得不可能、不應該通過司法覆核否定一地兩檢。

其實,如果說,一地兩檢的本地立法是立法會《議事規則》修改效應的第一波,盲撐政府大灑公帑、《基本法》23條立法陸續有來,那麼,「創新」一地兩檢法律依據的模式啟動後,香港土地被割出去只是第一步,日後需要香港以土地、資金為國家作貢獻時,還不是可以沿此路前進?而所謂為國家作貢獻,就是為黨作貢獻、為中共權貴作貢獻。

與虎謀皮 民主派徒喚奈何

林鄭月娥拒絕保證下不為例,不是因為沒有水晶球、不知道以後「冇乜好事發生」,而是早有先科。西九文化中心割地設立故宮博物館,還由馬會斥資35億元,無異於林鄭月娥討好中共權貴的投名狀。香港日後大有機會以設立創新科技園、粵港澳大灣區基金、一帶一路基金、中港同行慈善基金等名義,讓中共權貴直接分享香港的土地、資金利益,並「依法」進行。既有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為基礎,又有立法會親共議員保駕護航,還有甚麼不可為?民主派徒喚奈何?就算有人提出司法覆核,還有甚麼勝算?

可悲的正是,民主派六個議員被DQ,加上立法會《議事規則》修改,民主派已失去制衡政府和親共議員的機制力量。如今,民主派仍在據理力爭,駁斥中共散佈的一地兩檢符合《基本法》第x、y、z條的謊言,但如此與中共爭論一地兩檢的法理,無異於與虎謀皮。惟有市民重燃抗爭的熱情,惟有議會重建抗爭的機制,才能阻止中共肆無忌憚地閹割《基本法》,才能阻止中港權貴殺雞取卵。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