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月亮作者:不管六四死了多少人北京也不敢面对


有关档案披露六四被杀人数达万人
图:RFI内存图


最近英国解封档案,再次挑起1989年六四事件到底有多少中国人民被清场的解放军杀害的争论,档案披露被杀害的数字高达万人,立即引起环球时报英文版评论反驳,称数字被西方夸大且毫无逻辑。

不过当年曾经为BBC客串做北京临时记者、后来撰写天安门月亮一书的作者金培力(Philip J. Cunningham)在南华早报撰文指出,无论天安门事件死了多少人,它是中国政权所不敢面对的悲剧。

 

金培力在文章说,BBC本来特约他专门报道1989年5月苏联领袖戈尔巴乔夫访华的新闻,但这次访问很快沦为天安门和平示威的配角,他的薪金与他奔波的工作使他感到有点不划算,从5月中旬到6月4日清晨,他和BBC的电视摄影队日以继夜的在天安门广场报道,目睹解放军闯进北京下城,进入广场距离学生竖起的民主女神不远之处,然后就看到第一支装甲军车响起警报,登时情况混乱一片。

 

金培正说,身为一个现场的电视新闻制作成员和一个翻译者,他所汇集的信息其实与解封的档案所描绘的有点接近,因为BBC位于现场第一线,而且也将采访的信息与英国外交官分享。

 

金培正承认,一万是一个令人吃惊的数字,需要以怀疑的眼光视之。在中国,万并非是一个完全按照字面解释的字眼,万这个字也是用来形容很多的意思。

 

他说,由于中国当时正濒临内战边缘,这起码是外交界内部传出的估计,因此中国可能有反对当权集团的派系或许夸大了数字,又或许使用绘影绘声的词语。

 

邓小平政权其中最成功的政治宣传之一,就是声称没有一个人死在天安门广场。此说后来更得到异见人士以及新闻记者的证实,甚至包括已故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和台湾来的民歌手侯德健。

 

但文章指出,这不等于没有血腥的杀戮,只是发生的地点大多数在长安街和附近的小巷。由于“天安门”一词乃西方记者惯常对整个事件发生地点所使用的缩写,因此中国政府的反驳已有效地将辩论脱轨。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一个人”,就算技术上无讹,也是令人厌恶痛恨的,因为这对死在别处的人麻木不仁。

 

简而言之,这场镇压是罪恶的,不必要的,而且是恶棍所为,是永远对不了的大错。就算北京刻意减低死伤数字,也是令人吃惊的。

 

文章最后指出,有没有可能真的死了一万人?是有可能的。北京当局最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但每一次当这个议题被提起时,它只会大吵大闹的抗议,全面密封的审查以及荒诞的否认,其实是源于本身欠缺安全感、自大以及害怕真相被揭露而已。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