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酒與正義

被譽為「詩壇祭酒」的作家余光中去世。余光中的詩是跨越幾世代人的共同情感寄託,並隨著楊弦譜唱的歌曲,讓《蓮的聯想》成為帶動一個世代「民歌手」唱自己歌的運動風潮。

當然余光中留下的不只是雪花白與臘梅香,還有狼來了──他在1970年代鄉土文學論戰的角色。

1977年8月20日發表在《聯合報》副刊的《狼來了》,余光中把鄉土文學和工農兵文學做連結。文章說:「說真話的時候已經來到,不見狼而叫『狼來了』,是自擾,見狼而不叫『狼來了』,是膽怯,問題不在帽子,在頭,如果帽子合頭,就不叫『戴帽子』,叫『抓頭』……。」他要那些「工農兵文藝工作者」在大嚷「戴帽子」之前「先檢查檢查自己的頭」。

余光中後來自承那是篇「壞文章」,寫作背景是「在『文革』震駭的壓力下,心情沉重,對一般左傾言論都很敏感。」他也把《狼來了》從再版的文集中刪除。

真相才能彰顯正義

公開發表的《狼來了》或可視為「言論自由」(雖然當時政治環境下,此說很難成立);但對於陳映真曾指控余光中以長信向當時特務頭子王昇舉發他左傾一事,就難以用「言論自由」來圓其作為。

對於此事,陳映真與余光中後來各有一套說辭,如今兩人皆已離世,真相亦難明。在「死者為大」的社會觀念下,此刻再去追究似乎有點不合時宜。不過,余光中之死也讓人想起最近通過的《促進轉型正義條例》。

《促轉條例》通過,媒體討論最多的是蔣介石像等「威權象徵」如何被清除、不當黨產如何被追討,以及後續政治效應如何。但更重要的應是回到「正義」的本質──實現正義必須回復錯誤,回復錯誤就得有真相。只有真相呈現,正義彰顯,才可能有和解。

而要讓真相呈現,第一步是開放政治檔案。這是個重大工程,需要足夠資源與專業人力投入,後續檔案解讀還需學界與公民社會參與。政治檔案之徵集、彙整、保存與開放也待更妥善的法律規定。

促轉會須超脫黨派

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本身是個沒有正式員額編制的空殼子,並無力處理此重大工程。目前文化部已著手進行一些政治檔案的保存處理,但整個工程並非文化部目前的人力與資源能長期勝任。

此外,促轉會第一屆委員的組成,將決定這個組織未來能否受到民間信任。編制雖在行政院下,但絕對必須以超越行政層級的視野思考組織成員的提名任命,要從正義的高度、從專業角度著眼才能超越黨派鬥爭之羈絆。

「祭酒」已逝,藉此機會,讓我們嚴肅思考如何讓正義不會湮滅消逝。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激賞明鏡 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