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踉蹌政局中默克爾的出路

黃伯農

11月下旬,德國總理默克爾不能與有疑歐和親商界背景的「自由民主黨」(FDP)等籌組聯合政府,使德國和歐洲前景趨不明朗。本文分析促成當前政治踉蹌困境的主要因素,再推測未來發展方向。

右翼民粹政治抬頭

今年9月德國大選,由默克爾帶領的保守主義政黨「基督民主聯盟」(CDU)雖得32.8%選票成最大贏家,但相比2013年大選卻失去了8.7個百分點選票,並種下了兩個隱憂。

第一,自2013年來與CDU籌組聯合政府的中間偏左政黨「社會民主黨」(SPD)領袖Martin Schulz當時宣布無意與默克爾合作。默克爾於是要與FDP和綠黨籌組聯合政府。可惜事與願違,跨黨談判失敗之餘也增加了要提前再大選的隱憂。第二,選舉主要贏家為「另類選擇黨」(AfD),得12.6%選票。不但比2013年增加近8個百分點,更使這極右政黨突成為德國聯邦議院第三大黨,德國右翼勢力突然坐大。

印度駐德國前大使Gurjit Singh分析,AfD迅速崛起有以下因素:

(1)AfD崛起跟以往長期由CDU-SPD聯合政府所推行的歐元區域政策有強烈關係。CDU-SPD所締造的穩定聯合政權,卻使未被歐元政策惠及的民眾,與主流建制政治開始撕裂。這被撕開的新政治動員空間的出現,先被AfD有效利用,其次為FDP。兩黨吸收了不滿CDU和SPD的選票。相反左翼政黨和綠黨則未有從這新空間得票。

(2)AfD崛起取決於它能將幾組選民集結。這包括了疑歐論者、新納粹主義者、反伊斯蘭勢力和反移民政策團體。他們都視現今德國和歐盟政策為偏頗上百萬中東難民和造成德國民眾經濟受損的主因。AfD最大票源來自前東德傳統共黨左派票倉,這說明AfD已削弱左翼和保守勢力於前東德地區的政治影響力。

(3)AfD領袖Alexander Gauland不但反對收容中東難民,更對境內300萬土耳其移民持敵視態度。他更稱德國不應對二戰再持悔改態度,而要去紀念在二戰犧牲的德國士兵。另一領袖Alice Weidel則倡導德國脫離歐元區。得到多組疏遠不忠選民支持,這些右翼民粹立場已使AfD成為當今議院第三大黨。

德或需調校歐盟和外交政策

面對當前局勢,默克爾選擇不多,而早前SPD表示同意就組建聯合政府與前者展開對話。無論結果如何,德國已然需要向內作適當調整才可防止右翼民粹崛起。於這段時期,德國的歐盟和外交政策方面便可能需作調校,才可平衡、緩衝內部的民粹張力,這可能導致以下政策調整。

大體而言,德國於能源安全、對俄羅斯和歐盟政策須向內強化措施,一切會以德國內部政治穩定為依歸。

能源安全方面,由於默克爾於2011年決定放棄核能,德國於是要從俄入口石油達總量的35%、天然氣達39%和煤達29%,構成對俄能源依賴。於是,德國將可能繼續推行「北溪天然氣管道2」(Nord Stream 2)計劃與法國、奧地利和歐盟等,跟莫斯科談判。於現時因「美國優先」而削弱美歐關係之際,默克爾可能需更趨務實地去平衡俄能源供應和2013年烏克蘭危機以來西方對俄的制裁。雖然美國曾要求歐洲放棄Nord Stream 2計劃,但有分析指默克爾不會迎合美方所求。

德已成俄瓦解美歐聯盟入手點

縱使沒有明顯證據證明俄有干預影響德國選舉,德國已成為俄國分化北約和瓦解美歐聯盟的入手點。德國情報學者Constanze Stelzenmüller指自2008年以來,俄一直試圖將北約和美國推出歐洲,有幾個主要手段:

(1)順勢利用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後於西方社會的貧富差距所導致的民粹政治浪潮,以各種宣傳、間諜、資訊和網絡戰爭手段,去間接強化西方社會內的對立撕裂和對建制管治精英和民主政制的不信任。

(2)德國聯邦情報部長Bruno Kahl和國土情報部長Hans-Georg Maasen均認為德政府已被俄間諜滲透,指俄以「高度組織和資金容量」去「影響德國的政策制訂者和公共輿論」。

(3)透過有俄資金背景的德語媒體去連結支援親俄、極右和反移民政黨,特別是AfD。與此同時,則於媒體時造謠、時散播極左和極右陰謀鼓動社會矛盾。例如於2016年1月有媒體訛稱有一未成年俄德少女(an underage Russian-German girl)被「穆斯林」或「阿拉伯」男人拐帶強姦(註)。

宜務實推行「東進政策」

看來默克爾要從內反制俄滲透干預的需要,比其他西方國家更急切,才可防止右翼抬頭和進一步撕裂社會。

有別於前人所推行的「東進政策」(Ostpolitik)中欲與俄關係正常化以保障歐洲安全的做法,默克爾宜務實選擇性地推行「東進政策」。一方面,德國須認清德俄關係轉差,為2008年和2014年俄入侵格魯吉亞及烏克蘭後的不可逆轉事實。基於自身安全利益,德國不能容許俄再向西推進,這將使德國更需要北約。另一方面,德國須繼續與俄在能源上合作。自特朗普上台以來,民調指已有62%德國人持反美態度。默克爾有需要以歐洲為中心,去務實制訂國家政策,與美、中競爭之餘,借北約之力阻嚇俄國。

可支持建設「多速歐洲」溫和路線

歐盟方面,法國總統馬克龍自勝選以來,便倡導一系列強化歐盟單一安全、政治和貨幣政策的主張和大刀闊斧的改革討論。當前法國已與英國、波蘭、捷克和匈牙利等右傾政權成了強烈對比。雖然有分析指馬克龍所推的其實是親歐盟民粹政治去贏取法國選民(特別年輕人)的支持,但是其親歐盟立場實與德國核心利益重疊。這是因為馬克龍看到,若然法國長遠要跟美國和中國這兩大經濟體競爭,加速歐洲一體化是唯一出路。

縱使當前德國政局的不明朗,並未完全配合巴黎和布魯塞爾親歐派的「單速歐洲」(one-speed Europe)主張,但默克爾亦不會輕易放棄法、德於歐洲事務的聯盟。可為的是支持建設「多速歐洲」(multi-speed Europe)的溫和路線,進行歐洲一體化,讓各成員國因應自身需要,務實落實各方面改革和措施。雖然德國於經濟實力方面仍比法國優勝,基於當前困境,她仍可借馬克龍的親歐民粹能量去穩定落實歐洲一體化。

註:bit.ly/2AuS5pC

作者是英國巴斯大學政治、語言與國際研究系副教授(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德國政治踉蹌成因和未來發展」)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